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2014/08/1.html

備注: Nick Hanauer編寫
給: 我親愛的億萬富翁們

圖檔
<圖: 當雇主不再為雇員著想, 眼中只為了減省成本, 當他們把員工視為顧客時, 他們就會視增加最低工資其實是為自己的利益著想的. 我們需要改變他們的利益/利己的概念 - Nick Hanauer>

你或許不認識我, 但像你一樣, 我是全球頂尖 0.01%億萬富翁中的其中一人, 一個自豪和不道歉/不認錯的資本主義家. 我創立, 共同創立了超過 30間不同類形的公司 - 從微細的, 像我 20多歲時創立的夜總會, 到龐大的像 亞馬遜-網上購物商城(Amazon.com, 我是該公司的首位非家族成員投資者), 也包括在內. 然後, 我創立了 aQuantive, 一間互聯網廣告公司, 在 2007年, 我以 $64億美元賣了給微軟(Mircosoft), 現金交易. 我與我的朋友擁有一間銀行. 我告訴你我的背景, 讓你明白在很多方面, 我與你都是一模一樣的.

像你一樣, 我擁有廣闊/長遠的生意和資本主義的眼光. 還有和你一樣, 我的成功令我獲得下流(Obscenely)的回報, 我的人生是 99.99%的美國人想也沒想過地(奢華), 多個不同的大屋, 自己的私人飛機, 等等..等等. 你明白我在說什麼的. 在 1992年, 我當時在賣家族製造的枕頭, Pacific Coast Feather公司, 賣給全美國的零售店, 而當時互聯網是不值一文的新奇產品, 我們的互聯網只是 300Baud的嘈雜(的大怪獸). 但我很快就看到, 即使在那個年代, 我有龐大的客戶群, 大型連鎖超市, 我當時已經注定死定(Doomed)了. 當互聯網的速度變得快和穏定後, 我馬上就知道 - 而當時離這個巨變並不遠 - 大眾將會在網上瘋狂地購物. 拜拜了 Caldor 和 Filene’s(兩大超級零售連鎖店). 還有 Borders也死定了. 還有還有更多的連鎖店. 所以就這樣, 我給我親愛骯髒(Filthy)富翁們, 給我們所有活在鐵閘保護着的泡沬世界的富人: 醒醒, 大家. (你的泡沬世界)不用多久就會爆破.

要明白, 比其他人更早一步準確地預測到未來的發展, 是我策略性成功(秘訣)的一部份. 幸運地, 我有兩個很聰明的朋友, 與我一樣, 同樣看到互聯網的潛在未來. 其中一個你可能從未聽過的叫 Jeff Tauber, 另一位是 Jeff Bezos. 我當時對互聯網的前景感到十分雀躍, 我對 Tauber和 Bezos兩位說, 我想投資在不管他們正準備做的任何行業上, 人生成功的最高峰(Big Time).

第二個 Jeff(Bezos)打電話給我接受了我的入股/投資. 所以我當時幫助他/承諾支付他微型的始創書店. 另一個 Jeff(Tauber)就開設了一間網上商店叫 Cybershop, 但當時大眾對互聯網售賣的信心仍然很低, 當時對高檔網上買賣這個概念還未成熟; 大眾在購買高價品前, 還是喜歡親自到商店親身查看(不像基本日用品, 像書這些, 質素是不會有大差別 - Bezos的偉大洞察). Cybershop 不久就關門了, 只是另一隻 .com熱潮的泡沬/犠牲品. Amazon的業務做得比較好. 現在, 我擁有的變成了一隻大遊艇.

但讓我坦白地對你說. 我不是你認識所有人中, 最出眾, 或最努力工作的一個. 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學生. 我完全不是技術性人材 - 我不懂寫任何程式. 是什麼令我能夠突圍而出, 我想, 是肯冒某程度上的風險, 和對世界未來(敏銳)的直覺. 比別人更快看得到未來的方向/發展是企業家必需具備的條件. 那麼我現在看到的未來是怎樣?

我看到憤怒的貧民(Pitchforks).

現時像我與你正活在, 比任何有史以來的巨富都更繁盛/快樂的日子, 國家裏的其他人呢 - 99.99% - 卻遠遠地墮後. 富有與一無所有的分岐變得越來越大, 急速惡化. 在 1980年, 金字塔頂端的 1%人控制美國全國大約 8%的國家總收入. 剩下的草根階層(總人口 50%)佔大約 18%的總收入. 今天金字塔頂端的 1%人控制大約 20%的總收入; 草根階層(總人口 50%) 只佔 12%的總收入.

但問題並非因為我們的社會不平等. 某些不平等對一個高-性能資本主義式的經濟, 是固有(Intrinsic)的. 問題是現時的不平等是歷史性新高, 並且每天在急劇惡化. 我們的國家正急速地從一個資本主義社會, 變成一個封建(Feudal)社會. 除非我們的政策急劇地作出應對/改變, 我們的中產階級會完全消失, 然後我們會回到 18世紀後期, 法國大革命前的情況一樣.

因此我給我親愛骯髒的富豪們一句忠告, 我們所有這些活在鐵閘保護下泡沬世界的人: 醒醒, 大家. (你的泡沬世界)不用多久就會爆破.

如果我們不著手改善這個國家炫目(Glaring)的不平等, 憤怒的貧民將會蜂湧而至. 沒有一個社會能夠承受我們現時不平等的程度. 事實上, 人類歷史上從未試過, 讓巨富們累積財富到逹這個高峰/程度, 而憤怒的貧民最終不會反抗/革命的. 你給我指出(歷史中)任何一個極度不平等的社會, 我就能夠給你看一個極權國家, 或(最終)演變成暴動/起義(Uprising)的結局. 歷史中無一幸免. 一個也沒有. 我們不需要問如果, 要問的是什麼時候將會發生.

我們當中很多人覺得我們是與別不同的, 因為 "這裏是美國". 我們以為我們不會受像亞拉伯之春 - 或法國和俄國大革命等的影響, 就此而言. 我知道親愛的你們 0.01%億萬富翁完全無視這些觀點的; 我面對過很多像你們的億萬富翁們, 面對面對我說我精神有問題. 對, 我知道你們當中很多人, 因為看到一個窮小孩手中握着一部蘋果 iPhone, 就說不平等完全是吹毛求疵/科幻小說/虛構(Fiction)的.

我會對你說: 你正活在一個夢境世界. 當到逹臨界點(Tipping Point), 並且從大眾純純糟透, 變成危險和社會不穏定/解体時, 每個人都想相信, 總之我們會看到些大難的先兆的. 但任何一個歷史課的學生都知道, 現實並非如此. 革命, 就像破產一樣, 慢慢地變壞, 然後突然間, 一天, 某個人在街上自焚, 然後上千上萬的人就走到街上, 然後在你還未回頭看清是什麼一回事前, 整個國家都陷入火海之中. 然後我們完全不夠時間跑到機場, 並且跳上自己的 Gulfstream Vs(私人飛機)飛往新西蘭逃命. 這就是歷史裏, (所有)革命的實況. 如果不平等一直持續升温, 這就是最終會出現的結局, 我們不知道它什麼時候出現, 但肯定的 - 是對每個人都是一件悲劇. 但特別對我們來說, 是一件慘劇.

最諷刺的是不平等的急劇惡化, 是完全不必要和自毁的行為. 如果我們為此而做點事, 如果我們調整一下我們的政策, 例如像, 羅斯福總統在美國大簫條時的果斷 - 讓我們幫助這 99%, 並且比反革命和瘋巔的人仕, 更先佔(Preempt)那些憤怒的貧苦大眾 - 這亦是對我們富有人仕最佳的保障. 幫助貧苦大眾不只讓我們繼續活下去; 這是肯定我們還會賺到更多的財富.

我們富有人仕應該採用 Henry.福特的運作模式, 他察覺他在密西根州僱用的員工, 並非純綷只是用來剝削的廉價勞工; 他們本身就是消費者. 福特發現當他提高他們的日薪, 對當時生活水平來說, 是過高的 $5一天, 這些勞工就有能力買得起他的 T系列房車.

真是多麼偉大的概念. 我會對你建議: 讓我們重來一次. 我們必需對現時的急劇惡化做點事. 這些白癡般的縮減開支方案, 在不斷摧毁我的客戶群, 也正在摧毁你的客戶群.

當我察覺到這點後, 我決定我必需離開我億萬富翁受保護/與貧民隔離的世界, 並且走進政治圈. 並非直接, 參選, 或搖身一變成為在參選人背後的億萬富翁, 大花金錢的支持者. 取而代之, 我想透過對想法/概念(Idea)改變對話(Conversation) - 透過進一步改善我的共同執筆朋友, Eric Liu, 我稱為 "Middle-Out"的經濟模式. 這是一個, 對一直未能兌現任何效果的世界性縮減開支方案, 在今天的經濟學界裏, 已經成為了各黨派信奉的經濟性正教(Orthodoxy)的反證.

一直奉行這種縮減開支 - 已經極度地搞砸/扭歪(Screwed)了我們美國中產和全國/全球的整体經濟. Middle-Out經濟模式反對, 舊有視我們的經濟, 是一個完美有效率, 的機械性操作系統這個錯誤的觀念, 並且包含更多準確的經濟數據, 視它為一個複雜而且由真正有血有肉, 互相依賴對方而生存(互助)的生態系統(Ecosystem).

這亦表示資本主義的基礎原則必需是: 如果勞工/工人獲得更多的金錢/薪資, 商業/生意人就會得到更多顧客/消費者. 此舉讓中產階層的消費者, (並非我們大企業/生意人), 成為真正創造就業機會的人. 意思是一個健康/繁榮的中產階層, 就是美國繁榮/成功的關鍵, 中產並非受惠者, 而是推動消費和產生繁榮成功的關鍵. 中產創造出/是我們這些富翁的命脈, 相反地, 富翁並不是中產的命脈.

2013年, 6月 19日, Bloomberg出版了一篇我寫, 名為 "資本主義企業家對 $15最低時薪的實例(The Capitalist’s Case for a $15 Minimum Wage)"的文章. 財富雜誌(Forbes)標題評論它為 "Nick Hanauer接近精神病態的建議". 然而, 在它刋出數星期後, 我的朋友 David Rolf, 一個國際工會的維修工人, 發動全國快餐店員工全國性大罷工, 要求 $15/小時的生活時薪. 差不多一年後, 西雅圖市議會通過了 $15/小時的最低時薪法案. 只是在我的文章刋出後的 365天後, 西雅圖市長 Ed Murray簽署該條法令正式成為法律. 你或許會問, 這些改變是怎樣快速發生的?

這是因為我們提醒了大眾, 他們就是(經濟)增長和成功/繁榮的動力來源, 不是我們富有人仕. 我們提醒了大眾, 當勞工/工人獲得更多薪資時, 商業/生意人就會得到更多顧客/消費者 - 並且需要更多的員工. 我們提醒了他們如果生意人, 給勞工/工人一份足以過活的生活薪資(Living Wage), 而不是現時的賤民薪資, 納稅人不再需要補貼貧苦大眾. 當我們完成後, 在最新的西雅圖民意調查顯示, 74%的準選民同意 $15/小時最低時薪是很棒的概念.

共和黨和他們的商業支持者, 與很多民主黨人, 都作出慣常的回應, 說增加最低時薪會令職位流失. 生意人因此需要裁員. 這個論點反映了大部份人在學院, 被灌輸的經濟性正教. 如果你讀經濟 101, 他們會直接教你, 如果薪資上升, 就業率/職位就會流失. 還有所有的供與求的關係等等. 這就是為什麼你有 John Boehner 和其他共和黨人仕, 在國會堅持如果工人的薪資獲得提高, 失業率就會上升的原因. 真的嗎?

現實是我們企業家/生意人熱愛我們的客戶/消費者口袋富裕, 但卻希望我們的勞工/工人一文不值/一無所有/貧窮低賤.

因為這裏有一件奇怪的現象. 在過去 30年間, CEO的薪酬增長, 是工入/勞工的薪酬的 127倍. 自從 1950年開始, CEO-對員工薪酬比率, 相差 1,000%, 這是事實並不是打錯. 過往 CEO賺的薪資是收入中位數的 30倍; 現在是中位數的 500倍. 然而據我所知, 沒有一間公司裁減過資深經理, 或外判他們的工作, 到中國, 或把職位電腦化. 取而代之, 我們現時是有史以來最多 CEO和高層管理人員的時代. 所以, 同樣現象, 出現在金融服務業, 和技術工人身上. 這些人賺到收入中位數數倍的薪資, 然而我們卻有越來越多這樣的職位/從業員.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生活收入保證(LIG)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