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st_14.html
原文: http://livingincomeguaranteed.wordpress.com/2014/04/30/the-demon-in-democracy/

民主:

我在這裏看看 '民主', 和我們怎樣活出 '統治人民'這個字面上的概念, 當人類需要一個系統平台, 從這裏開始尋找和給予基本事物, 統籌世界上的一切必需品, 如食物, 取暖資源, 居所, 飲用水, 彊界, 醫療和教育的決定.

要作出基本決定需要提供具指揮性和重點的守則, 讓這些成為合理的決定. 民主的平台以資本主義, 自由市場和言論自由的守則下建成的. 它是需要金錢來參選的系統, 但它卻不會自動, 無條件地給你/每個人參選所需的金錢. 你必需找辨法成為統治族群的一份子, 然後有筆錢, 然後你的聲音/主見才會被大眾聽到. 當一個人走過了教育和求職系統, 會令你有資格成為系統的一部份, 只要你一直保持勝任和競爭優勢. 然而, 為了逹到以上的目的, 你必需擁有一個 '良好的起跑點', 例如富有. 中產的父母, 和起碼為了在系統裏生存, 而至少需忍受參與必要的考試作為動機. 因此我們可以說, 在民主下, 當一個人有了教育和金錢, 或只需有錢, 他/她就能夠參與民主. 這些守則, 一開始, 就斷定了大多數每天在掙扎的人, 他們是無機會參與民主/參選的.

這些歷史性的後果, 影響到民主在很多國家中是怎樣建立的. 例如德國共和聯邦是沒有正當的憲法的, 只界定了很基本的法例, 沒有得到人民大眾的投票通過的, 亦帶出另一個問題, 就是當我們本應享有民主時, 但實際上是誰在統治着我們? 情形是有 7個總理都是根據基本法例(任命)的, 而基本法是由聯軍統領們所建議, 聯軍統領們握有對戰後的 Weimar共和國享有統治權. 所以民主和它的守則/功能, 並不一定由大眾得以決定, 就如以上的例子, 是被統治者所支配.

當東西德合併後, 根據基本法第 146章, 憲法被制定. 後來卻從來都沒有再跟進. 德國的基本法就像憲法一樣, 並且用來制定了民主, 共和主義, 社會責任和聯邦的基礎, 這些都不能夠用正常程序來修改或廢除的. 所以變成德國人民, 並不享有自由, 獨立和(個人)保密的選舉, 人民甚至沒有要求. 這從一開始就令真正民主的運作暗然失色, 真正的民主是一個為人民大眾建立一個為人民的基礎架構, 亦即是一個需要人民大部份人同意的投票的民主, 這卻被限制了(Circumvented). 我們能夠推斷因為總理們, 為了阻止大眾一面倒地, 支持一個不能接受的基本法和憲法, 所以到目前為止, 把大部份從二戰後的德國, 都沒有納入投票的範圍, 整個第 4區, GDR - 都是以共產形式統治的 - 這種狀態導致東西德分裂. 以上的推斷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就如另一篇文章將會解說基於因為兩邊對於理念的不同, 而對限制自由, 強迫家庭分隔, 朋友和伴侶, 因為這些自稱為統治者的人, 用一種極度不民主的強權方式, 強加在人民大眾身上. "這些民主是否實際上是獨裁統治?"

Grundgesetz, 基本法, 界定了德國政府/人民的民主狀態, 是透過大多數人投票, 容許形成一個共識, 決定國家政策, 用以支援每個人都能夠參與, 對影響每個人生活的政策表逹意見. 現實卻証明事與願違. 德國聯邦包含 16個成員國, 大部份有自己的憲法, 它們支撐着基本法, 和某程度上的聯盟, 或受約制於聯邦共和國. 因此代表每個國民的(結構), 是從成員國的底層, 往上就是德國聯邦, 然後還有再上面受制於歐盟的政策統治.

與流動式民主(Liquid Democracy)相比, 個人的聲音, 能夠在選舉中被聽到/宣傳/推廣, 一個多數派統治的民主系統, 以間接代表制(Indirect Representation), 沖淡了每個市民的投票影響力, 因此不會有新的解決辨法和觀點能夠上逹有關的政府部門. 此外還有聯邦法粉碎(Break)洲法, 然後聯盟法(Union Law)粉碎聯邦法, 令聯盟法凌駕於一切之上.

世界政治就是金錢, 和誰控制金錢, 因為那些掌控金錢的人, 亦同時控制其他所有一切. 這些金錢/權力都坐落在一少撮人身上, 透過他們, 在聯盟, 聯合國和歐盟層面裏, 所代表這些龐大數量的直接國家. 當中地區和國家的民選代表, 直接被凌駕在這些人/架構之下, 他們透過製造事端/事件,甚至看似是合理化地超越歐洲憲法的管制, 更不用說地方和洲法. 這些事件利用一個敵人或一個即時危險作籍口, 像二次大戰之後的共產主義(興起), 透過利用傳媒給大眾灌輸, 把民主和共產主義放在極端對立的兩邊, 前者為自由的狀態, 後者為極權主義; 或在德國統一了, 共產國家倒台後, 卻以石油短缺和金融危機為籍口, 911的慘劇容許任何人都有機會成為恐怖份子的嫌疑, 還有穆斯林兄弟會的威脅 - 全都成為容許大量違反憲法的籍口, 因此嚴格管制私隠違規和奴役着每個層面.

這顯示出民主的真正意義 - 人民大眾統治 - 事實上像現時世界上所有其他一切事物一樣, 都是頗相反的. 大眾不知道, 並且沒有投票決定國家的政策, 精英, 那些手握龐大資金的人手握大權. 他們沒有基於為全體人民最大得益的守則下來做決定, 並且製造一個選擇的假象, 以兩種官潦作風的形式, 像 Schröder 與 Merkel, 或布殊 與 Carey, 兩者都代表相同的概念, 所以不管你投給誰一票, 最終結果也是一樣, 因為他們代表的, 是在幕後操縱他們的人, Bilderbergs, Trilateral Commission, 或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民主只是兩極化, 為了保持這個世界持續活在戰爭/爭執下的一個標簽, 並且加入了在杜魯門在二次大戰後的學說中, 當美國把只要有人威脅到她的民主, 作為她人民自由的一種, 美國就有權開戰, 更進一步濫虐人民和資源, 及篡奪更多的權力, 納入成為憲法的一部份.


解決辨法:

針對這個問題的解決辨法, 肯定是把現時被幕後操縱的傳媒, 透過支援自由作家和記者, 那些能夠宏觀地看清楚並且報導, 和將解決辨法展現的網站, 個人展現我們所接受和容許着內心的兩極化, 反映在出面的外世界事件和創造物, 並且走往建立一個真正平等的平台, 先從每個人享有平等機會獲得金錢, 食物, 居所, 清潔的飲用水和受真正的教育 - 這些都需要重新修定和改組, 都需要把大眾的察覺, 集中在人們(現時怎樣生活)的身上, 和每個人可以為此做些什麼, 團結/集合起來成為一股動力.

就人權和生存權利, 建立 LIG生活收入保證是一項守則. 考慮一下國有化資源, 把軍費開支轉化支持 LIG, 和改變間接稅收, 作為一個能夠為集體(平等)幸福而出現盈利和儲蓄, 為每個人提供直接和基本的需要, 像提供一個有尊嚴的居所, 清潔的飲用水, 食物, 醫療服務和教育, 以一種為每個合資格的國民, 提供糧食和合理的經濟保障, 跟據個人所需, 而提供一種真正的 '生活收入'.

對於有工作能力的人為提供誘因, 保証他們會得到起碼生活收入保証金額的 2倍的薪水. 為此你可以對這個計劃做些研究, 看看歷史上有些什麼政策是行的, 什麼是不行的, 為什麼它們行或不行, 明確理解這個計劃的利幣, 並且建立支援和必需的步驟, 步向建立一個能平等地為全體最大得益的民主體制, 當人們/活着的人仕 - vs. 大企業 - 即是系統的核心, 大企業的焦點, 只集中在自己的利己幸福. 其中一種可行的方法, 可以利用宣揚 Open Source 民主/流動式民主的政黨, 支持增加公共政策的透明度.

益處很明顯: 我們過往所容許, 沒有對政府和自我管理負上自我責任, 這些都慢慢會解決, 並且透過建立一個每個人的聲音, 都有機會帶給其他人聽到的方法/系統, 負起自我-管理/權威(Self-Authority). 因為金錢不再是(發聲)的先決條件, 金錢將會一開始就無條件地給予(有需要/合資格)的人.

每個人都因為競爭求存不再是系統的中心點,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能夠變得更和睦, 每個人都能夠停下來分析別人身上有些什麼是我沒有的, 焦點純綷集中在享受與別人的共存, 與他們一起在時間空間裏釋放創造力. 因此, 和平, 自由和信任, 都在這個外在結構/新系統下得到最大的發展, 而且每個人都有更多時間發展自己的自我誠實, 透過自我反省(Self-Investigation), 糾正自己在個人層面(與其他人)的分離.

益處還包括真正的自我表現, 或表現進程因此不會害怕有壞處的. 因此可以從競爭求存開始轉化成表現生命. 我們在這裏是要把天堂帶來地球, 用清潔的飲用水, 甘美和豐富的大自然, 資源平等地給予每個人, 透過一個代表我們作為自我掌權/管理和負起自我責任的系統, 一個基於活出什麼是平等地為全體最大得益而努力的民主.

研究一下生活收入保證計劃, 並且加入我們一起討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生活收入保證(LIG)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