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970  

轉載自: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2014/06/blog-post.html

在思考如何能夠在實行生活收入保証的時候,我們必須要瞭解到這個政策的實行必須是逐步和國際間同步的進行,同時也配合走向一體平等的生命與對全體生命的最佳利益的行動教育的實踐,我們同時也需研究在各個國家地域目前的情勢上如何能夠實踐生活收入保証的各方面的實際現實面。

由於台灣目前在基礎民生的食衣住行以及謀生的工作各方面依賴其他國家的供應和配合的情形,以致於出現當我們所依賴的其他國家沒有在同時進行這個方案的時候我們該如何來實踐的問題,因為我們看到國家政策和人們對於東西方大國家的依賴和恐懼的情緒和諸多反應模式可以了解到人們普遍的沒有去瞭解到我們實際上並不那麼真正的需要依賴這些周邊一直似乎在影響我們的國家才能讓每個國民生活美滿。

我們由最早期的人類生活情形可以看到,無論在地球的那個角落或者環境如何,人類如同動物昆蟲都能夠利用周遭的環境資源來滿足食衣住行的問題,若環境無法滿足我們就遷移他處,因此我們可以看到不同地區的人吃不同的食物,穿不同材質的衣服,住的方式和交通方式都具備當地的特色,包括住在高山或森林或熱帶或寒帶的人們。因此我們可以了解到使用當地的資源原本就是人類與地球共存的方式,但為何我們現在要談到回覆到依靠自己的地域資源生活的時候却有莫名的擔心和實行上的困難?

台灣的經濟發展由原本較為自立的農業生活型態轉向工業發展的時候一步步跟隨著大的強富的國家經濟政策朝向所謂的更先進開發的方向進行,那便是資本主義主導的自由開放市場的方向,在過程中這個土地的人們如同領導者是在一種擔心被孤立又慾望富強的心態中,在無知於自由市場在人類心智的運作下可能造成的後果的狀態下跟隨著世界進行,於是當我們還在農產豐盛稻米產量過剩而能大量供應他國的情況下被限制出口,從此邁向農業持續衰退而大幅轉向並依賴工業發展而成為世界工廠之一的過程,然而在這個轉變過程中台灣以自身的富裕證實了資本主義的可行,同時也持續順應著強勢國的要求並在更弱勢和需要資源的國家中複製同樣的資本主義行為,卻沒有看到當我們在肯定這個經濟模式並追求財富當中,貧富差距的兩極化情況和壓力也同樣的在複製這個主導世界的資本主義。

於是當我們在這麼察看並且依照這個方向往未來延伸的時候,我們可以了解到我們一直在追尋和跟隨的所謂民主的自由市場的資本貿易最終是個會將多數人類和生命推往終極痛苦和毀滅的境地,於是我們為什麼還要跟著世界的腳步進行呢?而如果我們沒有跟隨著強勢國家,我們所恐懼的事情是真實的嗎?因為看來我們不改變的話整個世界的命運已經可期,於是勢必該改變,那麼我們可以怎麼做呢?


或許人們想到自給自足便會連結到過去辛苦的農家生活經驗,然而看看目前的科技現實,許多農務已經可以讓絕大部分的勞務由機器取代,同時一些例如為了解決耕地面積問題的垂直農場的科技也都能夠加以應用,因此問題只在我們是否願意去做,去超越我們情緒性的想像而能夠依照實際面去解決問題。


先看清楚我們深信自己無法自給自足的迷失是一個必要的過程,並不是說我們非得要達到封閉和他國往來的程度,而是可以因為瞭解到暫時依靠自己進行改善人民生活的方案是一件可行的事情,於是我們不需要受制於沒有必要的想像出來的國際間的經濟壓力,於是可以從容的調整自己國家本身包括與他國往來的步伐來推動真正對國民與全體生命有益的事情。

, , , , , ,
創作者介紹

生活收入保證(LIG)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