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生命太短暫, 不值得把歲月花在與自己戰爭上>

轉載自: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2015/04/1.html
原文: https://livingincomeforall.wordpress.com/2014/10/01/from-zero-sum-war-to-win-win-life-support/

 

恐懼是我們行動或不做的起始點, 我們每個念頭和行為也是如此, 為什麼呢? 因為我們大部份時間, 都沒有學會在行動前, 先互相考慮對方 - 我們沒有學會怎樣有效溝通, 逹成協議, 為了例如, 以一種所有參與的人都平等地受考慮/照顧的方式, 來分享東西, 這樣, 沒有人需要爭鬥, 為得到他們 '分一杯羹'的渴望.
恐懼驅使我們想要自己的資源/財產得到 '保障', 或奪取其他人的財富, 因為我們害怕明天不夠資源/錢 - 或純綷想得到更多, 想得到更大的權力, 更大的控制, 更大的 '保障', 而再一次的這些全都來自恐懼/害怕失去一切, 最終害怕自己會死亡. 聽起來就像現時開戰的理由, 而我們經常, 只視這些只是國與國之間的問題.
然而, 這些全都在我們心裏存在, 這必需首先在我們心裏存在, 然後才把戰爭 '合理化', 視鞏固(奪取, 偷取)別人的資源/土地, 或讓其人民做為奴隸, 為正確的行為 - 這或許聽起來 '過時'或是遠古的事, 然而一切都沒有改變過, 不管我們有多 '進化', 我們或許擁有所有這些超級科技, 製造所有這些科學玩意, 建立超級永續的城市.
這些都是好事, 但有一點我們肯定: 如果我們不改變我們的起始點, 從恐懼變成一個真正合作, 團結, 交流(Communication), 能夠一起合作的守則, 為分享, 為建立協議, 為互相考慮對方, 有尊嚴的生命/生存權利 = 我們將會頗難逹到任何真正的進化.

我們不能夠繼續跟隨一個 '道德'對與錯的系統, 是因為這些是我們心智裏的 '批判'結構. 例如, 一個在美國長大的人, 所相信的 '對' 與 '公平', 與另一個在俄羅斯長大學習的人的定義, 不一定相同 - 在一些戰爭能夠被合理化, 成為 '保障我們的國家領土', 在其他戰爭卻被視為自我毁滅的行動, 而最後不得已, 同意儲備核子武器, 來 '保護我們人民'.
常識告訴我們, 任何宣揚戰爭, 或防衛策略是不對的, 或不正當的, 因為顯然的我們忽略了生活的原則: 學習怎樣防止開戰, 學習怎樣溝通, 學習我們大家每天害怕的是什麼, 學習每個國家需要些什麼, 並且基於所需而建立協議, 解決方法, 當中所有參與國/人民都考慮自我責任. 嘩噢, 這是一個極簡單, 就能夠防止儲備核子武器, 或一天花 2千萬美元在軍事開支上, 同時我們卻讓 20億以上的人捱餓, 和摧毁我們在地球上最珍貴的資源! 所以請告訴我, 這當中在 '公平'和 '正義'之名下開戰, 有任何 '道德'或常識嗎? 完全沒有.

我們作為 '世界的人民'在這當中扮演什麼角色? 我們歸咎開戰, 是 '社會上超高階層'的問題, 事實上並不只是 '他們'對開戰有最終決定權. 我們心裏全都這樣, 互相對待其他人, 經常都是這樣. 看看我們自己的念頭, 我們內在裡製造了多少爭鬥, 最終導至真正互相爭鬥, 和 '與某人對抗',
純綷因為我們想捍衛我們所相信的 '對/正義', 事實上這些都只是 - 合理化戰爭秀 - 一個藉口, 一個理由, 一個為自己獲利, 並且 '不擇手段'地要獲得利益的藉口. 在這個世界, 這是頗 - 不幸地 - 普遍需要靠欺騙, 說謊和虐待另一個人/其他人, 才能夠獲得我們 '想得到的東西'.

你或許會覺得事實並非如此, 因為你 '公平'地在競賽 - 但在現在這個世界上, 事實上真的有任何平等嗎? 我們甚至忽略了, 我們現在使用的金錢, 即是債務(Debt), 把我們繫住在一個奴役系統裏, 在不斷漠視生命的價值, 並且把金錢凌駕於生命之上, 這樣能有任何真正潔淨(Cleanliness)的事物嗎?
不, 沒有人能夠真的逃離這個, 只有透過現時執拗(Thwarted)的基礎, 你才能夠在這個世界上, 獲得/移動一分錢. 這跟我們合理化以不擇手段的方式來獲得最終回報沒什麼不同, 當我們個人並不認真地質疑, 我們拼命渴望得到某些東西/某人, 目的只為了個人得益時, 所產生/洐生的後果.

我們甚少 - 如果不是從來沒有 - 考慮過每個人都是直接或間接被我們的決定、我們的行為所牽扯與影響, 和我們如將世界系統創造為一個你死我亡的賽局 - 在其中某人的報酬, 就是另一個人的損失 - 我們事實上在不斷咬食着自己的尾巴, 因為我們沒有明白到, 透過拒絶承認另一個人的成長與幸福, 就等同我們在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因為我們事實上全都互相連接在一起的, 我們絶對有察覺到, 我們全都活在同一個地球/世界. 這不是指宗教/死後世界的意思, 而是一項對我們生活敍述的事實.

因此, 當我們決定傷害對方, 以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時, 在其中我們跟隨著對於一無所有的恐懼, 或得到更多更多的慾望, 在其中我們相信控制和權力是真的, 因為它們令我們變得 '更強大'和對其他人更具威嚇性, 我們事實上, 變成了傷害自己最大的敵人 - 不管你是誰, 在那裏, 你的行為是基於什麼 '對與錯'的道德標準: 當我們忽視整體中的其中一部份, 並且互相發動戰爭時, 行為導至後果的物理(Physical)守則告訴我們 = 每個人都會受到傷害/影響.


<圖: 我們什麼時候才學會, "所有"的戰爭都是殘害我們作為生命的一份子的!>

或許我們只有當太遲的時候, 當我們不再有資源, 來發動戰爭時才會覺醒...我們沒有考慮過, 世界上所有一切都是活/有察覺的, 而我們的決定和守則, 決定了我們怎樣創造自己, 我們怎樣塑造這個現實世界, 我們怎樣培植或毁滅我們身邊的生命 - 作為在生態系統裏的人類, 動物, 植物.
大自然在告訴我們, 如果我們繼續互相 '發動戰爭', 那麼大自然/動物界, 也會把我們缺乏和諧共處能力的後果展現出來, 或許這就是我們為了, 從好戰的昏睡中醒覺, 而需要付上(沉重)的教訓.

最終, 我們全都不正想保障自己, 能夠獲得資源, 和平地和有尊嚴地生活嗎? 那麼為什麼我們還未着手, 建立一個(給每個人)保障以上優點的系統? 為什麼我們還未團結一起, 把集體人力/資源, 放在建立這樣的系統和保護它? 不斷以'不公義, 和反恐之名下開戰', 這是一種謬誤和完全不合理, 我們需要把焦點, 集中在怎樣活, 我們想反映在這個世界的守則.

如果我們想得到平等和公義, 我們必需從自己裏面開始建立: 永遠都考慮為 "全體最大得益的事",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因為 '他們'同時也是 '我'自己, 以我想獲得的就是我願意給予的, 確保不會為了個人利益, 而發動侵害或虐待身邊的一切 - 我們必需對這些自我毁滅的行為, 逹成共識. 一步也不能退.

所以我們是沒有籍口, 拒絶給予其他人一份生活收入保證的, 不管現時在根本裏人們怎樣固執, 這亦是開始建立給予每個人, 對經濟成果分享成果的第一步 - 是我們開始重新扶正這棵彎曲了的樹的時候了. 過往我們任由它 '自己'成長, 我們對金錢, 完全沒有清晰的定義.
我們現時你死我亡的經濟系統, 是我們集體認同的後果, 我們有責任, 我們需要開始建立各種解決辨法, 讓每個人都平等地起跑, 讓我們可以在印製鈔票時, 制定法律時, 加入怎樣最有效率地, 逹到有平等機會的元素 - 這些都會逐漸變成生活守則, 不會只集中在 '懲罰犯人', 而是集中在預防罪行, 預防戰爭, 預防不平等, 預防怨恨(Spite)和權力的慾望.
這些都是我們作為人類, 忽略了的生活守則 - 我們在眼睜睜地承受/看着目前各地不斷持續的戰爭, 和生活環境日益變壞, 一直到終有一天, 我們或許會發現不再有潔淨的水可飲用, 不再有蜜蜂為我們傳播花粉, 不再有食物充饑, 完全不能夠信賴任何人, 和不再有氣力生存下去 - 這將會是我們最不想見到的大混亂.

我們正處於十字路口: 除非我們(用常識)整合身邊的事實資料, 並且察覺我們在各方面, 都正在互相爭戰/仇殺對方, 停止並且決定寧願把焦點集中在怎樣互相合作, 開發團結, 和建立保證我們的決定, 必會是合作和互相支援到每個人的解決辨法, 否則我們必定會自毁.

我建議我們裝備我們的心智, 我們的身體, 和我們集中在建立和創造解決辨法上, 防止我們繼續走向 '全輸'/自毁局面的意志 - 讓我們防止我們的孩子, 走到我們的跟前, 並且問為什麼我們不做些行動去阻止這場災難/合力改寫它.

我們現時仍然有時間, 但機會在不斷縮小..., 是時候我們立即合力, 創造一個沒有一個人會落得變成輸家, 而每個人都是真正的贏家的世界系統.

加入我們, 並且研究一下生活收入保證計劃.


<圖: 我們今天所努力做的一切, "創造"我們的未來! 拯救蜜蜂! 可持續發展的環保!>


LIG 翻译雜誌文章 - 2015, 1月.rar
百度直接/BT 種子下載:
http://pan.baidu.com/s/1jGHYhQA


(請分享轉載這個重要的訊息, 謝謝)
QQ群: 生活收入保障LIG 372550945

, , , ,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