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st_13.html
原文: http://livingincomeforall.wordpress.com ... solutions/


只有發動戰爭的人才能夠獲利: 這永遠都不是走向和平的手段, 用戰爭來處兩國之間的衝突, 永遠都是不智的, 永遠都不會有 '好下場'的, 因為戰爭永遠都是毁滅性的, 戰爭是人類最邪惡的企業/生意, 因為它是 '逐步佔領'的縮影; 而因為世界上最大的問題就是金錢, 我們本來以為戰爭變成了(製造金錢的) '良方', 沒有察覺這個 '良方'是圍繞/建築在, 相信我們永遠都要活在互相害別對方的思想上. 時常因為我們容許的地域上分界, 害怕會受到別國的潛在攻擊. 整個國家都應該因為歷史, 文化, 傳統, 宗教的權力而互相仇視別國/對方. 現時以宗教之名發動戰爭, 與以濫調 '潛在受恐佈襲擊'之名發動戰爭, 同樣是理直氣壯之事. 很多時這些國家都不構成威脅, 威脅是某些霸權國家, 透過戰爭與金錢系統的關係, 特意對別國製造威脅論.


我們從戰爭中得到些什麼?

死亡, 疾苦, 虐待, 毁滅, 戰後創傷性失控, 瘟疫, 化學彈汚染, 渴望報仇, '戰勝國與戰敗國' - 但整体來說, 最重要是獲得金錢, 軍方工業是所有戰爭的大盈利家, 透過說服大眾例如, 美國國民每一元的稅收, 就有 40%花在軍費上.


誰需要對發動戰爭負責?

我們只有數間企業在生產這些武器, 軍車, 無人機(drones), 軍服, 軍用伙食和海外軍事支援的嗎? 不, 這些是被導向戰爭金錢的實化, 但我們每個人都暗地裏同意, 接受戰爭是對我們 '有利'的東西. 我們應該知道這全都是一個謊言, 因為蓄意攻擊, 傷害和虐待永遠都不是對每個人最大得益的選擇.

現在, 我提過我們建議取代基本收入/生活收入, 透過每個國家改變稅收, 避免納稅人轉向埋怨 '用我們的稅收血汗, 支持懶人享有基本收入的權利', 我們可以導向平花在戰爭上的金錢來支持基本收入. 就像美國每年花上數萬億美元在戰爭上的開支, 這些錢應該用在那些因為經濟困苦或 經 '洗腦同意開戰(Manufactured consent)', 同意透過報仇, 和擴展和平與民主而在別國開戰的人們, 支持他們的生活收入保證.

看看, 在人類的歷史裏, 傳統 '復蘇經濟'方法就是以計劃開戰, 為了令整個國家鞏固和 '繼續前進', 在統一國民一心為抗戰等等而令人們生產和工作. 這策略依然應用在 21世紀的今天, 不過越來越多人察覺到所有的戰爭都是銀行發動的戰爭. 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戰, 純綷只為了重新規畫各國國界, 佔領領土, 和給(表面看似戰勝了的)戰勝國得到 '超級大國'的國力而開戰. 戰爭製造出一個 '戰爭解決了問題'的假象, 不管最初時 '問題'怎樣複雜/龐大.


所以, 關於我們建議怎樣支持基本收入保證:

重新調配軍備預算:

另一個重要和洽當的經費來源, 用作支持生活收入的, 就是重新調配軍備預算. 當開戰的真正和被宣傳的原因, 被大眾質疑時, 戰爭的破壞是無容置異的. 我們不需要進一步來說明/爭辯來說明, 為什麼戰爭不是我們希望和有需要被消除的.

每個民主的政府都有責任最優先, 和最重要對自身的國民和自己的國家負責. 花費大量大眾的金錢, 在人道主義的掩飾下, 來支持軍事行動是毫無意義的. 同時間, 國內出現大量的問題, 如失業, 貧窮, 教育率不足或醫療系統不足等等. 這些都是常見和日趨惡化的問題. 要改善世界, 我們必需從家庭着手.

節錄自: http://livingincomeguaranteed.wordpress ... -proposal/




當我解釋怎樣資助生活收入, 只需轉用平常用來資助軍事開支的預算, 而不需要動用入息稅時, 我收到 Ann的評論:

"我喜歡轉化軍事和開戰的開支, 轉化成生活收入這個概念. 然而我同樣預測到, 在現時的系統裏有一個問題, 就是各國間有很多持不同意見的人, 互相矛盾着, 並且不會主動解除武裝, 因為你基本上是赤條條地面對着仍然擁有少量武器, 並且會使用它們的人. 那麼你就是毫無還擊之力. 所以為了實行此舉, 每個人都要一起參與/支持停戰, 解散軍隊等等.. 而這不是容易做得到的, 因為現時陷入的各方衝突和操縱."




在我們現時所接受的思維方式下, 以上的同樣聽起來很合 '邏輯'. 這是因為某些國家還未肯簽署解除軍備的協議, 並且抗拒簽署任何防止核擴散的條約 - 這顯然的與國與國之間 '弱國無安全'扯上關係, 並且合理化 '每個人都有權擁有武器來保護自己' - 但我們甚至不會問為什麼這些爭執會存在的. 弱國變成 '毫無還擊之力'這個概念, 是因為我們永遠都被教育成只用武力 '來奪得我們想要的東西', 而這意味大部份透過權力/武力, 得到更多的金錢, 擁有更多的土地, 奴役別國人民, 強佔他們的資源, 用人力和生意活動侵佔別國...多不勝數, 戰爭永遠表面看是以和平之名下 '合理'地殺人, 佔領和虐待其他人, 即是事實上只是奪取更多金錢和權力/武力.

讓我們談談最常見的例子. 美國有大量這些威嚇論, 對其他較小的 '敵國'先發制人等用來 '防止別國攻擊', 大部份時間是因為美國隨時可以毁滅他們, 使他們 - 大部份時間 - 完全沒有防止/具備有效的反擊能力. 如果美國轉化本身的軍事開支, 很多人或許會視此舉為削弱美國, 把美國處於一個更軟弱無防備的狀態, 更容易受到襲擊, 因為缺少了/不再能夠威嚇別國或防衛自己.

在國際舞台上, 這攻-防遊戲一直透過霸權者/世界大國, 不斷製造隨時可以軍事入侵/毁滅任何, 在他們貪婪路上阻礙着他們的小國的姿態. 這就是為什麼 '假想敵'蓄意被製造出來, 讓軍火工業, 能夠在這些不斷需要以在別國維和和民主的推進這些威嚇下獲利. 或宣稱需要軍火 '反恐'防衛自己, 這全都是一些美化了的籍口, 好讓軍火工業能夠繼續獲利/生存.

這種持續的挑撥強迫 '處於腳下'的國家為求自保也武裝自己起來. 這種永遠的國與國之間的壓力, 就是造成我們以為一個國家是必需, 武裝起自己隨時準備開戰, 事實上戰爭只代表一少撮能夠從中獲利的人的傾向, 因為戰爭永遠都代表死亡和毁滅, 透過製造大眾同意, 以反恐和國家安全的名義下操緃大眾; 其他原因包括攻擊某些不臣服帝國-強權下的國家, 因此這些國家成為帝國鞏固自己權力下的絆腳石. 然而, 我們在歷史中看過無數的戰爭, 被合理化下侵犯其他人類的罪行, 包括用納稅人的金錢來資助此等帶毁滅性的企業.

如果美國轉化他們的軍事開支 - 即是納稅人 40%的稅款 - 來資助生活收入保證, 有常識的人不會視此為解除威嚇或侵略別國的能力視為一種軟弱, 純綷為了一少撮精英製造利潤. 要明白國家已經將大部份的稅收花在軍費上面, 導至國家經濟衰弱. 只為了一少撮人的合法利潤, 而不是鞏固國家的經濟. 只要我們用這些資金來支持每個人的經濟保障.


現在, 我們怎樣處理這些看似是 '潛在威脅'?

聯合國這些機構的存在是有原因的: 為了大家聚在一起, 並且建立解決方法惠及每個人: 一個双贏的解決辨法.

讓我們再次用美國作為例子 - 世界上最好戰的國家. 如果把現時花在持續的阿富汗戰爭, 與花在伊拉克佔領地上的軍費 - 這些開支已經持續了超過十年了, 把這些款項, 以生活收入和提供更高的薪金給在職人仕, 這些都用在美國國民身上, 這樣美國的貧窮人數就會大大降低, 不再有嚇人的失業率, 或削減食物/失業救濟的開支: 因為每個人都有錢活在有尊嚴的人生, 會支持真正的可持續和穏定的經濟增長 - 透過增加每個人的添加生活商品的能力 - 同時確保每一分納稅人的金錢都保留在 '家裏'. 這是真正能夠興盛一個國家的方法, 然而當國與國之間參與擴張主義者的 '外交政策', 那麼這些資源全都集中花在開戰上面, 變成了一種 '必需的邪惡', 根據在大眾心智裏製造同意/共識, 以獲取資源, 土地, 在世界系統裏處於領導地位等等. 還有一項事實, 世界上負債最多亦是最好戰的國家. 這絶對不是巧合.

所以國與國之間應該簽署和平協議, 停止所有攻擊和/或任何潛在威嚇, 與及像經濟制裁等的操控, 取而代之, 焦點集中在建立生活收入保證模型, 此舉能馬上支援每個國家的國民. 這樣會鞏固已經疲弱的全球經濟, 並且建立一個真正的一体化市場, 當中每個國家仍然能夠競爭, 透過給予他們國民最優質的性活水平, 成為最成功的國家. 貿易會興旺, 但某些情況會改變, 例如人們不再需要依賴 '任何工作來維持生命', 因為不再有這種專橫/被虐待的需要, 因為每個人都會得到基本收入保證, 並且防止這些惡劣的工作環境, 這些亦是另一種形式的戰爭, 結構性暴行.

現在, 這些協議很大機會並不代表國與國會再次變成 '朋友' - 這會是最理想的情況, 但我們是很現實和明白到, 要把天生下來就曲了的樹 '糾正/扯直'將會花一些時間, 甚至需要下一代, 接受人類必需互相視對方是平等下, 幫助對方守則的教育下培育. 不再因為自己是某國國民, 種族, 宗教, 政治取向, 經濟狀況等等的因素區分身份. 所以直到這種情景出現, 生活收入模型應該用我們民主性群眾-決定來產生, 作為終止戰爭的一種解決辨法, 重新轉化這些開支來支持社會福利, 提供更高的薪金, 作為對國民察覺國家在全球市場裏, 在保護每個國民都得要金錢的保護, 都得到優良的公共服務, 更高的薪酬, 更優質的教育, 無條件的醫療, 透過國家企業和實際變成一個參與興建和鞏固國家的經濟, 參與管理一個國家資源 作為一種人權的前提下, 能夠強大並且有能力與別國競爭的誘因. 不再因為需要工作而變成一個士兵 - 因為完全沒有其他方法來賺取入息 - 在保家衛國之名下殺害其他人, 丟下他們的家人, 然後斷手斷腳, 染上疾病/上癮和帶着創傷後遺症地回來 - 或更甚地, 甚至不能回來.


所以, 我們怎樣才能把軍事開支, 轉化用來支持生活收入?

透過新或漸漸冒起頭, 支持生活收入保證的政黨, 他們最終會成為空前的政治再生, 由現時不被政治和政府所期望的人們領導, 因為骨子裏: 我們都必需變成政治家, 有能力提議, 和投票支持這些基本改變. 是時候我們學習怎樣以為每個人(平等地)最大得益的前提下, 管理自己, 管理我們的人生, 我們的資源, 我們的國家, 包括我們現時活在這個版本的資本主義下, 過得頗富裕的人們. 改變我們現時 '戰爭模範(paradigm)'的能力就在我們手裏.

研究更多關於生活收入保證提案, 我們不只建議撥款支持每個人活在有尊嚴的人生, 同時還帶出一個直正能夠實行世界和平的方案.


(請分享轉載這個重要的訊息, 謝謝)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生活收入保證(LIG)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