farmer_suicide_20120326

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y-493.html
原文: http://christinehansen29.blogspot.ca/20 ... h-lig.html

資料來源 1 - 資料來源 1 - 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 ... 69018.html

"今天報導, 超過 1,500個農民在印度, 因為農作物失收負債而自殺."

"大部份農民的負債率, 多到只有神才能夠拯救那些沒井可投(自殺)的農民"

"Bharatendu Prakash, 印度有機農作物協會的發言人告訴記者: 農民的自殺不斷上升, 是因為邪惡的放債人設立的圈套. 他們引誘農民舉債, 但當農作物失收時, 他們馬上動彈不得, 除了自殺以外別無他法."

他說: "發展應該是為了/顧及所有人的得益. 政府指責我們阻礙發展. 我們的森林過度開墾, 並且在沒有長遠計劃下亂建堤壩. 所有這些都導至水源短缺. 農民亦應該在計劃簽署協議時, 一併考慮這些因素."


資料來源 2 - http://www.independent.co.uk/life-style ... 49446.html

"最新研究顯示, 自從經濟下滑開始, 自殺率屢創新高, 普遍在失業率最高的地區."

"在 93個國家和英國當地政府, 研究了當地的自殺和失業數據顯示, 普遍來說, 在失業率最高的地區, 特別針對男性, 有最多的自殺個案."

"與經濟萎縮有關的負債, 收入減少, 和住屋問題, 同時是造成高自殺率的原因."


自殺不是出路, 同樣等待神介入/拯救那些不能夠支援/養活自己, 和家人的人也不是出路. 在他們可見的將來也不會有援助的希望.


解決方法?

建立平等生命基金會, 和生活收入保證:

"平等生命基金會認同我們都擁有平等的生存權利, 每個人類都賦予生命呼吸, 並且因此主張平等生命權利, 是(免費)屬於每個男女和小孩的..."

首要建立的人權是:

"一個平等的經濟權利, 確保每個人都能夠取得這些金錢上的需要, 並且確保健康和完滿人生的基本必需, 能夠實現在每個人的身上..."


建立生活收入保證後, 政府會保證從出生到死為止, 那些需要金錢協助的人都會得到足夠的金錢, 直到他們的收入回復到能夠支援自己的水平, 所以如果一個人面對任何危機, "永遠"都會有實際的解決辨法, "永遠"都會在可見將來得到救助, 此舉下不再會有人絶望, 現時這些絶望積壓到頂點時, 人們就會以為用極端手法能夠終結這些煩惱.

看看生活收入保證提案

加入我們的行例, 讓我們令全世界都不再會絶望, 透過應用/建立實際的解決辨法, 繼而帶出真正的改變. 讓我們一起建立, 確保每個人都得到照顧, 不再有人會面對絶望, 因為我們全都是一體, 我們是平等生命, 發生在我們其中一份子身上的不幸, 事實上在影響着我們全體. 讓我們活出/實行對全體最大得益, 不管在任何層面, 永遠都會!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A12_002  

轉載自: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2014/03/day-451.html

關於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爭議,在此就一個更根本的角度來檢視其解決之道。 

兩黨的動作似乎都是為了台灣在經濟和人民利益上的考量,但採取的行動卻是以對立的價值觀和情緒角度來處理事情,如此一來,便不會是真正的為全體利益的方向在進行。 

其實無論在對服貿協議的態度上是迎合的屈就的開放的大膽的發展的,或者是抗拒的抵制的保守的保護的兩者看似不同的立場來做對人民和經濟有益的事情,一旦採取了較執著於某些特定的擔憂和私欲為出發點的對立角度,那麼我們就在對立的態度之中放縱了以自我利益為主的有利假象中,於是即使雙邊的考量點都有可取之處或者可以切入之處,也都無法順利執行而帶給人民最大利益。 

那麼如何可以因為看見了雙方可取之處於是在共識中做出最好的決定?就像在瞎子摸象的故事裡,不是去執著於到底應該是柱子還是牆壁,而是我們要給自己時間去看到這整隻象的樣貌是如何。於是在大家都看到了整體的情勢以及彼此的位置之後,必定能找出對所有人都有利的解決方式。 

而目前我們若能好好去看見我們共同對國家人民以及自己實際應該擔憂並解決的問題,便是例如擔心在政策上似乎一個不小心國家的經濟就有危機而人民的生活沒有保障,然而我們看看真的是如此嗎?國家經濟與人民生活的保障並不僅僅只維繫在單項的政策上面,而是長遠以來,而是國家如同全體人民從未真正的在保障全體人民的基本生活尊嚴上面提出一個有效的一勞永逸的解決方案,也從未準備好自己去從一而終的在全體利益上去執行一件事情。 

此事在兩黨間的利益與價值觀的敵對創造之外,還有中國與台灣的長期對立的態勢,同樣的,僅只是站在以為對自己最好的利益上的信念和做法的假象上面,沒有看到的是兩個政府其實都在保護和保障人民的生活品質方面因為著眼於近處於是讓全體絕多數受著苦難而沒有達到過理想的成果。

在每個人、黨、國等單位都著眼於以恐懼和慾望的兩極價值觀為出發點的狹窄眼界的情況下,問題永不得其解,於是若我們真正的考慮有效的解決方案,便是訓練自己具備全體生命的視野,以全體利益為出發點的行動。平等生命基金會的生活收入保證提案為一個現成的例子。

viewtopic.php?f=49&t=813 
http://equallifechinese.pixnet.net/blog/post/62305840

,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xinsrc_4220904120817764100063  

轉載自: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2014/03/day-490.html

購買力是一個很好的簡單例子來說明人類在兩極化的金錢價值與能量中的自私短視中所造就的經濟型態中所發生的自我摧毀的一個後果。 

我們知道當國家的經濟景象衰退之時,因為同時發生的物價上漲、工作和薪水減少於是失業人增多等等情形而導致的購買力減弱的情況將導致整個經濟更加不濟的惡性循環,於是我們去探尋這個經濟問題的源頭時可以了解到我們在民主的資本主義中所實現的其實是讓所有人在慾望中求存於是更加的活在競爭力不足於是生存受到真正威脅的恐懼之中,但是卻從沒有真正的為這個狀態做出因應的解決。 

在這個經濟體制中會有一些因此而獲得利益的人們,而這些有權勢金錢的人們也同樣的奴困在這個經濟母體中被金錢的心智操控著,於是無法在這個其實相對較有利的位置上改變現狀而朝向為全體包括自己來解決問題。 

因為這個兩極的金錢配置如此進行下去,公司企業將因為大眾的購買力下降而賺不到錢,一個國家的政經情勢會衰退崩解,國家自身和有錢的菁英們也同時遭遇危機,那麼我們怎麼能確定這個金融的優勢會永恆的屬於某些少數人? 也就是說,當我們無法顧及全體的利益如同長期的有尊嚴的富裕生活,只能短視的為自己的利益著想時,所有的人都將成為輸家,共同承受自毀的後果。 

故此請參考平等生命基金會的生活收入保證(LIG)提案— 
viewtopic.php?f=49&t=813 
http://equallifechinese.pixnet.net/blog/post/62305840

,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5054927_11n  

轉載自: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2014/03/day-488.html

近來在臉書上看到一位在台灣教育界相當有份量的人士發表文章說明到,政府課多些了富人的稅,但卻需要對低收入戶者給予社會福利補助,這對國家財政仍是一個很大的負擔。同時提到其所主持的基金會對社會的流動性的貢獻,因為此基金會所幫助的幾個貧困的學生現在的薪資已經高於同齡平均收入,所以不必再享有特權而能到達中產階級,於是結論是很可惜此基金會經費有限,否則可以幫助更多的弱勢者成為中產階級,不成為政府的負擔。

是的,這位教授相當努力了。問題是我們有沒有看清楚:政府一開始為什麼會有負擔?政府整體而言如何的在為全體人民做事情? 政府和人民做了什麼樣的事情讓這個社會裡面資源分配不均到了有這許多低收入戶的情形?為什麼這整體的經濟形式會被形容成為一個扶持貧困學生的基金會的責任?這難道不是得回歸到整個政經結構和政府以及支持這個政經體制的全體人民的責任?而在這個社會國家中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在享有特權的人們?而為什麼這個結構是理所當然而無法更動的?

人們若是能夠客觀的站在全體生命或者一個國家的全體人民的角度來看我們應當如何的協助這個國家解決財經問題而達到最適當的運作,會發現到一個國家的最大權利組織如同一個最大的公司企業,那就是政府,當政府收取人民的勞力收入並將這些資源分佈應用到全體人民的時候,它是否做的是最完善的考量?如果不是的話--顯然的,不是,看看這個國家的貧富差距和失業率和薪資問題年益增長的現實。那麼我們該如何的由根本做起來改變這個現狀?請注意這個討論的重點不是在責難政府或任何一個人,而是期待每個人能夠擴展自己看事情的角度。

如果我們仍然沒有突破過去小我的思維習慣,由我們個人的兩極價值觀中走出來,超越作為一個溫情的好國民或叛逆的革命者這樣的兩極化角色,於是看到我們所共同運作出來的世界樣貌,瞭解到做為地球上的生命的一份子,在這原本富饒的而能供應全體生命尊嚴與富裕的土地上,我們所允許的貧窮正是人類心智小我的業力後果,我們需要瞭解到目前每個人最迫切要從事的事情就是由根本開始解決這個國家與世界的問題。這個責任尤其需要由這個社會上已有資源地位的菁英的領悟與投入帶動於是令事情可以更加速進行。

關於如何可以讓一個國家的政治經濟走向對全體最有利的方向,可以參考由平等生命基金會所提出的生活收入保證方案。


平等生命基金會---生活收入保證(LIG)提案 
viewtopic.php?f=49&t=813
http://equallifechinese.pixnet.net/blog/post/62305840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ost_4.html
原文: http://livingincomeguaranteed.wordpress ... uaranteed/

經濟運轉:

任何一個地區的經濟, 都類似水的動態. 如果水在河流裏流動, 那就是一條健康的河流. 在流經區域的生命和生態系統, 因為河流的流動和支援得以繁榮生長.

水從地球表面蒸發, 轉變成雲. 與風一起旅行, 然後在新地域降下, 在新的土地裏支援生命.

當水的流動淤塞, 它就會變成臭水. 病菌開始蔓延, 生命不能夠再生長. 水, 更準確來說是流動的水 - 就是一種維持生命的必需資源和元素.

在我們的社會裏, 我們(集體)決定了最必需用來支援生命的元素是 '金錢'. 如果你擁有金錢, 你可以吃喝玩樂, 你可以住在高尚的住宅, 你可以接受高等的教育, 你可以旅行探險, 你可以養活支援你的家人. 你可以擁有空閒的時間. 過程中動用了金錢, 而金錢就這樣消費了 - 在每次消費的時候, 它的運轉就(相對地)變成了在社會裏某人的收入.

金錢就像水一樣 - 可以儲存以備不時之需的. 當水 - 以過度利用堤霸儲存的時候, 過多的水會威脅到整個生態系統的生命力: 因為當水被堤霸(霸佔了)以後, 能夠流出的水就自然變得極少, 以往被水流支援着的地區, 現在面對乾旱的危機, 結果是該區的生態環境受到毁滅/退化. 當我們適當地使用和監察堤霸時, 它是可以對環境有益/有建設些的. 同樣道理, 我們知道儲蓄可以對我們 '未雨绸缪'是有幫助的. 然而, 當我們大量團積金錢時, 像水流一樣, 這時我們在自己的經濟環境(生態系統)裏, 製造了一個反逆的狀態.



邊際消費傾向, 儲蓄與它的乘數(Multiplier)效應:

在經濟的國度裏, 你可能有時候會聽到 '乘數效應' 和 '邊際消費傾向' 或 '邊際儲蓄傾向'. 雖然這些字彙聽起來很嚇人, 它們的實際解釋卻是很簡單.

以上所有提過的字彙, 都跟當經濟遇上收入滙聚(而因此出現消費)的變化有關.

每當我們得到金錢/一項收入時, 我們都會傾向儲蓄一部份錢, 然後把其他的花掉. 我們在每一元新的收入中, 花費與儲存的比例, 就是我們的 '邊際消費傾向'(MPC). 如果我們的邊際消費傾向是 0.8, 意思是每一元新的收入中, 我們會花 80% 然後, 我們對每一元新的收入, 作出的儲蓄比例, 就是 '邊際儲蓄傾向'(MPS). 如果我們的 MPC 是 0.8, 那麼我們的 MPS 就是 0.2, 意思是我們會儲蓄 20%的所有新收入.

當你手上只有很少錢時, 你的邊際儲蓄傾向將會很低, 因為你的金錢大部份都花在每天生活必需上. 當你的收入增加時, 你的邊際儲蓄傾向就會向上/增加, 因為你感到有足夠的保障, 即使你 '把一部份錢儲起來', 你仍然有足夠能力/金錢來照顧你的日常開支/需要. 當你進一步改善你的收入後, 你很大機會會儲蓄更大部份的盈餘起來, 令你的邊際消費傾向進一步減低.

乘數效應, 意思是指在經濟上, 當(一個人)增加消費時, 會帶來連鎖效應, 令帶來的效益, (遠)比增加消費的金額來得更大. 我們可以視這種效應, 像 '投資最終得到回報'的效果. 現在, 讓我們回到河流的例子, 當把更多的水滙入河流中時, 這不只是 '增多了的水'這麼簡單. 它同時是滋養下流動物的飲用水, 牠們的存在對整個生態環境是絶對重要的(參看http://www.youtube.com/watch?v=ysa5OBhXz-Q - 狼怎樣改變河流 - 看怎樣改變其中一種動物, 對整個生態環境起了嚴重的連鎖反應). 同樣道理, 在經濟系統裏消費並不只是 '消耗了金錢'. 這些消費同時相對還是某些人類的收入來源, 他們能夠運用這些收入, 繼而再次消費/僱用別人的服務, 再次為其他人/某一個人的生活/求生存作出貢獻.

我們可以從以下的節錄看到, 當涉及經濟健康命脈時, 這些傾向就變得極重要的:

"華爾街的銀行去年合共給它們的(總共 165, 200個)員工發放了 267 億的分紅. 這個數額足以為全美國 1,085,000個, 現時只領取 $7.25最低時薪的員工每月双倍薪酬.

奢侈品的承辦商永遠都對華爾街的分紅季節當然喜出望外, 然而增加全國的最低工資, 將會對全國的經濟, 產生更強的增幅. 為了應付生活開支, 低薪工人經常需要花盡他們賺來的最後一分錢. 有錢的人能夠像松鼠般儲起他們賺來的金錢.

所有這些低收入工人的消費都造成一種經濟上的蝴蝶效應. 每一元分給低收入人仕的錢, 根據標準經濟乘數模型告訴我們, 假設把 $1.21元增加給國家的經濟, 每一元都分給所有美國高收入的人仕, 相比之下, GDP 只會有 39美分的增長."
 


資料來源:http://www.ips-dc.org/reports/wall_street_bonuses_and_the_minimum_wage

以上的文章漂亮地解釋了金錢的流動, 和在那裏的 '水流'是最強的.

透過建立生活收入保證, 引入現時的經濟體系裏, 我們可以帶進一股新的水(源), 和轉化我們現時的一潭死水, 成為充滿動力/生氣的河流. 除了完成我們對其他人類道德上的責任外, 這將會透過保證每個人的基本人權來逹成外. 我們同時引入一種新的經濟動力, 由此刻開始, 新的發明和商機將會湧現.

我們將能夠獲得優雅的生活, 享受最新的科技和創造力的各種商品, 同時馬上確保每個人的生活都得到保障. 將來的經濟所基於的原理就是: 給予別人, 就如同你想別人怎樣給予你一樣.

只需要透過稍為改變金錢在經濟裏的角色, 我們就能夠帶出龐大的改善. 這些改善將會各自帶出改變. 即使某些人可能因為政治原因, 不同意生活收入保證計劃, 我們不能夠忽視它能夠帶給我們豐厚的益處. 例如: 經濟將會增長和擴展. 更高/更優游的生活水平, 更高技術水平的勞工, 更低的債務水平, 和更佳的工作環境. 這些都會轉化成更多間接的社會性, 文化和心理上的好處, 例如: 更低的罪案率, 減低工作壓力, 更多個人空閒時間, 社會融洽, 鼓勵個人發展/開發潛質, 和提升全體快樂的程度.

讓我們透過建立生活收入保證, 釋放我們經濟, 社會, 文化上, 和個人的潛能.

, , ,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post.html
原文: http://thomaslagrua.wordpress.com/2014/ ... democracy/

我們在通訊/資料數位化的年代為什麼還需要 '間接'民主? 這就像我們把自己所有重要的決定, 打電話和電郵, 全都傳送到一些我們從未見過面的人手上, 我們投票給這些人, 或投棄權票, 或投給反對黨身上來代表我們. 因為在文化教育上, 我們被灌輸並且相信我們活在一個有民主的系統裏, 這種參與在不同層面, 行使 '決定那一小撮人將會獲得我們援權, 繼而代我們做真正決定' 的權力.

他們寫律法, 告訴我們可以吃些什麼, 喝什麼, 怎樣思想, 購買, 賣, 種植, 可以吸什麼牌子的香煙, 我們準許到的地方, 不準進入的地方, 和最後如果我們違法被捉到後的罰款. 這個我們在所謂間接民主國家裏, 甚至不能夠抗議我們的財政預算, 多少撥款用在教育上, 教育課程, 最低工資, 徵稅, 開戰, 等等. 以上都是間接民主蔑視民主, 事實上只是一個精心安排的一種瞞騙/把戲的鐵證.

以我對政府怎樣控制群眾的歷史所知, 我們一直都是這樣, 一少撮人經典的 1%在做桌底交易, 舉辦晚宴, 開戰並且引導著我們, 而同時間大部份 99%的人就只能夠從我們剩下的選擇空間中作出選擇, 有時候有一點自由, 有時候是完全沒有自由. 這就是我們的民主, 但事實上這只是另一種控制, 一個為金錢而服務的政府系統.

我在中學時, 我記得我對美國的印象是很特別的. 我們擁有自由選擇權. 這是我們的祖先辛苦爭取換回來的自由, 而我們有道德責任把我們的生活方式, 宣揚到全世界每個角落. 後來, 我懷著這樣的想法, 想履行我的義務, 伸張正義. 然而矛盾的地方/觀點不斷浮現, 所以很快我開始發覺, 我在學校裏被灌輸的民主之夢, 只是一場惡夢, 特別對那些不幸的人, 活在資源短缺 - 例如家庭式小農場的水源 - 會導致遲些被(政府)沒收, 然後賣給外國大企業, 用以償還不能負擔的外國援助的利息.

數年後, 因為我受到的洗腦式教育下, 同化了競爭的元素, 把不擇手段只要我贏了合理化, 變成了我的致命失敗, 也成為了全人類的致命失敗, 因為我們沒有長遠的眼光/勇氣, 在幻象世界中保持常識(Common Sense)的察覺. 看穿大企業/機構的背後, 到現實世界系統的結構, 金錢系統結構(的真相). 所有在世界系統裏的小系統 - 政治, 教育, 司法等等 - 都是在金錢系統下被統治的, 神聖的美元, 日元, 英鎊, 歐元, 德國舊金幣克朗, 就這樣令我們身處的現實世界, 民主同時與現存的金錢系統並存, 這是有史以來最成功的 '自由'假象, 金錢性民主.

我們大眾對我們自主權力, 已經到了不會/不願親自參與由我們集體決定人類的方向的程度. 我們分派給政府的權力和控制(大眾), 來管理/隨意獨裁地統治著我們. 就如我們常說: 種善因, 得善果, 惡因得惡報. 對那些還是無知或漠不關心關於這種無害的自由選擇的人, 以下是給他們的一個考慮因素. 一個成年男或女人, 對於受虐待的小孩報以冷眼無視, 就等同一個虐待小孩的人一樣, 因為他們沒有給予援手. 自由選擇只是一個假象, 所有一切永遠都有一個代價需要我們付的 - 當然有好或壞的自身後果, 不管是直接犯罪還是默許也是一樣.

所以讓我們單刀直入. '間接民主'的問題(和為什麼民主, 永遠都不是我們理想的方式運作的主要原因), 是因為我們從未有過真正的民主, 起碼人民大眾沒有建立過大眾民主, 為大眾服務的大眾民主. 我們過往永遠都只是金錢性民主, 為金錢服務的金錢至上的民主.

間接民主, 透過代理代表就是一種矛盾修飾法. 當你(大眾)派人代表自己/大眾時, 就沒有人能夠真正的參與任何事. 大眾民主, 為大眾服務的大眾民主, 需要所有人的直接參與, 所有有能力的人, 而且參與就是負起自己的責任, 也是一種權利, 以確保民主系統的可持續功能的運作.

我們人民所參與的是一個幻象系統, 間接民主的功能有別於它原本的設計時的目的, 它的設計是基於主宰著我們的資本主義系統. 只因為間接民主宣稱的目的或原意, 是為了代表大部份人的想要, 需要和渴望, 只是這樣不會自動地把間接民主的 '實質', 變成真的代表大多數人(的意願).

我們怎樣才會真的知道誰是最佳的決策者 - 一少撮政治家或全體大眾 - 直到我們(平民)大眾站起來, 並且開始負起責任, 我們集體直接地做出所有決定? 這不正是平等的其中一項功用嗎? 這不正是民主本應帶給我們的嗎? 在通訊/資料數位化的年代裏, 不再需要合理化一少撮人代表大部份人做決定. 開放直接民主(管理).

, , , , ,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ay-74.html
原文: http://teachersjourneytolife.com/2014/0 ... ld-day-74/

在人類的發展歷史中, 最主要是我們的認知性(Cognitive), 和精神性(Mental)技術令我們 '進化'的 - 一種引領我們走往外太空, 和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的進化, 透過這些技術, 我們調合出超乎想象的技術和發明, 但同時令地球成為悲慘破碎的犠牲者. 所以, 什麼技術是我們迫切需要, 讓我們可以有效和令我們在這個行星上的生活是最完善的?

在共和一書中,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名言:

"我們所形容的社會永遠都不能成為現實, 或有希望重見光明的一天, 國與國, 洲與洲之間的問題將會永無休止, 事實上, 我親愛的 Glaucon, 人類自己, 除非有天哲學家能夠統治這個世界, 或除非我們今天稱為帝皇的人, 或統治者們真心和真正變成了哲學家, 令政治權力與哲學合而為一體."

柏拉圖宣稱我們全都在世界裏處於正確(Rightous)的位置, 而那些擁有最開發的認知性技術的人(例如哲學家), 很自然是統治者的人選, 而顯然的那些擁有更體能性(Physical)技術的人就必需在社會裏處於被統治的角色.

問題是: 他是對或錯?

我們作為人類那些是最重要的技術, 令我們可以有效地在這個世界運作的?

在 Reconceptualizing Human Capita (1997)的文章裏, 社會學家 Nancy Folbre 與 Paula England 討論到人類資產(Human Capital)下 '能力'這個概念, 討論到我們作為人類需要具備的基本技術, 令我們能夠在世界裏有效地運作. 他們問為什麼認知性能力, 比其他能力都要優先/重要, 在這文章中, 我會在怎樣建立一個生活收入保證系統的背景下, 討論他們的觀點. Folbre 與 England 着重在平等地重視能力價值觀的重要性, 特別在必需和應用建立一個生活收入系統, 能力領域上的平等重要性 - 在這裏特別是教育的範籌, 不只是為了我們的孩子, 還有教育我們自己, 因為為了能夠及時把現時世界走向(自毁)的航道轉向, 這教育絶對勢在必行的. 我們或許不是領航員或船長, 但我們肯定在駕駛着這隻 '地球號'的 '小船', 而我們必需問自己的是, 為了繼續我們自己設定現時的航道/方向, 而代價是要毁了這艘船, 這樣值得嗎? 抑或我們勇敢地全體合作, 把所有機械轉向, 不知道我們會走往那個方向, 但肯定不會是現時的(自毁性)航道.

讓我們簡單地看看 Folbre 和 England 對能力的定義:

Folbre 和 England界定能力, 為一組需要個人努力下開發的技巧, 只要適當地閧發和應用以後, 這個人就能夠在社會裏地發揮功效. Folbre 和 England 敍述了 4種不同的能力: 物質性能力, 認知能力, 自我約朿能力(Self-Regulating) 能力和關懷能力.


物質性能力:

物質性能力是基本實際的技術, 運用在物質性層面照顧一個人的, 這些能力包括: 煮食, 穿衣服, 清潔家居, 知道怎樣處理痛楚等等. 然而這些基本的功能性能力上, Folbre 和 England 聲稱這些能力很多時都得不到肯定, 不會在社會, 經濟或甚至政治課堂上討論或得到重視, 所以他們建議這些可以多重視物質性能力, 因為人類歷史中一直重視 "心智性多於物質性"(這是一個在學院裏爭議得疲累不堪的題目, René Descartes 的名言: "我思故我在") 因此我不會在這裏更深入的討論下去.


認知能力:

認知能力包括我們所謂 '正統的教育', 根據 Folbre 和 England 指出, 這與一個人的賺錢能力有極大的影響. 上面的(文章)提到其中一個原因, 是因為認知能力集中在精神上(Mental) 不是在物質性能力, 這些精神認知能力在教育系統裏, 得到絶對地大幅重視, 因此導致 '知識形經濟'的興起. 除了透過教育獲得的認知能力, 例如透過閱讀, 寫作和數學, Folbre 和 England還提到其他的能力, 像家庭經濟(House Hold Economy), 一種能夠看到一個人行為(像精神健康和情緒上)的原因和後果的能力, 這些都是認知能力的一種.


自我約朿能力:

自我管理能力是一種基於自我-約朿的能力, Folbre 和 England 建議這種能力是各種能力中最基本的能力, 因為如果沒有自我約朿能力, 一個人是不能夠開發其他其他, 例如, 寫作的能力. 當得到自我約朿能力後, 一個人就能夠完成一些, 個人不一定喜歡做或是困難的工作. Folbre 和 England 還指出自我約朿, 作為一種能力, 現時在經濟性系統裏, 並沒有獲得作為一種人類資產的重視, 因為經濟理論會界定自我約朿, 視為一種優先選擇, 但不是技能之一. 然而 Folbre 和 England 說自我約朿事實上, 同時是一種技能和優先選擇(Preference), 透過例如當技術變得純熟後, 怎樣更進一步和享受個中樂趣都是同樣基本/本質上的特性.


闗懷能力:

關懷能力跟據 Folbre 和 England 形容為一種 '服務'是與其他能力性質不一樣的, 當中關懷能力包含無私/利他人主義(Altruism). 她們說擁有這種能力, 可能(不只)令自己受惠, 還有其他人, 還有即使給予關懷的人, 或許不會看到即時的回報, 但跟據 Folbre 和 England 說, 這是一種反駁典型合理化利己主義的論點. 當關懷能力的確需要其他能力輔助下, 才能夠發揮有效的功能, 它還需要具備像無私的關愛他人和温柔/温暖的素質, 才能夠有效地發揮功效. Folbre 和 England 指出關懷能力的主要特點, 在於雖然關懷作為一種對其他人的 '服務', 是可以在勞工市場裏用來交換的, 即是當它與其他能力比較時, 它依然被大眾所忽視.


為什麼技術/能力對社會是很重要的?

Folbre 和 England 認為能力是取決於他們的社會殖入性(Embeddedness), 而這些特性以社會資產的形式存在着. 他們宣稱新和傳統的經濟想法 "低估了社會和政治的特性, 在影響着我們的小孩, 怎樣最有效地開發他們的能力", 因為這樣 "資源約朿是不容忽視"的. 這句話的意思是假設在新古典主經濟主義的想法(即是我們現時世界的運作模式), 就是每個人本質上擁有 '平等機會', 讓人們開發自己的技巧和能力. 每個人實際上是 '平等'的, 因為人類在本質上利己主張/主義是合理的. 然而 Folbre 和 England 特別指出事實上我們在那個家庭出生, 我們家庭的環境決定了 - 逹到最大的影響情度 - 取夬了我們能夠擁有的機會, 能夠開發和學習的技術/能力. 這些(環境)條件是透過一個政治和金融性系統所造成, 這些其實都是由我們作為人類造成的. 這些都不是大自然造成的系統. 我們作為人類, 會變成怎樣/過怎樣的生活是我們個人和集體層面下, 互相照顧對方下的(集體)決定.


重新評價我們的能力:

就如我在文章開頭提過, 勞力工作一直被無視/視為 '原始' 和 '容易/簡單'的工作. 這點明確地反映在人們主要用勞力賣命的人的薪酬, 遠遠比那些以 '智識經濟'形工入獲得的少得多. 當我們送小孩到學校, 其一個最主要的學習目的, 就是要斷開心智與身體的連結, 然後用身體作為一種工具給心智系統發展, 這些我們能從例如我們需要坐着聽老師說教, 同時間抑壓着身體想跑跳或唱歌的渴望. 結果是, 在所有教育政策裏, 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認知能力上, 這特點可以在任何形式的木工課, 美工, 音樂和體育都被減到最低. 但當我們看看小孩對世界學會了些什麼, 這個世界是他們原本應該學習/關心的, 讓他們能夠成為一個有效率的人類, 他們的學習全都集中在精神學術和能力上. 我們預期小孩能夠成長和指揮他們的物質現實世界, 從內心作為一個心智系統, 同時身體保持只是一個工具. 很少學校的學生會學習關於自己的身體, 或他們怎樣能夠與自己的身體, 建立一種有效率的關係. 不用說他們沒有學習怎樣煮食, 清潔或關懷小動物.

小孩亦不會學到怎樣與大自然, 動物或其他小孩和成人身體的互動. 取而代之, 他們學會了怎樣與身體斷開, 在成長時參與競爭運動時, 用自己的身體, 或移動身體, 我們卻期望他們已經學會了怎樣運用身體, 和身體的運作. 他們或許在健教時學會了 '牛奶對你的身體健康有益', 但他們沒有學會感受當食物在肚裏並不支援自己時, 能夠及時作出決定不再吃這些食物. 他們沒有學會怎樣觸摸, 或怎樣支援自己或互相支援對方, 來減低痛楚, 或純綷為了享受身體接觸.

因此我們能夠顯然的看到物質(身體), 在現時的教育系統中怎樣被忽視. 得到蓬脖發展的是心智系統-設計出來的物品, 和犠牲物質的物品 - 真正的現實世界 - 這個我們居住和不能缺少的地球. 物質性能力的功能和應用範圍, 遠遠不止應用在學習基本生活照顧層面上 - 它還包括關懷整個地球, 互相關懷其他人類和我們自己.

根據 Folbre 和 England的文章, 自我約朿能力同樣是一種優先選擇和技巧. 當我們發現完成一項事情或學會了新技能時的喜樂時, 它就是一種優先選擇. 但以現時教育系統所設計的情況, 唯一強調灌輸的, 只是自我約束的技巧層面, 當我們不斷增強自己試圖與其他人類, 在不穏定的職位市場中競爭. 這種競爭是基於對求生存/死亡/餓死的恐懼, 因此在很多國家中的小孩上學時保持紀律 - 不是因為小孩喜歡紀律和紀律帶來(學術)進步. 再者, 現時教育系統設計成, 小孩與教師/成人都經常趕考試和功課的截止期限, 讀課本需要以光速的速度來吸收/看見書, 沒有什麼空間/時間來消化書上的資料.


一個生活收入對教育和能力的觀點:

一個生活收入對擴展自己的教育觀點, 不管獨自一個或與其他人一起 - 老師是關於作為一個活的榜樣, 不是為了灌輸洗腦而反芻課本, 唯一的目的就是蠢化大眾, 令他們成為一個不會思想的消費奴隸. 再者: 物質和認知性能力都應該以不同方式同時開發, 方法包括應用物質性學習, 集中發展是為全體最大獲益的技能/能力, 還有讓一個人在一個不是因為害怕/恐懼/競爭或求生存的環境下學習. 取而代之, 是基於自我表現, 獻力(Dedication)和開展自己下學習. 如果自我約朿在得不到自我-顧己及人, 或方向指導時, 我們只是在製造盲目追隨者, 只會內心活在一個另類的秘密世界, 並且活他們的欲望, 活在羞恥中, 和製造完全只會為了完成生計, 除了拼命得到薪金回家之外, 一切也不會理會的工人, 一切後果留給別人來善後. 我們可以教育自己(和我們的小孩), 基於(互相)尊重對方/有尊嚴地發展自我-約朿, 自我-道德, 在為全體最大得益而盡力.

就如 Folbre 和 England 所指出, 關懷能力方面的工作的薪酬, 遠遠比其他助長認知能力的工作收入少. 這些包括教師, 護士和所有其他專業的工作, 不管是主要工作是關懷其他人類(和動物)都是一樣. 意思是關懷本身在社會裏的地位, 是處於極度被忽視的狀態, 很多照顧機構都因為被忽視, 或缺乏經費中看得到忽視情況的嚴重. 我們作為一個族群屬於低度開發, 我們對其他人的關懷(不管對我們人類自己和地球也一樣).

我們活在一個不會以對全體最大得益為最優先的世界 - 這事實上把那些為全體最大得益而活的人降級, 而這樣處於一個直接抗拒創造一個為全體最大得益的世界(和教育系統). 透過建立一個生活收入保證系統, 這系統是基建在永遠執行為全體最大得益的守則, 關懷將會是基本優先, 因為關懷將會直接融入, 什麼是為全體最大得益的概念裏, 並且也符合應運而生的實際政策. 透過把關懷引進一個政治, 和經濟(還有教育)系統的最前線, 我們不能夠再無視/否認其他人受的痛苦. 我們不再能夠合理化為了一少部份人的利潤而剝削一部份其他人. 我們不再能夠強迫自己只為了繁華/超越享受, 而不顧及我們對地球造成的強大衝擊. 最後終於我們不再需要為了求生存互相競爭, 互相瞞騙和互相搏鬥.

關於關懷的工作, Folbre 和 England 重點指出這種能力, 是一種讓所有人都獲益的舉動, 因此符合為全體最大得益的. 當中她們帶出了很有趣的一點, 就是或許我們還有其他方法可以令關懷工作, 在社會上更具價值, 亦因為這樣, 她們想挑戰新古典主義對人類資產的定義. 取而代之, 她們建議我們運用集體策略, 例如利用稅收或法例, 來製造輸入來改變/強調關懷是一種技能.

在建立生活收入保證系統時, 我們在不斷研究和撰寫法例, 基於考慮到每個人必需的實際和物質性能力, 以便每個人都能夠活着有尊嚴的人生, 並且在社會裏建立這些法例, 基於實際地為全體最大得益而撰寫. 這是公開每個人都能夠參與的, 任何願意為建立一個小孩子可以繁榮地開展自己, 學習怎樣支援自己和活出自我-表現, 有尊嚴, 關懷和快樂的一生 - 一個永遠都是為全體最大得益的人生, 願意建立這種新世界的人我們隨時歡迎參與.

, , ,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ay-70.html
原文: http://teachersjourneytolife.com/2014/0 ... us-day-70/

在西方國家, 我們越來越多人在談論, 我們的經濟需要與中國日益強大的經濟競爭, 我們亦需要我們的學生與中國的學生, 在世界經濟學識裏競爭. 導至這種狀況的其中一個原因, 是因為中國的學生在越來越重要的國際學術成績中, 拿的分數通常都是很高分的. (例如在這裏可以看到些數據 http://stateimpact.npr.org/ohio/files/2 ... on-WEB.png)

中國的教育系統是基建於所謂社會主義的觀念之上, 當青年人被教育成加入成千上萬的辛勞工人, 無私地被奴役着來支援國家的經濟不斷上升/發展, 越來越接近一個資本主義式的經濟, 有着共產主義的外表/扭曲. 問題是這樣真的對東西方都是最好的嗎? 抑或是最差的處理方法?

為解釋我的意思, 請讀一下下面一個在美國修讀的中國留學生:

"在中國學習是很困難的. 大部份的中學的學生必需要 6點 起床, 並且在 7點到逹學校. 在我住的小城市(河北)是沒有校車的, 所以即使在冬天(0 度以下)我也要踏單車回學校. 我要花 13個小時在學校, 11個小時上堂, 2小時吃午飯. 每堂上 40分鐘但我每天要上 10堂. 最後的一堂是最久的一堂, 6點開始, 晚上10點上完. 我們在中學可以選兩種課的, 一種是科學, 像生物, 化學和物理; 另外一種是較文學的 - 歷史, 政府和地理. 但有三科主科每個學生都必需要修的, 中文, 數學和英語. 在我的班裏, 我的朋友大部份都不喜歡英語, 因為他們全都沒有機會往外國升學, 他們可能會留在小城市渡過他們的餘生. 所以他們完全沒有讀. 所有其他課也一樣. 所以他們憎恨學校.

在中國考試不是很好. 老師不管你在班上或在家裏學了些什麼. 老師只想看到你考試的成績. 就這樣, 每個人都清楚知道的, 有些人作弊, 而有些人作弊很在行. 有些老師甚至沒有發覺他們在作弊! 所以從來都沒有苦讀過的學生, 也能得到很好的成績, 比苦讀的學生成績還要高. 所以沒有人會苦讀的. 而學生的一生就決定在年終大考, 專上學院的入學試. 不管你有沒有讀過書, 只要你得到很高分的成績, 你就可以到最好的學院修讀, 這代表你畢業後的薪金, 將會是普通學生的 2至 3倍." (原文http://www.huffingtonpost.com/mercedes- ... 00192.html)

那些以賺取最大利潤的大企業 CEO, 最近連政治家也是一樣, 想模仿中國的做法, 聽起來像是很好/很奇妙的做法. 除了把生產工廠遷往中國, 我們可以簡易地抄襲中國人的思維到我們的國家裡, 並且透過有效的教育(讀: 灌輸), 以確保我們的學生, 能夠對中國在全球化經濟的戰爭中, 能夠佔上風.

從某些觀點來看, 跟隨在世界學術考試裏名列前茅國家的做法, 這是很合邏輯的做法. 因為他們必有可取的秘訣的, 對嗎? 或效法中國經濟的某些元素, 用來增強我們的經濟, 因為我們看到他們在差不多全球國家經濟下滑的同時, 得到經濟增長. 中國的(神奇)精神變成了增強最大利潤和效率的代號. 在中國今天成為第一的經濟大國, 肯定地在其他國家眼中, 成為了模仿的對象.

這一連串問題的根源就是(我們的)經濟模型與策略是基於詭計(artificial), 從它們是人為設計的結構系統來看. 它們不是天然或生命體來的. 在大自然裏, 我們看到遠比我們的系統更有效, 和與其他生物共存的生態系統(eco-system), 當環境裏的所有參與者, 自然地協助和支援所有其他生物/部份, 亦籍此在互相支援着自己. 相反地, 我們看到現時的系統出現向內破裂的徽狀. 我們看到越來越多中國人眼中的人類, 我並不是說我們在西方國家, 一定比中國更人道地互相對待對方, 但我們抄襲中國的系統在西方國家必定會更好, 這種想法已經響起了警號. 完全沒有明白怎樣才是一個有效率的人類.

我們需要一個 '最高共同生活標準'(Highest common denominator), 為了在我們的社會建立一個最新最高共同生活標準, 我們必需改變我們的優先次序. 我們必需察覺經濟是一個由人製造出來的結構系統, 亦因為這個特性, 它是可以被人改寫的. 它現時不是自然地處於最好的運作狀態, 因為這是我們過往共同建立/同意/認同的系統. 我們必需從系統的宏觀背景來看, 從所有的社會怎樣從它的結構, 理論上, 社會性, 和肯定的在一個實際的層面受惠. 我們可以從大自然的生態系統中學習, 當所有參與者都(平等)地互相支援着其他參與者, 讓每個部份都得到支援, 然後完成平衡的生態. 它是極度簡單, 然而亦是極度先進的一個系統 - 我們人類相比之下就極度元始和野蠻, 顯得極古舊. 生活收入保證系統的建議, 需要把現時的系統升級到一個更先進, 一起共同(平等幸福地)居住在地球這顆行星的系統. 然而它是, 完全極度簡單地以出發點為, 建立一個最高共同生活標準, 是對全體生命都會是最好的.

, ,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st_27.html
原文: http://functionaleconomy.wordpress.com/ ... ally-free/

我已經修讀了法律有好一段日子, 在大概 1年半的時間, 我將會讀完整個法學位課程, 而這令我需要考慮我完成課程後, 將來繼續就業的路向.

我一直研究了這點有好幾個月了, 而我得出的結論是, 事實上, 外面是沒有好工作的, 出面大部份的工作都是困難和艱巨的. 某些工作是容易做, 但你每個月都只得到微薄的薪金. 其他的工作似乎是需要承受更大的壓力和更吃力, 然而它們的薪金較高 - 然而不管我選擇什麼工作 - 我一樣要付出 8小時一天, 5天工作, 浪費了青春在工作上.

這令我不禁疑問, 我們在西方世界, 享受着自由和自由-選擇 - 因為看看我現時的情況, 我能夠自我-誠實地說我有自由選擇工作或不工作? 顯然的答案是不 - 我絶對沒有自由 - 因為在現時這個世界, 如果你沒有確保你得到一份穏定的收入, 否則你就馬上死亡, 不能夠再生存, 因此我們開發了另類的奴役制 - 當奴隸的主人就是金錢, 我們不停四處奔波, 為的就是試圖被這個無形的金錢之神所接受/恩賜.

對幸運地擁有大量財富, 而不需要在人生中做一小時工作來生存的人. 他們也沒有自由 - 因為這些人跟所有其他人完全一樣, 活在他們心底裏害怕/擔心的監牢裏, 活在自己貪婪的監牢裏 - 不能夠真真正正地活自己的每一刻, 因為他們每刻都在擔心會被(偷去)/失去擁有的一切.

我們因此, 作為人類, 製造了一個局限着我們個人的經濟系統, 而這個系統令我們身處一個細小的個人世界裏, 我們當中是完全獨自面對着自己的害怕和孤獨 - 我們除了關心自己和我們所害怕的之外, 我們毫不關心一切 - 這很奇妙對吧?

更奇妙的是大部份人會捍衛我們現時的金錢系統, 並且深深相信現時的金錢系統帶給他們自由 - 沒有察覺到他們出於恐懼而說此話, 捍衛着他們的/所恐懼, 榮譽(honoring)着他們的恐懼, 和在加高/鞏固他們的監牢.

我經常聽到的, 顯然的, 就是現時的系統是基建於良心之上, 因為當一個人對別人有要求時, 他們在自由/自主的情況下會協助你的. 真的, 讓我們看一看這點 - 人類真的在自由/自主的情況下協助你, 還是為了求生存而協助你?

例如, 為什麼會有色情雜誌? 某些人會說它存在是因為有(龐大)的需求, 所以很自然地就會有供應 - 然而如果所有現在希望鑽進色情行業的少女們, 如果她們的經濟狀況都是穏定的, 會否經常有不斷出現的 '新面孔'進入色情的行業, 就如你今天所見的情況一樣? 這些少女是否基於希望以色情事業作為終身職業, 它的影響和後果? 現實真的是要求有色情商業, 就自然/自願出現色情少女供應嗎?

不, 這是不對的 - 因為製造這些供應, 即使是最不道德和極端的要求, 也是基於害怕死亡/求生存, 和缺乏穏定的經濟 - 社會經濟迫使人們活在最惡劣的環境, 他們的目的只為了賺取微薄的薪金, 僅僅足以維生, 顯然的現實中是沒有自由的, 不管你怎樣找, 找到的 - 就純綷只是虐待.

我們最重要明白的, 就是我們現時的經濟系統不行了, 它從來都沒有成功過 - 對某些人來說或許是成功/健全的, 雖然某些小數的人是能夠得到幸福, 只不過因為那些較不幸的人, 出生在較不幸的環境, 透過(為金錢)奴役自己成全這一少撮人的幸福.



那麼為什麼我們不改善這個系統? 誰有權力改變現時的系統? 是誰一直參與/支持/維護着現時的系統?

答案是 '你'!

因此, 請讓我們/自己的聲音響遍這個世界, 並且投票讚成一個新的經濟系統, 當你可以給每個人應得的自由 - 由出生到死那刻為止 - 研究一下生活收入保證.

, , , ,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載自: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2014/03/blog-post_22.html
原文: http://livingincomeforall.wordpress.com/2014/02/15/politics-and-living-income-guaranteed/

"法西斯主義或共產主義, 或任何一種系統的問題是, 貪汚永遠都存在. 你不能夠建立一個純淨/理想的系統, 因為你都會有濫用系統的領導人.
然而有一個方法可以讓你擁有最好的系統. 你建立一個系統只讓人們, 透過大多數投票, 決定國會制定怎樣/什麼法例. 我們, 一起, 變成總統們. 所有的法例都由我們投票決定. 這是唯一可以走往一個更好系統的方法."
- Hortense812 來自 Youtube.




一個兩極化的實例

我們被教育成只會想不是黑就是白, 就如建立一個極端偏左或偏右, 藍或綠, 黑或白, 共產或資本主義的系統, 而就這樣, 我們保持在分離裏, 不會純綷簡單地考慮我們怎樣可以把資金投向, 為我們人生找一條出路 - 可是, 我們停留在被分化然後統治的模式, 容許一少撮人控制着 '人與人不能和解的勾心鬥角', 這亦正是為什麼我們還未能得出一個, 為平等/共同幸福而努力的共識. 因為我們被教育和灌輸, 以支持其中一個極端就成為我們的身份/定義, 代表我們是什麼, 我們相信什麼. 我們在大部份國家都出現兩黨對立, 給我們一個有選擇權(假民主)和分化的假象, 這完全並非偶然的. 以上就是我們怎樣被分化和被統治, 透過不同的想思/觀念/信念, 具領袖魅力的領袖, '異常主義(exceptionalist ideologies)'的觀念引至至高無上, 和最終變成一場利用權力的濫虐, 導至我們互相反對/反抗對方 - 但, 我們不可以視 '當權者'為指責的對象, 取而代之, 讓我們把手指指向我們自己, 是每個人自己容許/製造這些出現, 就如現時的一切濫虐和貪汚傷害着我們一樣.

我同意貼在我關於政治運動(如法西斯或共產主義)的視頻上面這條評論, 當我們談及關於怎樣提供生活收入保證, 作為一種得到保證的人權的支援, 和人們應該得到更高的薪酬.

問題是當我們談及 '所有人的幸福'或 '共同利益' 和 '我們在經濟體系裏應得的分享/部份'時, 我們立刻被標簽為 '社會主義' 或 '共產主義份子', 這些字眼所帶有的負面因素, 一直都被用作有效地引起恐慌, 反抗或憎惡, 令大眾保護這我們現時正生活在最醜惡形式的資本主義. 當我們臭名遠播的 1%擁有整個世界大部份的財富, 這同時是我們 '被統治'着的信念系統, 因為權力不是因為擁有大量的金條或綠色的紙, 真正的資本是人們自己, 我們能夠/有能力做到的, 和我們可以怎樣運用我們的資源: 讓我們永遠不要忘記這點 - 也並不代表 '資本主義是一件壞事', 資本主義與任何一種主義也能夠被好好利用, 健全和支援着每個人, 如果/只要我們應用時設定某幾個支援點, 在運作上能夠帶出更透明, 和更具道德結構的元素在裏面.

系統的定義是一個是我們自己設計和創造的規例的結構(體), 系統的運作與我們個人每天怎樣做個人決定是一樣的: 永遠 - 或大部份時間都一樣 - 都是為我們私人利益而做決定. 它並不像我們現時的世界-系統, 我們的教育系統 '就像活生生的'神聖產物這樣運作: 我們全都共同集體創造和參與現時的系統, 而這肯定是我們首要承認和負起自我責任的一點. 就像一個小孩一樣, 我們容許他只受到少數人的影響下(變壞), 我們沒有為他提供任何支援或指引, 用我們自己以身作則, 作為一個最好/最善良的人類. 這是為什麼政府和我們的世界系統反映着, 我們(內心)拒絶承認集體責任, 負起建立我們共同幸福的反映.



為什麼會出現貪汚?

更正確地說, 應該是: 為什麼貪汚會在系統裏出現? 系統本身應該是完美的, 試想象一下如果你的瀏覽器突然變得自私起來, 今天決定不肯打開你的電郵, 因為它想放假 - 或者甚至大自然, 雀鳥不會 '放假'而不會定時在早上啼叫 - 你的電腦和大自然都是一個系統, 而我們人類也是有功用一個系統, 我們因為個人欲望, 想要和需要而汚染了這個系統, 令它不能在最完善最巔峰的狀態下運作. 意思是我們基於以上的原因, 製造出一個容許貪汚的系統, 我們容許自己渴望得到更多的金錢/更大的權力, 還有對有錢/一少撮人的保護, 並且永遠只考慮利己主義, 而不會考慮所有人的平等幸福, 即使這樣的利己主義代表繼續抗拒/反抗, 一個我們全都集體造成的系統.



*是 '他們'必需改變, 不是我需要改變*

回到起點. 問題是: 我們有沒有在鏡前留心細看自己, 卻只是不斷在控訴為什麼政府官員都是那麼貪心的, 並且指責他們是世界上所有罪惡的源頭', 為什麼他們只追求利己主義, 而不會考慮集體的平等幸福?

貪婪就是所謂'美國夢'的基礎, 也是我們現時的資本主義系統的基礎, 一個與集體平等幸福的概念完全背道而馳的系統, 因為為了讓某一個人 '擁有', 就需要從其餘數人身上 '抽/搶過來', 籍此牢困 '更貧乏/更貧窮'的人們, 為那些更有錢的人工作. 就這樣, 我們全都集體同意/合法化現時的慘況, 我會說這是一種法西斯資本主義, 我們容許自己的利己主義, 完全蓋過了我們的集體常識和集體幸福, 所以這並不只是給一些歷史上獨裁者的名稱, 因為當我們只顧自己的個人利益時, 只顧個人的舒適環境時, 我們每個人都馬上活在這樣的獨裁性格裏. 這包括辯稱 '這個世界/人類是不會有解決辨法的' 或 '我們不會改變的, 我們天生就是這樣' - 這些都是概念性影響大眾的武器, 令我們相信 '我們永遠受制於系統', 事實上是我們製造它出來, 我們的習慣, 我們的欲望, 我們的需要構成這個 '系統的', 它是我們作為人類的反射/反映.



魔境, 魔境 = 我錯了(Mirror, mirror = my error)

對, 我們每個人裏面都有這些, 事實上這是一個我們需要明白的重點, 目的是為了能夠製造完美的透明度和道德結構, 這些都我們經常爭取政府為我們'要逹到這些標準的 - 然而, 我們自己的道德在那裏? 我們不正正在不停參與在渴望得到更多金錢的夢想嗎? 即使我們已經擁有足夠的金錢? 我們不正正在不斷渴望提高自己的社會地位嗎? 我們不是永遠夢想我們的生活會怎樣優美, 只要我們得到世界上的所有金錢, 並且不需要工作, 而所有一切的起居飲食都有工人為我們代勞?

答案是: 對. 這只表示一少撮人把自己這些欲望實現了, 而我們其餘的人們, 就把這些欲望隠藏在心裏 - 有時候是秘密地藏着 - 並且對這些能夠實現貪婪夢想的人發出控訴. 這就是革命或反對(黨)團體, 大部份的出發點都是真正渴望得到更大的權力, 而不是一個有察覺(conscious)的決定需要重組和改變, 我們現時整個運作的系統, 為每個人帶來平等的幸福.



佔領系統

這同樣是聲名狼藉的反抗運動 '1% vs. 99%' 只是帶出了我們以前的罪引致的後果, 即是互相無視對方作為一個有生命的人類, 每個人都有權被無條件地支援對方, 以一種可持久的方式活下去. 問題並不只是團積財富和分配的問題, 而是我們怎樣製造和不斷重新複製相同的結構系統, 這些(改革)不單需要 '制止現時擁權的精英位置的人' 或 '關閉某些大企業', 因為現時人們的(資本)架構想法, 價值觀和個人喜好都在我們每個人裏面, 當我們考慮對方時, 這些價值觀都深深地烙印在我人們的腦海裏, 作為一種 '附加價值'的信念/想法, 這正正是為什麼我們現時仍然被分化和統治着, '要求'有改變, 但沒有身體力行.



解決辨法?

解決辨法是真正走進政治的圈子裏, 為我們自己的生活負起責任, 並且在公共事務裏活躍起來 - 這正是我們全都因為過往怎樣, 用有色眼光來看政治 '輕視'/不可信賴/一場閙劇/真人表演式的政治, 事實上, 這同時是一個完美的陷阱, 令我們掉進成為今天不願意為了共同目標, 而在全球建立新的政黨, 以應付現時問題的根源: 包括政治, 政府, 金融和教育的各種系統. 如果我們想在社會裏, 看到真正的出路, 這是我們解決辨法必需要實行的其中之一: 我們現時 '選出來的官員'不會給你帶出任何解決辨法的.



有史以來的首次真正的民主

對, 民主作為一種崇高的假象, 真正由人民決定他們集體(平等)幸福, 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這正是為什麼任何形式的直接民主, 一直被濫用/貪汚或被所謂代表制民主凌駕着, 事實上這些全都令我們, 全都喪失了本應有的權力. 我們肯定需要集體地自己變成政府 - 不只是少數 '擁有所有權力的人', 就像我們一直容許他們掌權至今 - 就因為這樣, 直接民主同時是我們主要建議的一個重點, 因為我們同意, 現時在每個國家裏設立的兩極化政治, 造成我有選擇權的假象和分化, 事實上在數個世紀裏, 他們的議程/政綱一直沒有改變過: 少數人受惠, 同時無視大部份人的苦況. 所以, 現在是時候我們投身政治, 帶着真正察覺到如果我們全都統一/結盟 - 停止繼續分化與統治 - 帶着一個單一的目標就是永遠為全體最大平等幸福而努力, 我們會逹到必需要的力量, 完善我們的系統, 我們不能夠繼續被分化/統治着.



主要政治建議: 建立一個生活收入保證的模形

統一的方法就是在全球製造一個新的政黨, 是支持/提倡一個生活收入保證系統, 作為每一個國家建設/穏定自己經濟的一部份, 擴展 '權力架構'到每個人和我們自己/人民手裏, 變成直接決定人, 參與制定新的結構改革, 能夠讓我們的經濟可持久發展, 強壯並且富競爭力, 同時還會改善每個人的工作和生活體驗.



所以, 為了帶出以上和結構性的系統改變, 我們首先必需為一無所有的人提供金錢, 和給工作的人提供更高的薪酬, 為每個靠微薄養老金和身負巨債的人提供生活收入保證, 現時這些都會在人類心理上造成極大的壓力/不穏定, 不能正常地思考, 因為害怕沒有金錢會每天侵蝕你整個人, 擔心下一餐會否餓死. 為每個人生活提供保證和生存下去的權利, 會讓我們互相給予對方權力, 提供足夠的時間和資源, 給我們自己最好的教育, 讓我們學會系統是怎樣運作, 和我們在那方面可以集體提出改善的建議.

我們想停止這些我們集體對自己犯下的罪行嗎? 我會說, 對, 我們想制止 - 但我們還未集合足夠的(人), 來建立一個怎樣做的解決辨法. 這就是為什麼生活收入保證是一個即時能夠應用和支援每個人, 即時能夠穏定每個人生活的計劃, 可以消滅貧窮, 透過給予更高的薪酬, 可以改善每個人的教育, 精進技能和增強生產力. 同時還令現時當權者明白, 他們太依賴大多數人賴以生存, 而正因為這樣必須要提供更高的薪酬, 更佳的工作環境, 和給予更大比例的集體福利回贈給大多數人, 因為這些就是人權的定義.

我們全都能夠參與/推動, 這是肯定的 - 讓我們緊記金錢本身並不是一個問題 - 是我們現在怎樣收集, 用來創造, 提倡和透過我們每個人站起來, 建立一個全新政黨, 讓每個人用常識看到和讚成, 互相為對方/每個人生命/生存的人權, 保障我們每個人的生活, 然後有更多時間, 資源和足夠的教育, 使大眾明白問題所在, 然後針對性地解決這些問題, 我們全都應該集體地合作, 在我們剩下的人生中, 以此為最優先的首要任務.



改變不會一夜間就出現, 但改變已經在這裏開始了, 一個照顧全世界每個人我們作為生命的人權, 和我們能夠參與, 和改變現時(世界)系統怎樣運作的參與權, 逐步逐步地進行.

參與我們並且研究一下生活收入保證提案.

, , ,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