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lig-2.html
原文: http://economistjourneytolife.blogspot. ... money.html

我在上篇博文說到:

"當我們容許這種政治性間接代表系統時, 我們在大眾與管治之間, 製造了一個 '縫隙/真空(Gap)' - 即是人民大眾與政府之間 - 令我們不能夠再說, 現在是大眾在管治, 因為是由當選的官員, 在政府的司法和立法機關裏掌管一切, 是 '他們'在管治我們 - 這種系統並不包括大部份的市民. 這道縫隙容許秘密和貪汚/政治醜聞. 政治不再是一黨(全体/集体負責)系統 - 意思是只有一個黨參與政治: 即是所有人民大眾 - 我們面對着三黨系統 - 即是人民大眾, 當選的政府官員, 和那些擁有大量金錢, 無時無刻試圖以各種金錢利誘方法, 不管大眾的輿論壓力, 為增加利己利潤而影響政策制定.

為了減除大眾與政府之間的縫隙, 我們需要解決兩個專注的問題:

1. 教育.
2. 掌握(足夠的)經濟/金錢影響力"


讓我們開始討論一下第一個問題.

"我對我們經常過度投資在其他東西上, 除了投資在人身上, 這令我很擔心 - John Kenneth Galbraith"

教育:

理論上, 每個人似乎都同意大眾應該一起管治(社會)的 - 當中, 我們有無容置異的道德價值, 支持大眾一起管治 - 社會應該由所有參與的市民大眾, 參與製定政策, 透過政策, 一起給社會組織能力和給予指導方向, 應用在共享的環境裏 - 純綷因為 - 我們全都, 個別地, 然而集体一起, 是社會的一部份, 而我們完全沒有理由/籍口, 不包括任何人(例如:個人政策投票權/意見)在政策制定的過程. 然而, 事實上, 柏拉圖的論點人仍然洽當. "大眾太容易受情緒, 而影響他們的決定"; "大眾缺乏長遠的眼光, 看不到社會的大圖畫", "大眾沒有足夠的學識, 和對政治, 經濟, 生態環保政策, 多不勝數的缺乏理解." 這些都是真確的論點 - 但是, 並非不能夠補救/解決的致命傷.

柏拉圖活在公元 4到 5年 - 所以那是距今大約 2,500年前 - 然而, 我們仍然沒有認真地嘗試解決以上的問題, 以提高我們充滿咎病政治系統, 守則的道德標準. 在這 2,500年間我們究竟做/進步了些什麼? 找出一種增強一個人能夠作出重要決定能力的方法, 真的這麼困難嗎? 在過去 2,500年間我們完全連一個辨法也想不出來嗎? 抑或我們沒有認真嘗試過, 在起跑點那裏已經放棄了, 因為現時的(間接)系統更方便, 起碼對現時對決定/制定政策官員, 有影響力的人來說是更方便.

所以 - 讓我們創制一個大綱/外觀(Profile), 裏面包括了什麼 '類形'的市民, 會有足夠智慧參與政治職位的.

我們可以想象這個人:
- 擁有豐富的詞滙, 讓他/她能夠參與政治場上的辯論; 艱深和難明的字對這個人來說, 一點都不艱深和難明, 它們是有意義的字滙.
- 相對地情緒穏定到了一個, 情緒和感受並不會影響這個人做決定的能力.
- 對現時世界各地的事件/問題, 有興趣和即時得到最新資訊.

以上的幾點都是一個有政治潛質(Political Capital)的人. 所以 - 是什麼決定誰有政治潛質, 誰沒有潛質? 我們在個人層面上, 可以怎樣開發這些潛質, 和我們可以怎樣有效地培養這些潛質, 為了逹到消除因缺乏教育/知識, 而阻礙實現真正的民主系統?

什麼是最主要因素, 影響着一個人的詞滙數量?

SES.

'SES'是一樣你在社會學和心理學研究中經常會提到的東西, 因為它差不多決定一個人所有關於他的發展, 與在社會裏的地位. 'SES'意思是社會性經濟狀態(Socioeconomic Status), 以前被稱為父母的入息, 工作和教育水平. 50年的研究顯示令人悲傷的事實, 低收入, 低學歷的父母的小孩, 通常都進入更低語言技能(Language Skills)的學校. 研究顯示, 低社會性經濟狀態父母 5歲小孩的標準語言閧發測試顯示, 當他們入學時, 語言能力起碼落後一般小孩 2年以上的進度.


現在 - 什麼是決定情緒智商的主要因素?

SES!

研究顯示: "高社會性經濟狀態 [的學生]是較有責任心, 更能夠運用平衡理智與情緒, 作出聰明的決定, 更強的集中力, 更能夠專注手上的工作. 與低社會性經濟狀態的學生比較, 更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感受."

在這裏, 我們開始看到一個模式...

是什麼導致一個人, 會對世界大事產生興趣, 到了一個他們會真的讀世界新聞, 並且緊貼世界/國家/地區所發生的大事?

這個問題讓我們回到第一點, 詞滙; 為什麼大眾不看新聞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是因為他們不理解報導裏面用的字, 這亦把我們帶回 SES上. 第二 - 很多人不知道/明白看新聞的重要性, 在於知道這些世界大事怎樣在影響着自己, 或忽略了從新聞得知詳細情況後, 會增加解決問題的機會. 這是一個大部份原因, 是因為我們現時的間接/代表性民主一手造成的 - 每個人完全看不到/不理解, 自己的聲音, 自己的意見/見解有多重要. 解決世界上的問題, 是別人的責任, 與我無關, 所以為什麼要花時間了解世界大事? 所以 - 令天我們身處的政治系統, 正正是這個問題在阻礙人類, 開發他們的政治潛能, 並且被利用, 成為一個不想改變的籍口或辯解.

政治潛能, 像任何一種潛能/資本一樣, 需要投資以逹致增長和開發的. 我們見到社會性經濟戕態, 是其中一種每個人, 能否開發他們的政治潛能, 扮演一個決定性的因素 - 而看到大眾的政治潛能增長, 對讓大眾有能力透過(直接)民主, 一種我們似乎全都同意對每個人都是最好的方法 , 管治國家, 是絶對必需的 - 到了這裏我們很清楚教育的 '問題'不在不能戰勝 - 問題在我們只需要簡單地做一件事: 投資在人民大眾身上.

這正正是生活收入保證計劃的目標: 確保每個人都得到一份可觀(Dignified)的收入, 換句話說 - 確保不再有 '低'社會性經濟狀態在社會裏出現. 明白到每個人的社會性經濟狀態, 怎樣影響着他/她的能力, 他/她的機會, 和他/她能夠為社會帶出改變的能力, (既然 SES這麼重要), 為什麼蓄意容許某些人活在 '低'的社會性經濟狀態中? 我們和孩子都肯定不想活在 '低'社會性經濟狀態中 - 反而, 我們(會)想給孩子最好最佳的培養 - 所以 - 這種優勢/遺產(Courtesy), 我們應該伸延到社會裏每個人身上.

任何宣稱自己是一個支持民主的人仕, 但卻容許間接/代表制民主存在的都是偽善的人, 如果他們同時不肯支持如生活收入保證等的建議, 此建議的目的, 是讓大眾能夠直接參與管治, 解決現時我們一直存在, 並非每個人, 都擁有足夠的政治潛能來參與管治的問題, 只宣稱主張民主, 但只維持現狀是不能接受的 - 妥協了數千年, 我們現時只需簡單地糾正, 我們對生命的價值觀, 並且透過真正行動, 有能力真正地活這條直接民主, 一條對每個人都是最好的守則.

我們在下篇博文繼續.

資料來源:

http://news.stanford.edu/news/2013/sept ... 91213.html
http://www.sciencepub.net/nature/ns1103 ... 14_119.pdf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生活收入保證(LIG)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