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9-lig.html
原文: http://eleonoragozzini.wordpress.com/20 ... e-for-lig/

在軍隊中發生了一連串的自殺事件, 我估計美國軍中的自殺個案, 遠比任何一個國家都要高, 因為大部份美國打的仗都不是為正義而戰(Unjustified)的、不必要的, 和基本上一個結論, 錯誤的事 - 不管他們怎樣美化它, '保障他們在海外的資產', 或無恥的 '散播民主和自由'之名下, 當沒有人邀請他們的, 他們純綷在偷別國的資源, 以繼續自己的美國夢. 他們是需要石油來繼持他們的夢境的.

沒有任何戰爭是 '對'的, 歷史中所有戰爭都是錯的, 但人類有一種想法就是為自衛而殺人, 一種到今天仍然令很多人惶恐逃命的行為, 然而這是徹底另一種原因在戰爭背後, 是我們沒有察覺的, 如果我們不明白它, 就像一直被洗腦令我們覺得(開戰)是合理的, 我們就不會找出真相, 或事實上在戰場上究竟在發生什麼一回事.

殺死另一個人類是不正當的事, 這點是超越宗教或社會道德, 是我們能夠在我們心裏深深地感受到的一點, 我們大部份人, 都對需要殺另一個人類感到驚駭的, 我記得有一次發夢開車輾過一個人然後離開, 醒來時驚嚇極了, 馬上就要擺脫這種 '我竟然殺了人'的感受, 即使我醒來了, 那種感覺依然徘徊了一段時間, 殺人的恐佈, 我是永遠都不能抹滅或彌補的.

當然如果我在一個高度軍事化的國家, 我現在或許視殺人為某些 '必需要幹'來保衛自己和我的國家, 活在一種量身定做, 像真的一樣烙印在我腦海中的假想敵裏, 對我, 對我珍愛, 或對某些我由分離主導的系統支配我們接觸的人們, 對我和他們真的像一個威脅.

所以我們把大部份時間花在平等和權利的概念上, 與我們真正應該一起處理的(程度)是可笑的, 只是舉一個例子, 我對同性戀者結婚是沒有意見的, 但我反對 '平等'這個字被某些團體劫持, 來界定他們能夠簽署一張給予他們與異性配偶同樣的法律 '保障'的紙張.
這不正只需要找一個律師, 簽一張私人協議, 來保障双方的協議權利 - 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話? 我想這足以保障双方的.

所以, 為什麼我們濫用 '平等'這個字, 來追求微不足道的權利, 如果我們能夠冷靜下來看一下, 我們真正的平等在那裏, 和我們怎樣可以鼓勵全世界, 享有這些真正的平等, 很快這些追求都會被大眾所遺忘. 為什麼我們沒有看到, 從現世界糾纏的混亂中, 回復正常的迫切性, 對平等人權本身真正的意義來說, 現今的人權只是笑柄. 真正的人權可以例如從建立一個生活收入保證, 或平等地給予每個人有尊嚴的人生, 給予每個人能接取/得到重要世界資源, 像食物和飲用水的權利, 有誰會真的關心同性戀人仕的婚姻, 如果不是同性戀人仕相信, 他們(生下來就是)不能夠擁有那一張證書, 令那一張證書現在變得那麼重要, 把他們變成了為維護 '平等'而爭取的鬥士, 平等事實上可以在不同的層面爭取的.

我住在意大利, 是一個厭惡女人仍然肆虐的國家, 但男人不會指使女人們 '你不能有這些, 那些', 因為如果他們這樣做, 她們就會站起來 '要求這些, 要求那些', 這就是人性, 我們為自己的權利而戰鬥, 並非真正的權益, 而是某人告訴我們可以擁有的那些權利 - 但視我們如被否定一樣. 看看我們怎樣集體給予 '自由選擇工作的權利', 確保我們自己明白, 沒有生存的權利, 但生存必需是自己賺回來的, 所以我們爭個你死我活地找工作, 當我們找不到工作時, 我們沒有看到我們不是需要工作, 我們需要的是生活, 我們也沒有被指使/告知我們(根本)沒有生存的權利, 如果他們這樣告訴我們, 我們便會為生存權而戰鬥, 為自己建立這種權利, 所以我們沒有被教育我們有生存權, 我們就不會為此而團結爭取, 因為我們被默默地灌輸'我們是沒有生存權的', 不要問/爭取 - 所以我們沒有爭取 - 但請給我一張同性戀的結婚證書 - 我要求的 - 這是我的人權(?). 很奇怪對嗎?

我母親告訴我, 當我是小孩的時候, 我會在做之前先問準許, 然後所有要求都會被拒絶, 跟着我會說 '我現在可以做作業了嗎?', 那麼我母親就不能說 '不'了, 這就是我的同性戀鬥爭, 我想得到沒有人會拒絶的同意, 只要我不要求所有其他東西 - 我現在應該知道了 - 那些我不可能擁有.

這裏帶出一點關於開戰和軍事系統, 他們告訴我們有受保護的權利, 在軍隊裏追求平等(聽起來像我們很關心平等), 他們沒有告訴我們, 是誰從我們的假想敵和支持者(像 '反恐戰爭')中, 保護着我們的國家, 和一少撮統治着這個世界令人討厭的瘋子, 這些人相信人的生命是毫無價值的, 而如果我們不重視/關注生命, 那麼它就真是變成毫無價值的, 如果我們發明用無人機來殺死其他人類, 因為這樣把殺人變成更不真實(殺人像電子遊戲一樣), 我們沒有被教育成, 我們有對殺其他人類前先徽詢我們意見的權利, 因為這是我們怎樣保護我們所珍愛一切的其中一件工作, 某些我們所珍愛的東西, 是由那些藉此能夠賺到豐厚利潤的人放進我們的腦裏的, 令我們極度懷疑他們的動機, 和那些貪婪到了頂點, 完全盲目, 看不到在利己利潤下, 虐待生命和對其他人造成傷害的人. 這些全都在我們忙於爭取我們的想像中, 不重要的權利時同時進行着. 我們全都平等集體地, 需要對我們容許大眾把集點, 移離/不把注意力集中在整體大圖畫, 怎樣令這個世界我們的家, 和其他活在地球的人類, 我們的朋友身上. 一個家庭需要我們迫切的關注, 這些都是在我們的眼底下不斷發生着, 我們全都參與對這些事說 '不! 到此為止', 並且建議一個(平等地)照顧到每個人的系統?

現在, 我們必需承認大部份人加入軍隊都是因為生活所迫, 他們需要教育, 居所, 一份職位, 他們一無所有, 沒有希望否則, 考慮這點: 只要他們一加入軍隊, 軍隊就會有系統地希望能夠再編程他們成為一件殺人機器,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聽到在戰場上駭人的故事, 令我們不禁懷疑我們現在整體活在的系統裏, 是否非理性的? 重點是 '你需要'令這些人作出參軍的決定, 這亦很可能解釋了, 為什麼我們永遠都把人類困在 '你需要'的困境裏, 你需要賺取基本的維生必需品, 像一個居所, 食物, 飲用水, 醫療, 為我們孩子的教育, 或其他輕浮愚昧的需要, 像 Ipad, Ipod, IPhone, 所有只把焦點集中在 '我'身上, 只着重在自己的針眼上, 我們要改變焦點, 我們需要重新把焦點集中在 '我們'身上, 然後平等地照顧我們每個人.

所以, 為什麼我們不把 '生活所迫', 一次性地永遠把它從社會裏除去?
如果每個人都保證會得到一份生活收入, 那麼我們就不再 '需要/被迫'做任何違反支援人類的行為, 像(殘害)生命, 我們會一夜間突然得到前所未有的豪華生活.

很多人都在系統裏貧窮的家庭出生的, 因為我們不完善的社會設計, 他們在貧窮的深淵裏爭扎, 完全沒有自由/選擇, 他們為求生存需要不擇手段, 因為他們的求生意志變成他們幹盡一切駭人事的動機, 對, 可能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長久接受這種生活方式的原因, 但若果我們開始觀看這些設計, 它們在強迫窮人作出我們因為有錢而不需要做的選擇時, 我們就需要考慮重寫現時的系統, 變成一個會照顧每個人的新系統, 保證所有人都能夠生活, 因為我們有能力做得到的, 不管我們過往受到什麼樣的教育和信念, 這個世界需要我們集體順從和同意來繼續現時的統治, 我們可以開始不再同意/支持現時的系統, 並且開始加入團結一起爭取真正的平等, 比我們的同性戀爭取平等的規模更大, 並且把世界駛往一個解決方案.

我們為你提供這樣的一個解決方案, 我們稱它為生活收入保證, 它保證人類會因此而改變, 我們應該建立它/嘗試它, 並且根治我們問題的所在, 除去生活所迫, 換成自由/選擇, 並且給我們全世界大部份人首次, 一個看看我們能否有選擇其他生活方式, 並且學習怎樣尊敬生命的機會, 只要當我們的生活必需都得到免費提供, 並且得到保證. 我們並非儍子來的, 我相信我們可以改變的.

加入我們的行例.

,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