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Namibia 測試計劃 - 一些觀點 - Creater's Journey to Life

http://creationsjourneytolife.blogspot.com/2013/07/day-459-big-pilot-project-namibia.html

我呈獻的觀點可能是頗獨特的. 我在 Windhoek出生, 在 Okahandja 長大, 十分接近他們測試 BIG計劃的地方. 在該社區和文化中長大, 獨特地明白那裏的動態, 令我看到一切確實是怎樣運作的 - 讓我分享我對這個計劃的常識. 這個計劃是基於給一個社區每人 100 Namibian 元一個月作為基本收入. 現在, 第一點要明白 Namibian元不是美元, 這是很容易犯錯的一點. 所以給你一個現時滙率的估計, 100 Namibian元 = 10美元, 所以這肯定不是一種給矛的基本收入, 這不會帶來任何重要的改變, 這不會對 '一天一元收入'的貧窮生活產生影響. 所以從一個基本收入應該是怎樣的視角來看, 這僅僅是一個 '測試計劃', 它比較是一個讓心裏好過一點的計劃, 並且肯定不是我們能夠透過這計劃影響政府落實一個基本收入計劃的方法.

下一點, Ontjivero 是在外圍地帶, 那裏沒有工業, 沒有就業機會, 人們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是買十分基本的求生日用品, 和顯然的買酒渴因為這是所有小社區的基礎, 他們沒有娛樂, 他們沒有任何其他事可以做, 這已經變成了文化的一部份, 這被所謂 '白人'沿用相同的文化已經有數個世紀了, 令本地人忙於/沈醉在一個十分結構的喝酒消費 - 當他們有更多的錢時, 習慣上是喝更多的酒.


那些輸入小社區的產品和那些或許開展一些小生意售賣給小社區的人們, 會從最近的城鎮即是 Okahandja 或更可能是 Windhoek 因為你的巨型超市在 Windhoek, Okahandja 作為一個超小型的社區 - 而在那裏售賣的產品是極度提高了價錢的, 因為 Okahandja的消費群是很細的, 所以你要在每件產品上提高很多來賺取利潤, 每個人多了 100元顯然的肯定會在經濟狀況裏帶出一個相對他們以前的消費力, 出現一個顯著加大了的消費力. 所以這看似是一個 '重點', 但我們需要看看在施捨這少量的錢以前, 提醒我們他們以前的生活有多艱苦.


所以某些人會賺到更多錢會得到更多的食物因為主要生產的食物即是由玉米煮成的粥, 賣大概 80Rand(+- 8美元/ 6歐元) 一袋 10kg, 這樣能夠養活一個人十天, 一天三餐 - 顯然的有誰會關心他們每天三餐都吃同樣的食物, 這樣會導至營養不良的 - 在西方世界裏沒有人會這樣的, 一整個月每天三餐都吃同樣的食物, 但這就是現實, 你可以買一種主要食物足夠數星期, 而你需要每天吃同樣的食物. 而事實上那裏沒有電力, 自來水, 厠所或所以一個正常城鎮都必需的 - 這表示他們不需要付這些費用, 但他們同樣得不到這些服務/照料 - 這代表大部份時間都放在預備食物身上, 因為人們需要到草原尋找木材生火, 他們需要往打水, 然後在火上面煮食物. 現在他們煮食的煲是鐵煲, 一個鐵煲在這區需要 300 Namibian元, 這是還未計算運輸費 - 即是如果你從城鎮(首都)買, 而顯然從 Ontjivero乘車到最近的鎮是頗貴的, 因為這是一種重要/維生的運輸方式.


來給你一個概念, 我在一個沒有娛樂的小鎮長大. 要到最近的電影院, 離 80km, 乘車到經銷商要走 80km - 因為你在小城鎮裏找不到所有必需品. 所以預先計劃好是很重要, 而且把資源帶進小鎮是很貴的. 有些德國的研究者寫了一些關於這個試驗計劃的負面報導, 他某些觀點只確認了他在所謂 '研究者'中的無知. 他的投訴之中其中一項是 Namibian 大學沒有參與這個研究計劃. 要聘請/參與一個人 - 或數個大學裏的人員在計劃中 - 需要花費比整個計劃的支出還要多 - 這是首要明白的一點. 其次, 人們在那區內的教育程度是極其重要, 他們的能力是極度低下, 就如現時的研究顯示一個在貧民區中長大的人, 他的(語文)能力就和一個中了風的人一樣, 這代表他們能夠作答的能力 - 特別從一個不明白基本文化語言的能力, 即使利用翻譯員 - 是不能夠給你有效/正確的回答, 因為你不明白在一群活在求生模式的人們的動態.


而在 Namibia, 例如基本語言會是 Herero 和 Afrikaans, 而英文不是主要語言, 特別在城市以外被忽略到一個程度, 當我在 1981到南非時, 我的第一年大學學科不及格因為我不會說英語, 因為英語得不到重視 - 雖然顯然的在 '聯合國'的贙助下和所有這些奇妙的工具, 他們用來看似在防止貧窮出現, 世界銀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等, 主要語言是英語, 但一直沒有重大的推動來帶出這個語言上的改變, 特別在主要城市以外的外圍.

所以那些人是不會明白這些問題的背景, 而任何形式研究所理解的都不會有任何重要的價值. 再者, 這個研究者聲稱沒有經驗主導的經濟學家來評估整個計劃, 所以你現在更想加入一大堆的經驗經濟學者, 會令整個計劃花更多的錢, 因為這些帝國 - 你稱他們是 '經濟主導(Empirical)', 我稱他們是 '帝國主義-經濟學家(Empire-Economists)' 因為他們合理化帝國的進程 - 這些帝國的經濟學家會花費更多原本可以注入基本收入計劃的錢, 現在會分流到這幾個研究者身上 - 不管他們是黑人還是白人, 而事實上都是白人因為那些黑人, 被極度的教育成為白人性(的思想), 因為這就是洗腦怎樣運作的.

所以, 這些研究不會得到重視, 因為這些統計會被用來合理化這個計劃不行的, 即是完全我們這些主要機構像世界銀行和 IMF事實上在做的. 他們的重點不是找出一個可行的模型, 他們的重點是合理化現時他們正沿用的模型因此, 他們已經整体關閉了基本收入補助這計劃, 因為在現時被洗了腦的程度來說, 這些帝國經濟學家是沒有可能有些毫明白/理解, 他們是可以透過一個例如基本收入補助, 逹致一個更好的系統.

再者, 這個研究者 - 我不知道我們應否稱這些人為 '研究者'因為如果他們是無知的話, 但讓我們嘗試重視他們 - 宣稱所有這些年頭一直都 '沒有任何基建' - 現在請告訴我, 在一個一袋玉米糊已經差不多耗掉了 100 Namibian元補助的社區, 你想告訴我他們手上還有足夠的錢來買些磚頭來改善嗎? 現在讓我給你一塊磚的價錢, 因為路程搖遠運輸費令一塊磚提高双倍的價錢 - 差不多在那裏一塊磚是 5 Rand即是 5 Namibian元, 你用那些收入補助可以買到 20塊磚如果你一個月不吃的話, 如果他們甚至不吃磚頭, 他們不買食物而他們儲起來, 這會花他們數年時間儲足夠的磚來建一座外面的公厠, 只為了滿足這些親愛的研究者的奇怪微妙的結論.


所以我不會太關注這些宣稱在某些大學, 正在做某些研究看似他們關心世界在發生什麼事, 他們只是被資助發薪金, 這些資助應該集中為基本收入補助而分發. 在基本收入補助計劃下, 所有這些研究者都不再需要/存在因為, 人們會研究, 因為人們真的關心世界, 不是因為他們需要錢或他們假裝關心. 我不會關注這些觀點.

整体來說, 是會有些改變的, 我意思有了錢可以買玉米粥粉, 並且在一個完全沒有收入的社區裏有些食物, 這肯定是巨大的衝擊, 但這是否強大到可以在這區內對文化習俗和人性真正帶出一個永久的改變? 不, 這不會帶來任何顯著的改變, 它不會帶出重大改變令人們可以作出改變一生的決定, 因為區內完全沒有機會. 這特定的測試計劃比較是一個他們測試奴隸在所接受的貧窮線下給予最低薪金, 奴隸們的工作效率有多高. 我們可以稱這個 BIG計劃為世界銀行或 IMF資助的計劃. 顯然的它一直受教會資助, 即是其中某些對世銀和 IMF的重要支持者, 因為教會不會質詢世界上的苦難和貧窮, 事實上他們確保這些苦難存在.


因此那裏分發的錢完全毫不重要, 整個計劃也不重要 - 顯然的人們會很感激, 他們得到 '更多的食物', 否則因為不斷進行全球一体化完全不會在桌上出現的食物, 甚至影響到 Namibia, 在這種社區裏將會有更少的食物更少的金錢. 但如果你們可以繼續給予這些人補助, 讓我告訴你: 他們真的需要這些補助, 令他們可以買到些玉米粥粉, 他們會為你而笑, 你可以拍些照片並且在全球發行, 告訴全世界你多有愛心, 因為你給這些饑民食物 - 他們得以求生, 他們為你們提供拍照和公關的機會 - 但不要被矇閉, 你們的測試計劃毫不重要, 完全沒有實質價值. 事實上, 它只顯示現時基本收入補助的本質一個概括觀點, 就是在背後推動的人, 完全不知道怎樣才能夠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事實上只付出那麼少卻小題大做一番是失禮的.

所以很重要是察覺這些經濟學家不應該基於統計, 它必需基於事實, 而事實也等同, 在經濟學上的事實就是數學, 而要逹到這點你需要準確的數據, 然後你就可以繪畫/計算出什麼是實際的情況和什麼是最好的.


現在我對研究者的建議: 如果你想得到一個建立另一個人的人生是可以接受的模型: 你從自己的人生開始測量, 然後你看看怎樣才能逹到自己目前的生活水準. 你利用數學性數據收集, 然後你逐一把自己的生活必需品/享受逐一除去, 看除到什麼程度是你不能夠接受的生活模式, 當你接近臨界點(Threshold), 然後你要親身活一段時間, 例如 BIG計劃進行了數年, 所以你要活在這個臨界點數年然後看這是否仍然可以接受的生活.

從這個觀點, 你可以準確地計算你希望自己活在一個什麼程度的基本收入補助, 這是你會提議給每個人的因為這樣, 你怎樣對待其他人就是你想自己怎樣被對待, 因此你給予就是你想得到的, 所以除非一個經濟學研究者跟隨測量自己的人生並且用來建立什麼程度是可以接受這理論 - 他們沒全沒有機會透過數學方式來建立什麼是正當, 什麼是不正當.


所以此刻我們沒有真實的數據關於怎建立一個對世界全体最好的經濟系統. 我們建議的基本收入保証, 是用建設性的數據模型, 怎樣理解這些數據和怎樣協調消費主義, 並且由此改善資本主義以帶出一個給每個合資格的人可持續的基本收入.

所以研究一下基本收入保証 - 我們真的闗心(每個人)並且真確地研究.

(請分享轉載這個重要的訊息, 謝謝)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