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2014/03/blog-post_22.html
原文: http://livingincomeforall.wordpress.com/2014/02/15/politics-and-living-income-guaranteed/

"法西斯主義或共產主義, 或任何一種系統的問題是, 貪汚永遠都存在. 你不能夠建立一個純淨/理想的系統, 因為你都會有濫用系統的領導人.
然而有一個方法可以讓你擁有最好的系統. 你建立一個系統只讓人們, 透過大多數投票, 決定國會制定怎樣/什麼法例. 我們, 一起, 變成總統們. 所有的法例都由我們投票決定. 這是唯一可以走往一個更好系統的方法."
- Hortense812 來自 Youtube.




一個兩極化的實例

我們被教育成只會想不是黑就是白, 就如建立一個極端偏左或偏右, 藍或綠, 黑或白, 共產或資本主義的系統, 而就這樣, 我們保持在分離裏, 不會純綷簡單地考慮我們怎樣可以把資金投向, 為我們人生找一條出路 - 可是, 我們停留在被分化然後統治的模式, 容許一少撮人控制着 '人與人不能和解的勾心鬥角', 這亦正是為什麼我們還未能得出一個, 為平等/共同幸福而努力的共識. 因為我們被教育和灌輸, 以支持其中一個極端就成為我們的身份/定義, 代表我們是什麼, 我們相信什麼. 我們在大部份國家都出現兩黨對立, 給我們一個有選擇權(假民主)和分化的假象, 這完全並非偶然的. 以上就是我們怎樣被分化和被統治, 透過不同的想思/觀念/信念, 具領袖魅力的領袖, '異常主義(exceptionalist ideologies)'的觀念引至至高無上, 和最終變成一場利用權力的濫虐, 導至我們互相反對/反抗對方 - 但, 我們不可以視 '當權者'為指責的對象, 取而代之, 讓我們把手指指向我們自己, 是每個人自己容許/製造這些出現, 就如現時的一切濫虐和貪汚傷害着我們一樣.

我同意貼在我關於政治運動(如法西斯或共產主義)的視頻上面這條評論, 當我們談及關於怎樣提供生活收入保證, 作為一種得到保證的人權的支援, 和人們應該得到更高的薪酬.

問題是當我們談及 '所有人的幸福'或 '共同利益' 和 '我們在經濟體系裏應得的分享/部份'時, 我們立刻被標簽為 '社會主義' 或 '共產主義份子', 這些字眼所帶有的負面因素, 一直都被用作有效地引起恐慌, 反抗或憎惡, 令大眾保護這我們現時正生活在最醜惡形式的資本主義. 當我們臭名遠播的 1%擁有整個世界大部份的財富, 這同時是我們 '被統治'着的信念系統, 因為權力不是因為擁有大量的金條或綠色的紙, 真正的資本是人們自己, 我們能夠/有能力做到的, 和我們可以怎樣運用我們的資源: 讓我們永遠不要忘記這點 - 也並不代表 '資本主義是一件壞事', 資本主義與任何一種主義也能夠被好好利用, 健全和支援着每個人, 如果/只要我們應用時設定某幾個支援點, 在運作上能夠帶出更透明, 和更具道德結構的元素在裏面.

系統的定義是一個是我們自己設計和創造的規例的結構(體), 系統的運作與我們個人每天怎樣做個人決定是一樣的: 永遠 - 或大部份時間都一樣 - 都是為我們私人利益而做決定. 它並不像我們現時的世界-系統, 我們的教育系統 '就像活生生的'神聖產物這樣運作: 我們全都共同集體創造和參與現時的系統, 而這肯定是我們首要承認和負起自我責任的一點. 就像一個小孩一樣, 我們容許他只受到少數人的影響下(變壞), 我們沒有為他提供任何支援或指引, 用我們自己以身作則, 作為一個最好/最善良的人類. 這是為什麼政府和我們的世界系統反映着, 我們(內心)拒絶承認集體責任, 負起建立我們共同幸福的反映.



為什麼會出現貪汚?

更正確地說, 應該是: 為什麼貪汚會在系統裏出現? 系統本身應該是完美的, 試想象一下如果你的瀏覽器突然變得自私起來, 今天決定不肯打開你的電郵, 因為它想放假 - 或者甚至大自然, 雀鳥不會 '放假'而不會定時在早上啼叫 - 你的電腦和大自然都是一個系統, 而我們人類也是有功用一個系統, 我們因為個人欲望, 想要和需要而汚染了這個系統, 令它不能在最完善最巔峰的狀態下運作. 意思是我們基於以上的原因, 製造出一個容許貪汚的系統, 我們容許自己渴望得到更多的金錢/更大的權力, 還有對有錢/一少撮人的保護, 並且永遠只考慮利己主義, 而不會考慮所有人的平等幸福, 即使這樣的利己主義代表繼續抗拒/反抗, 一個我們全都集體造成的系統.



*是 '他們'必需改變, 不是我需要改變*

回到起點. 問題是: 我們有沒有在鏡前留心細看自己, 卻只是不斷在控訴為什麼政府官員都是那麼貪心的, 並且指責他們是世界上所有罪惡的源頭', 為什麼他們只追求利己主義, 而不會考慮集體的平等幸福?

貪婪就是所謂'美國夢'的基礎, 也是我們現時的資本主義系統的基礎, 一個與集體平等幸福的概念完全背道而馳的系統, 因為為了讓某一個人 '擁有', 就需要從其餘數人身上 '抽/搶過來', 籍此牢困 '更貧乏/更貧窮'的人們, 為那些更有錢的人工作. 就這樣, 我們全都集體同意/合法化現時的慘況, 我會說這是一種法西斯資本主義, 我們容許自己的利己主義, 完全蓋過了我們的集體常識和集體幸福, 所以這並不只是給一些歷史上獨裁者的名稱, 因為當我們只顧自己的個人利益時, 只顧個人的舒適環境時, 我們每個人都馬上活在這樣的獨裁性格裏. 這包括辯稱 '這個世界/人類是不會有解決辨法的' 或 '我們不會改變的, 我們天生就是這樣' - 這些都是概念性影響大眾的武器, 令我們相信 '我們永遠受制於系統', 事實上是我們製造它出來, 我們的習慣, 我們的欲望, 我們的需要構成這個 '系統的', 它是我們作為人類的反射/反映.



魔境, 魔境 = 我錯了(Mirror, mirror = my error)

對, 我們每個人裏面都有這些, 事實上這是一個我們需要明白的重點, 目的是為了能夠製造完美的透明度和道德結構, 這些都我們經常爭取政府為我們'要逹到這些標準的 - 然而, 我們自己的道德在那裏? 我們不正正在不停參與在渴望得到更多金錢的夢想嗎? 即使我們已經擁有足夠的金錢? 我們不正正在不斷渴望提高自己的社會地位嗎? 我們不是永遠夢想我們的生活會怎樣優美, 只要我們得到世界上的所有金錢, 並且不需要工作, 而所有一切的起居飲食都有工人為我們代勞?

答案是: 對. 這只表示一少撮人把自己這些欲望實現了, 而我們其餘的人們, 就把這些欲望隠藏在心裏 - 有時候是秘密地藏着 - 並且對這些能夠實現貪婪夢想的人發出控訴. 這就是革命或反對(黨)團體, 大部份的出發點都是真正渴望得到更大的權力, 而不是一個有察覺(conscious)的決定需要重組和改變, 我們現時整個運作的系統, 為每個人帶來平等的幸福.



佔領系統

這同樣是聲名狼藉的反抗運動 '1% vs. 99%' 只是帶出了我們以前的罪引致的後果, 即是互相無視對方作為一個有生命的人類, 每個人都有權被無條件地支援對方, 以一種可持久的方式活下去. 問題並不只是團積財富和分配的問題, 而是我們怎樣製造和不斷重新複製相同的結構系統, 這些(改革)不單需要 '制止現時擁權的精英位置的人' 或 '關閉某些大企業', 因為現時人們的(資本)架構想法, 價值觀和個人喜好都在我們每個人裏面, 當我們考慮對方時, 這些價值觀都深深地烙印在我人們的腦海裏, 作為一種 '附加價值'的信念/想法, 這正正是為什麼我們現時仍然被分化和統治着, '要求'有改變, 但沒有身體力行.



解決辨法?

解決辨法是真正走進政治的圈子裏, 為我們自己的生活負起責任, 並且在公共事務裏活躍起來 - 這正是我們全都因為過往怎樣, 用有色眼光來看政治 '輕視'/不可信賴/一場閙劇/真人表演式的政治, 事實上, 這同時是一個完美的陷阱, 令我們掉進成為今天不願意為了共同目標, 而在全球建立新的政黨, 以應付現時問題的根源: 包括政治, 政府, 金融和教育的各種系統. 如果我們想在社會裏, 看到真正的出路, 這是我們解決辨法必需要實行的其中之一: 我們現時 '選出來的官員'不會給你帶出任何解決辨法的.



有史以來的首次真正的民主

對, 民主作為一種崇高的假象, 真正由人民決定他們集體(平等)幸福, 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這正是為什麼任何形式的直接民主, 一直被濫用/貪汚或被所謂代表制民主凌駕着, 事實上這些全都令我們, 全都喪失了本應有的權力. 我們肯定需要集體地自己變成政府 - 不只是少數 '擁有所有權力的人', 就像我們一直容許他們掌權至今 - 就因為這樣, 直接民主同時是我們主要建議的一個重點, 因為我們同意, 現時在每個國家裏設立的兩極化政治, 造成我有選擇權的假象和分化, 事實上在數個世紀裏, 他們的議程/政綱一直沒有改變過: 少數人受惠, 同時無視大部份人的苦況. 所以, 現在是時候我們投身政治, 帶着真正察覺到如果我們全都統一/結盟 - 停止繼續分化與統治 - 帶着一個單一的目標就是永遠為全體最大平等幸福而努力, 我們會逹到必需要的力量, 完善我們的系統, 我們不能夠繼續被分化/統治着.



主要政治建議: 建立一個生活收入保證的模形

統一的方法就是在全球製造一個新的政黨, 是支持/提倡一個生活收入保證系統, 作為每一個國家建設/穏定自己經濟的一部份, 擴展 '權力架構'到每個人和我們自己/人民手裏, 變成直接決定人, 參與制定新的結構改革, 能夠讓我們的經濟可持久發展, 強壯並且富競爭力, 同時還會改善每個人的工作和生活體驗.



所以, 為了帶出以上和結構性的系統改變, 我們首先必需為一無所有的人提供金錢, 和給工作的人提供更高的薪酬, 為每個靠微薄養老金和身負巨債的人提供生活收入保證, 現時這些都會在人類心理上造成極大的壓力/不穏定, 不能正常地思考, 因為害怕沒有金錢會每天侵蝕你整個人, 擔心下一餐會否餓死. 為每個人生活提供保證和生存下去的權利, 會讓我們互相給予對方權力, 提供足夠的時間和資源, 給我們自己最好的教育, 讓我們學會系統是怎樣運作, 和我們在那方面可以集體提出改善的建議.

我們想停止這些我們集體對自己犯下的罪行嗎? 我會說, 對, 我們想制止 - 但我們還未集合足夠的(人), 來建立一個怎樣做的解決辨法. 這就是為什麼生活收入保證是一個即時能夠應用和支援每個人, 即時能夠穏定每個人生活的計劃, 可以消滅貧窮, 透過給予更高的薪酬, 可以改善每個人的教育, 精進技能和增強生產力. 同時還令現時當權者明白, 他們太依賴大多數人賴以生存, 而正因為這樣必須要提供更高的薪酬, 更佳的工作環境, 和給予更大比例的集體福利回贈給大多數人, 因為這些就是人權的定義.

我們全都能夠參與/推動, 這是肯定的 - 讓我們緊記金錢本身並不是一個問題 - 是我們現在怎樣收集, 用來創造, 提倡和透過我們每個人站起來, 建立一個全新政黨, 讓每個人用常識看到和讚成, 互相為對方/每個人生命/生存的人權, 保障我們每個人的生活, 然後有更多時間, 資源和足夠的教育, 使大眾明白問題所在, 然後針對性地解決這些問題, 我們全都應該集體地合作, 在我們剩下的人生中, 以此為最優先的首要任務.



改變不會一夜間就出現, 但改變已經在這裏開始了, 一個照顧全世界每個人我們作為生命的人權, 和我們能夠參與, 和改變現時(世界)系統怎樣運作的參與權, 逐步逐步地進行.

參與我們並且研究一下生活收入保證提案.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生活收入保證(LIG)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