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2014/09/6.html

我們現在來看看這個組織關於“忍”的教義。而普世以及這個組織,如何已經將這個字誇大的解釋為能夠對抗暴力和解決問題的最高教義,於是在這樣的意識型態中,其實如何的已經放棄了生命的真實自由以及真正解決人類問題的方式。

我們來看看這個世界以及這個組織如何解讀這個忍,人們會以為,忍等同於不發怒—“「忍」,就是修煉者要能吃苦中之苦,在遇到困難和受到屈辱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難忍 能忍,難行能行,以善化惡,以德報怨。” 又將之解讀為一種有能力的價值觀--“能夠「忍」是有胸懷、有肚量、有 涵養、有見識的表現,是意志堅強的表現,是有能耐、有本事的表現,而不是懦弱無能的表現。”同時也將忍看作為兩極化的其中一個端點—“和「忍」字反義的是個「鬥」字。”在當中賦予鬥一個不可接受的負面的價值觀。

「忍」,就是修煉者要能吃苦中之苦,在遇到困難和受到屈辱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難忍 能忍,難行能行,以善化惡,以德報怨。

我要先詢問這個發出和同意這樣定義的人們:請問這個吃苦中苦和以善化惡以及以德報怨的作為的意義是什麼?是要解決什麼問題?吃苦的前提是什麼?因為如果不必要吃苦的情形下為什麼人們要吃苦?是因為有人對自己不好,用暴力在濫虐我們嗎?那麼是否這個定義的存在就是已經將暴力和惡行視為這個世界上理所當然的存在現象而當我們遭遇了如此,就要做出忍的修練行為?請問:如果暴力其實可以不存在,修練者會存在嗎?修練者除了為了顯現這個忍的角色和能力,是否還有其他的存在意義?忍的最終目的是什麼呢?能夠終止暴力濫用嗎?如果是因為要顯現修練,修練要解決的問題又是什麼呢?為了存活?為了自己變成更好的人?那麼其他仍在接受暴力的人們怎麼辦?除了要他們也修練和替他們宣傳暴行之外有沒有更有效的終止這些作為的做法?

能夠「忍」是有胸懷、有肚量、有 涵養、有見識的表現,是意志堅強的表現,是有能耐、有本事的表現,而不是懦弱無能的表現。

在這個定義中人們將忍連結到了一個理想的有能力的表現和價值觀,並指出並非懦弱無能的意思作為對照,很有趣,那表示也有許多人將忍連結到了懦弱無能,於是說明連結到修練和能力才是對的,連結到懦弱無能是不對的,但既然有人能連結到這樣說這樣才對,為什麼就不能有人連結到那樣說那樣才對呢?顯然的,這樣的連結和信念與價值觀並非忍這個字的本來面目,而是人們外加上去的,於是這個字就在人們的心智任意的解讀中創造了兩極對立的價值觀與情緒能量的連結。




LIG 翻译文章 - 2013 至 2014, 6月.rar.torr
http://pan.baidu.com/s/1hqtF6Yw#sthash.JaiaIZ4A.dpuf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生活收入保證(LIG)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