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貪婪是一件好事>


轉載自: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2015/06/1.html
原文:https://sandymacjones.wordpress.com/2014/10/09/ownership-the-lie-that-kills/

當我發現, 導至每年上百萬的非洲人活活餓死的主要原因, 是因為依靠尼羅河水源維生的 10個周邊國家之中, 只有 2個國家 "有權"使用這些河水來灌溉/耕種/運輸或其他用途時, 我完全被嚇呆了! 因為埃及和蘇丹, 無疑地 '擁有'尼羅河 '河水'的使用權.

然而有人真的 '擁有'任何屬於地球的一切東西嗎? 在人類出現以前, 這條河不是在遠古早已存在的嗎? 對, 它存在! 擁有權純綷只是一個概念, 一個某些人為了保障自己(財產)的安全, 禁止其他人經常闖入, 並且偷取自己的財產, 或在佔領/奪取其他人的財物後, 讓自己或國家繼續擁有這些財物, 而想出來的一個概念. 為什麼我們不可以保持(基本)安全設備, 卻放棄這個不公平/平等的擁有權/我擁有它的概念? 答案是, 對, 我們能夠做到的.

試想像 2個小孩為一件玩具而爭吵, 其中一個小孩哭着說 '這是我的', 只有當他比其他小孩強壯/年長, 他才有機會奪得玩具的擁有權. 或者某人(一個成年人)介入, 並且給他們解說 '遊戲的規則'. 然而如果人類就是這兩個小孩, 誰會是這個介入/仲裁的成年人(神?)和在那裏? 沒有任何人介入/仲裁我們的爭端, 我們必需為自己找出解決辨法, 沒有其他辨法的.

好像在 1925年, 英國, 意大利與埃及簽署了一條條約(其後在 1959年包括了蘇丹). 英國霸佔了非洲大部份的土地 = 透過運來大量的武器, 謀殺非洲人民, 並且偷取非洲國家的豐富資源/財富, 然後運回英國 '家鄉'. 那時候, 埃及和蘇丹是英國的棉花供應來源, 英國人知道, 再實現/追上他們的生產(貨品)速度, 唯一的方法就是在尼羅河引用大型的灌溉系統. 所以在這條條約中, 英國和埃及決定尼羅河是屬於埃及的, "而且"不准任何人擅自取用這些食水/河水, 因為如果不是這樣, 會損害埃及在下游截取河水的水量, 因此此條約是為了保証英國的棉花產業得到保障.

图片

是啊, 他們純綷單方面決定了, 就成了律法/條約, 因為他們是較強壯/年長的小孩, 直接在學校操塲上欺凌其他小孩! 當中並不需要複雜的經濟理論, 純綷因為他們有能力, 他們的棍棒比其他國家的大, 他們就欺凌其他(國家). 就像上面兩個小孩爭玩具的例子, 他們較強壯和年長, 所以其他人就要服從. 這完全基於權力, 控制和貪婪為起始點.

但我們假設他們這條條約, 是基於埃及在尼羅河流域居住, 已經有 7千年歷史, 老遠在法老時代已經開始, 因此按照歷史傳統這條河屬於他們. 這個嘛, 我們必需停止繼續拿過往歷史做後盾, 來支持今天所做的決定的籍口. 反而, 我們必需用常識和憐憫(Compassion), 來決定我們怎樣走往逹至為全体生命最大得益的方向/處理手法, 在這個個案中, 即是尼羅河流經的所有國家的國民, 都能夠(平等)地使用這種天源資源, 所有國民都得到支援, 和經濟增長! 這包括: 埃塞俄比亞, 烏干達, 扎伊爾, 肯尼亞, 厄立特里亞, 坦桑尼亞, Rawanda和布隆迪, 是的,還有埃及和蘇丹.

這條條約的其中一個論點, 就是從經濟視角來看, 埃及是唯一一個, 能夠最有效地運用尼羅河的國家, 那又怎樣? 我們所有人不都是生命的一份子嗎? 一個今天剛出生的嬰兒, 他/她犯了什麼罪, 應該承受活活被餓死的極度痛苦, 純綷因為他/她出生的國家在 85年前沒有像埃及般有效地運用過尼羅河?
我們在說國與國之間有一道牆(再次, 是人為的), 把人類和土地分隔開, 並且分成(不同等級的) '國家'. 這些都不是 '真實(Real)'的, 我們透過集体同意參與而造成的. 同樣, 讓我們不要忘記, 事實上 '有效地使用'尼羅河, 意思是埃及, 為英國人種植/生產棉花, 讓他們可以透過為其他人生產衣服來賺錢, 完全是出於利己主義的動機. 我們必需破除這條隠形的線, 從事實中醒覺, 察覺到這種處理手法, 對我們作為在地球上(平等)生命的一份子而言, 這並非對全体最大得益的處理手法. 而團積日用品, 比方說棉花, 犠牲上百萬其他人的生命, 以逹到讓你有能力控制供應和需求, 繼而能夠操控價格, 這些行為應該被嚴格地監察, 並且(集体協議)定為非法行為/受到制裁.

图片
<圖: 創新與平等分配孕育經濟增長> 

你能夠誠實地看着鏡子, 或看着你的孩子双眼, 對他們說, 你沒有資格(Deserve)擁有一個舒適, 快樂, 有尊嚴的人生, 但在隠形線=國界後面另一個國家的小孩, 他們卻有資格嗎? 分別就在生活的素質, 因為這兩個小孩的起始點/起跑線的位置, 並不相同/一樣, 這是不平等.
我並非建議要消除國界, 因為它們為我們提供(地圖上)參照的方便, 讓我們更方便地在地球上移動和溝通. 我建議我們要明白, 國界純綷是為了現實需要才劃出來的, 它們只是一條線. 我們沒必要為了一條想像出來的線而互相殺害對方! 我們的一体地球需要一個焦點; 建立一個基於對全体所有生命最大得益的守則, 的經濟系統, 這個系統, 就是生活收入保証.

很悲哀地, 埃塞俄比亞是唯一一個從來沒有被佔領/殖民的國家, 完全 '沒有合法代表', 因此當這條條約草議和簽署時完全無法抗議, 事實上現時 80%以上的埃及水源都來自埃塞俄比亞! 在草簽這條條約時, 大部份國家都正忙於怎樣求生存. 所以他們當時並沒有很注意這件事, 或想太多關於一些宏偉的灌溉系統, 因為他們完全不能夠負擔這種奢侈品.
脫離英國獨立以後, 有數個非洲國家宣佈此條約無效, 但它從來都沒有受過什麼重大的挑戰, 而且因為各國都害怕埃及的軍隊, 亦知道埃及仍然與英國 - 一個真的很強大的國家, 有着深厚的關係, 所以並沒有出現過什麼實際的抗議/反抗行動.

當然, 很多國家為了自身的發展, 需要這些天然資源來支援自己, 就像埃及依賴尼羅河一樣, 對耕種和運輸而言, 尼羅河為埃及提供很多有利的優勢.

所以每年埃塞俄比亞和其他國家, 獲得數百萬美元的 '食物救濟'. 同時, 要察覺, 當這些資金以食物方式援助, 食物吃完了以後錢就等於消失了. 問題卻仍然存在, 慈善事業對飢荒來說並不是有效的解決辨法. 當尼羅河就在他們跟前/土地流過, 卻不准飲用! 真是令人發狂的一件事. (英國, 埃及和蘇丹)對尼羅河 '擁有'所洐生一個令人噁心的問題: 浪費掉的食物與食物救濟.

更瘋狂的是, 不准任何人插手協助這些頻臨死亡邊緣的非洲國家, 投資興建水壩, 灌溉系統和水力發電機, 這些都能夠在某程度上幫助他們改善他們的生活, 和耕種自給自足的食物! 然後少數有能力在農地耕種食物的農夫 - 不能夠以賣出食物為生, 因為從食物救濟處取得食物, 比買本地農夫的還要便宜, 所以最終他們不能夠以耕種為生, 而結束農場並且加入領取食物救濟的行列. 多麼諷刺的一件事.

在埃塞俄比亞有 "堆滿"食物的倉庫, 就在埃塞俄比亞的農地上出產的. 旁邊就有另一個倉庫, "堆滿"一袋一袋貼滿美國旗的食物, 食物救濟的食物. 所以, 所有這些農夫用血汗辛苦出產的食物, 就這樣白白壞掉, 然後整個國家的國民, 都依賴外國食物救濟維持生命. 顯而易見, 這是極度瘋狂的, 偷去 8個國家能夠自給自足應有的尊嚴生活, 還有為他們的國民提供糧食和工作機會的能力.

生活收入保証計劃, 可以局部或全部被任何政黨所採納.

研究一下平等生命基金會, 和生活收入保証計劃, 當每個人都得到足夠的支援, 和基本人權得到尊重(Honored) - 讓他們有能力為自己生產食物, 水, 居所, 教育和醫療 - 以上所有都是每個人都希望得到的, 對他們來說, 缺少任何一樣, 生活就低於最適化的標準.

請研究一下生活收入保證計劃, 並且加入我們討論的行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生活收入保證(LIG)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