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ost_9.html
原文: http://livingincomeforall.wordpress.com/2014/05/15/the-power-of-giving-and-receiving-living-income-guaranteed/

在一個(納稅人)支付各種尖端科技的殺人武器, 比為(每個人平等地)獲得居所, 食物, 食水, 醫療協助, 接受正當素質的教育, 和環境保護, 當我們最接近直接民主的形式, 亦只不過是觀看電視上的政治騷, 然後對競選人投票(統治我們), 我們的政府, 事實上是一個黑手黨, 一個小數人佔領/統治了整個世界, 在這樣的世界裏, 我們不能夠信任政府, 只 '要求改變' 或 '投答應帶給我們改變'的政黨, 這樣就會(神奇)地重建我們對自己過往擁有的信心, 和各種形式的尊嚴, 我同樣會懷疑這是否真確, 因為如果我們心裏, 真的存在着這種自我決心(Self-Determination), 我們今天就不會, 活在一個只讓一少撮人獲得概得利益/享樂, 而不是(平等)的每個人都受惠的景地.

我們經常單獨地處理我們的社會問題, 像低薪金, 女權運動, 移民問題, 反戰, 環保或反-政府運動, 種族主義, 消費主義, 我們都以局限的視野來看這些問題, 因為我們經常忽略了(事態)相互的關係, 信念, 和種種導至我們造成今天分化然後被佔領(Divided and Conquered)的心理狀態, 因為問題並不在不夠動物權益, 或環保權益, 或與生俱來的人權 - 問題在我們沒有明白, 所有讓我們擁有今天生活, 事態互相構成的關係, 就如它們現存的模樣, 是一種透過我們全体給予/賦予金錢, 而造成各種的侵害.

因此, 在一個全球性的現實環境下, 我們同時也需要一個全球性的解決辨法, 全球性的意思, 是我們考慮自己作為超越國籍, 種族, 教義/主義, 基因, 政治性或大企業聯繫的(平等)人類, 因為最終任何解決辨法, 都必需考慮它對/照顧我們生活在計劃裏面的人, 會造成什麼影響, 包括那些我們 '指責'他們是罪魁禍首, 造成世界上現時大部份慘劇的人/統治者, 和那些被濫用作為 '能源'來支持我們生活的大自然, 動物界, 都必需考慮.

平等生命基金會的生活收入保證計劃, 並不只是由一群提倡(給予有需要人仕), 一份基本收入或生活收入, 讓那些沒有錢的人, 可以有尊嚴地活下去, 它事實上還是一個民主運動, 它的核心價值就是要我們察覺, 我們人類, 包括每個人, 我們自己就是創造這個改變的人 - 這並不是要求, 這不是關於害怕政治, 或把誰人 '扯下馬/下台', 而是真正察覺我們, 過往怎樣放棄了自己的意志(Will), 透過放棄了自我-責任, 沒有親手把狀態糾正, 處理好自己的生活, 透過一起合作, 一起啓動互相支援對方的機制, 反而活在競爭求存-機制裏 而自困成了今天的局面. 我們在競爭求存裏學到的, 就只是互相害怕/不信任對方.

因此, 這是關於要察覺我們每個人, 手裏都握有真正的權力, 能夠改變身邊一切, 這些都是常識, 然而, 以最簡單直接的方式說明, 就是對現時已建立的政府作出請願(Petition), 或要求我們大眾自動自覺會 '醒覺'起來, 這是不會有任何改變/出現的 - 意思是我們需要從基礎/基層着手帶出改變, 讓我們相信, 當我們開始為現時, 種種對我們受到最切身受影響的問題負起自我-責任時, '生命/生活'就會不一樣. 在我們生命中, 不夠錢肯定是最嚴重和首要的問題, 然而這同樣是因為缺乏同情, 和互相支援對方活下去, 造成我們今天身處的經濟系統的本性/本質的後果: 因為我們活在鍾愛權力, 和(渴望) '比其他人擁有更多', 自己比生命更重要的幻象裏.

要改變這個世界系統, 只有把集体/(全球)共同協議合法/納入憲法中, 因此政治是我們選擇, 用來互相指導對方生活方式的一系列方法. 如果我們細看, 憎惡政治只意味我們不想真的參與指揮(Direct)我們的生活. 這就是一個真正推動改變的運動, 都應該以政治主導的: 觀察問題的所有視角/層面, 以明白我們是怎樣製造它出來的, 和我們可以怎樣著手開始, 不管在個人和集体的層面上, 解決它. 如果我們解構了問題, 我們就知道解決的辨法, 然後我們就可以團結一起, 建立/展現這些解決方法, 和建立政黨, 以這些解決方法作為一把聲音, 在民主性選舉中投票, 以投票作為我們全都承諾活/應用/帶出這些必要的改變, 修正, 考慮/計劃, 確保能夠建立這些改變,

在過程中我們同時還可以學習怎樣互相尊重, 和尊榮(Honor)對方, 不只透過為我們的生命提供金錢和 '生命人權', 還有作為在同一個世界下共同分享/共存, 讓每個人的切身利益/問題, 都(平等)地是我們集体的利益/問題. 我們現時才能夠開始明白, 為什麼我們會變成現時的慘況: 我們活在一個, 我們接受每個人都要贏別人, 為了個人利益利用/奴役其他人, 為了逹到勝利的寶座, 我們要擁有比別人更多/更富有的世界 - 沒有察覺到當這樣的思維/心智完全主牢/佔有了我們後: 我們立刻就打回舊日的原形, 即是造成我們今天這種慘況的源頭.

因此, 除了學習做決定外, 我們還有更多需要學習的, 這是關於怎樣活/應用我們的決定, 並且着手在我們決定要負起自我-責任的項目上, 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努力 - 不管你是一個學生, 一名母親, 一名父親, 兒子, 教師, 体育健將, 小生意老板, 旅行家, 藝術家, 工程師, 清潔工人, 大企業家: 我們全都有能力想象自己的生活, 將會多完善, 並且察覺到以全体最大得益而努力的人生/生活, 這不應只是空想 - 關健在首先我們教育自己, 認識現時(社會)系統是怎樣運作的, 然後了解我們每個人, 透過與每天生活的關係, 造成現時系統的本性/本質(Nature), 和特質 - 這個我們每天都經常只是指責它的社會系統. 由此開始, 我們可以察覺到, 建立解決辨法意昧着, 在系統裏作出修正, 和同時在我們心智裏面, 作出修正, 開發對自己及對其他人的同情(Empathy), 關心, 互相尊重和尊榮對方.

其中一個例子是考慮, 是給予這些一直被搾壓, 被邊緣化, 和被禁止在我們的社會發聲的人金錢, 他們也需要被支援, 需要被告知的, 團結一起, (在地球上)首次建立一個民主的社會. 是我們有史以來, 從未察覺過是我們自己, 大多數人, 我們一起/集体賦予那些被社會遺忘了的人權力; 所以平等地賦予他們權力, 並非純綷只給他們金錢, 這些都是我們的責任. 他們當中有大量人需要/等待被教育, 包括教育他們, 我們過往怎樣創造出現時的系統, 怎樣 '被邊緣化/沒有包括他們在系統/權力結構'裏面, 讓我們能夠確保自己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把他們邊緣化/遺忘.

還有誰比當自己的生命, 每天被系統地震壓, 被否定, 被鄙視, 詆毀(Denigrated)的人更清楚, 我們現時草草作成(Rigged)的(世界)系統, 所造成的種種問題. 他們每天活在金錢比生命更加重要的謬誤中? 因此, 當我們消除了對別人的害怕/恐懼, 我們會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當我們消除了為競爭求存而每天戰鬥, 我們的生活又會變成怎樣? 我們從未試過這樣的生活体驗.

透過給予每個人一份生活收入, 一種對生命的認同/肯定, 它們同時還附有, 學習怎樣做有效率決定, 和創造解決辨法, 籍此(平等地)令我們每個人的生活更完美的責任 - 這些現時學校都不會教授的, 因此開發我們的常識是必需的, 我們可以開始改變我們對自己的關係, 看看和了解, 為什麼我們會互相競爭求存, 我們怎樣對世界上種種問題的指責/推卸責任, 我們怎樣擔心, 和焦點集中在世界狀況每況越下, 卻沒有集中在建設, 建議和應用任何改正 '現時系統的運作模式', 停止虐待, 並且走出/活出真正的改變.

是時候考慮, 在我們現時的系統結構裏, 給予(有需要的人)金錢, 就是給予對方生命/活下去的人權, 但這同時帶有, 平等地給每個人互相賦予對方權力的責任. 這是透過我們活/應用怎樣互相對待別人, 和學習給予別人, 就是我想得到的, 怎樣一起合作, 而不是互相殘害對方競爭求存, 的生活原則和價值觀. 這些都是當我衡量我們能夠改變這個世界, 到什麼程度時, 得到的其中一些基礎/結構性領悟(Fundamental Realization):

其中一個好處是給每個人, 從系統性層面得到解放, 然而這同時帶有, 每個人都需要學習, 怎樣為自己, 同時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反應, 行動和說話的責任 - 因此, 這意味在宣揚建立生活收入保證系統, 一個經濟性, 政治性和社會性的建議模形, 當金錢作為一種(給予)生命/活下去的人權時, 將會讓我們有能力和更多時間, 學習我們是怎樣養成今天這種習慣, 造成今天的危機, 和我們在個人層面, 怎樣集体參與-造成我們身處在各種問題/慘況中.

真正的權力來自我們察覺, 我們對自己, 在個人層面, 需要負上自我-責任, 並且把責任, 伸廷到我們怎樣集体(平等地)共存生活 - 這正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全面明白, 所有關於我們, 怎麼會打造成今天這個局面的種種原因, 從貪婪-主導的經濟系統, 並且強加/主導着我們投票的政治結構上, 令人充滿困惑的法律, 目的在讓我們同意下自願眨為奴隸, 充滿謬誤的教育制度, 利用傳媒和娛樂企業, 蠢化我們的智商, 各種信仰系統作為一個鎮痛劑, 分化然後征服文化, 奪取權力, 透過國界強調強國主義(Supremacist),

我們參與造成我們的生態環境惡化, 我們對大自然和動物界的扼殺, 由利潤主導來生產我們的產品, 羞辱的工作環境, 視窮人為罪犯, 充滿病態根源(Pathologies)的家庭結構, 因為每天活在一個人吃人, 狗吃狗的世界而引致的精神病, 因為所有這些, 事實上一直都受到金錢的影響.

因此, 透過不再互相長久活在一個害怕沒有錢, 就會餓死的明天, 一個不平常/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機會, 讓我們可以帶出人性(善良)的一面, 我們有責任確保互相給予對方這筆錢用作生存, 和(平等地)提升我們的生活素質, 同時還會賦予我們額外的時間, 開始學習在個人層面, 必需帶出的改變, 我們不再需要把每天 1/3的時間, 花在工作上, 而是用我們的意志, 努力察覺到我們同樣有責任, 參與解決我們過往的無視, 導致現時對每個人都身處一座監獄-行星, 到處都充滿的問題, 在監獄中, 我們崇拜一少撮人座擁的財富, 迷戀着他們的財富, 渴望有一天在自己人生中, 也能夠擁有, 視為人生中最偉大的勝利/成就 - 這並不是, 我們一直誤解了生命的意義, 因此現在是時候, 有史以來首次在這裏建立生命.

是時候醒覺了, 是時候參與政治, 作為我們團結一起, 投入介紹這種新方法, 透過一批真正想支援生命的人的指導, 來孕育新生命和現實世界, 不再活在貪婪或權力幻象的結構中. 生活收入保證是一項全球性, 與草根階層的民主和政治運動. 當中我們作為平常人, 透過建議提供金錢上的支援, 讓每個人都能夠活在有尊嚴的人生, 互相賦與權力. 並且分享必要的資訊和教育, 為了我們永遠不再重滔覆切, 不再重覆現時這些言行舉止, 自滿(Complacency), 拒絶負起自我-責任等等的籍口, 讓自己不用看每天侵犯生命的罪行,

我們每個人每天都在犯 - 指責一少撮人是不必要的, 我們全都有份參與, 因此我們全都需要參與, 建立這個解決辨法, 這是我們唯一可以解決, 我們狹窄眼光下的競爭求存-現實困境的解決辨法, 我們一直都是這樣地看待世界與其他人, 關鍵是我們互相支援對方, 就如我們(困難時), 希望別人, 以一種保證的方式, 一樣地協助自己一樣.

如果你讚同我們必需同時改變自己, 從心裏出發, 請加入我們的行列, 讓我們改變怎樣互相對待對方, 改變這個世界.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