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2014/05/day-401.html
原文: https://eleonoragozzini.wordpress.com/2014/04/23/day-401-the-oldest-job-in-the-world-and-a-living-income-guaranteed/

我記得我第一次聽到關於賣淫時, 當時我們在駕着車, 剛從一個短途旅程回到市區, 當我看到一群衣着單薄/很少衣服的女人, 在路邊圍着一個營火取暖.

當我們駛過時, 有好幾個營火, 中間有段距離間開的, 我的母親告訴我她們稱為 '火蠅', 因為與在夜裏營火的聯想, 她沒有告訴我, 她們被迫在路邊生火, 因為他們需要展示她們賣的商品 - 她們的身體 - 而當時是冰凍地寒冷.

營火, 單薄的衣服和很可能她們的生活都沒有自由, 這幾條街道, 就是給這些女人唯一的生存途徑. 對此, 我對其他男人評論說 '她在走捷徑, 不是嗎?'已經感到厭煩 - 想象一下要與一個老人, 或胖子, 或肮髒/下流的年青人冬天在路邊車箱裏發生性行為, 一天 10次, 然後想象你只能夠獲得其中一少部份的金錢, 因為你需要拉皮條的在這個地下世界來保護你 - 請問這是那一門的捷徑? 捷在那裏?

我們能否放棄對女人 '因為隨時隨地喜歡做愛'所以賣淫是世界上最舒服/最容易賺錢的瑕想?

我母親還造訴我, 這是 '世上最古老的行業'.

我們難以相信, 在發明職位市場以前, 我們已經發明了賣淫, 甚至事實上我們稱賣淫為一種 '職業', 這是頗為滑稽 - 和悲衰的 - 當我們觀看它, 看它的本質, 唯一我們察覺的, 就只是 '世上最古老'這部份, 就像暗地裏, 女人在社會裏被邊緣化的地位/角色, 並且在教育系統下, 強迫她們對競爭求存下變得 '有創意', 她們看看市場上有什麼要求, 那麼她就相對供應. 這就是我們對賣淫歷史的最貼切的看法, 這種看法沒有考慮女性, 怎樣恒年累月被奴役提供免費性服務, 然後她們才察覺可以從中獲取金錢, 仍然, 這表示我們整個社會, 能夠遺棄過半數的人口, 數世紀不需要此服務, 創造法律上的需要, 像婚姻, 強迫男性負起某程度上的責任, 因為顯然的男性天生不負責任, 我們可以說我們有一部份人, 是經常缺乏的, 而女性肯定就是其中一種他們所缺乏的東西.

今天, 我們其中一個政黨, Lega Nord, 提倡對妓女徵稅, 因為我們必需承認, 事實上我們的沒有辨法消除娼妓, 因此它建議我們應該立法, 表明它在什麼情況下發生, 並且針對地我們可以怎樣從這種 '行業'中抽取佣金/金錢, 她們在賺錢不對嗎? 那麼她們就必需付稅.

我覺得這個建議頗荒謬的, 但在我們不停尋找解決辨法中, 然而這跟我們怎樣看世間一切事物, 和以什麼視角尋找解決方法是完全吻合的, 我們經常從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運作的'觀點來看事物, 然後在這個基礎上試圖尋找解決辨法, 沒有察覺我們應該首先問 '為什麼'事物一直以來都只這樣運作, 因為如果我們能夠着眼/解答了 '為什麼', 並且改正這點, 那麼我們從未想過的解決辨法可能能夠想出來.

娼妓能夠考慮成為一種合法的大企業嗎? 一個妓女不是一個工匠, 或建屋工人, 她們沒有特定地生產任何東西, 除了兩性之間虛假的性關係外, 否則她們應該逮屬貿易法管制嗎? 一個人可以以她們的身體作交易嗎? 如果可以, 那為什麼售賣器官卻是犯法的, 為什麼我們不把黑市人體器官售賣合法化, 這個市場自我們成功移殖器官後馬上/早就出現了, 為什麼不向這些人徵稅? 販賣器官的收入, 遠出賣淫的大得多, 為什麼要合法化賣淫, 是否因為我們不能夠令一無所有的婦女抺殺這種競爭求存下的選擇?

所以, 我們是知道現時世界的運作模式是很有問題/錯的, 那麼為什麼不考慮改變我們現時不健全的運作模式? 為什麼我們試圖把低劣, 和只為了過多一天的存活而作的解決辨法, 冠以浪漫動人和 '優良'的標簽?

'火蠅'是一本童話故事書的書名, 不是 '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 一個支貼切的名字可以是 '集體恥辱', 或 '我們為個人利潤, 不支援生命的設計下的失敗' - 如果我們把我們正在幹的事給予正確的標題, 然後/那麼我們就會跟着找出真正的解決方法.

娼妓並非單只女性, 一個意大利詩人詳細敍述, 我們國會裏的老手為無恥的娼妓, 並因此受到斥責, 最主要因為我們不喜歡不當的真相被揭露, 因為當它們是真的時候, 我們會沒有選擇餘地, 並且要面對我們事實上, 直接或間接, 所有人一直都為金錢而出賣自己, 男人女人也是一樣, 很奇妙地大眾對賣淫為不道德的選擇而感到不舒服, 但卻不會對不道德的世界有半點感覺.

我的看法是我們應該改變我們動手處理問題的方法, 對賣淫徵稅完全是非理性化, 特別當我們還在辯論這個 '行業'應否, 就如我前面所說, 如果我們願意對其他現存的 '邊緣', 盛行和構成我們地下經濟(Parallel Economy)活動/交易進行徵稅, 為什麼要特別對賣淫徵稅? 是否因為我們害怕叫黑手黨付稅, 所以我們轉移向賣淫行業下手? 或, 等一下, 要求大企業不要把他們賺來的資金, 存在避稅天堂, 避免付應付的稅款, 此舉能夠大大的減輕我們經濟的負擔, 和幫助為金錢而掙扎的人? 我們是否因為妓女是最弱的一群, 所以即使(的政治家)得出最可笑的解決辨法時, 如果不是我們全體, 那麼誰是真正的濫虐者?

我們永遠不會因為對系統作小變動, 就能夠令現時的系統正常運作的, 我們不需要對系統作龐大的改動, 我們需要一個有系統的結構, 我們要從系統裏把所有一切粘在一起, 即是金錢, 那處著手, 然後透過金錢, 重新定義我們身邊所有一切, 以一種包括/照顧到每個人的方式.

我們已經有了計劃, 就是生活收入保證, 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概念, 它建立一個支援/照顧世界上每個人的基礎, 是我們透過利用現有的基建, 是最快和最好的解決方法, 用來解決我們每天面對的問題, 這是為什麼我們支持以 '金錢作為一種, 解決我們大部份每天面對問題的辨法', 給所有人(平等)地享有尊嚴的生活是有可能的, 我們就是支持與否的決定者, 不管我們相信的信念, 讓我們用它們來指責我們集體默許的法律, 或我們選擇不肯為一個照顧所有人的解決方案而站起來.

研究了解一下我們的建議, 談論一下, 看看每個人能夠得到的好處, 如果你能夠孕育一個沒有賣淫的世界, 不管為我們自己或在街上的妓女, 一個沒有虐待和剝削的世界, 一個每個人都(平等)得到照顧, 每個人的必需/需要都得到照顧 - 加入我們.

我們有能力創造一個新世界的, 我們必需終止我們的賣淫與戰爭, 我們可以由選擇給予(別人)生命開始 - 只有當我們有系統地改變現時的系統後, 我們才能夠清楚地看到需要立些什麼法例, 或許我們會發現, 女仕從來都不喜歡出賣自己的肉體, 而某些世上最古老的行業, 就像賣淫、奴隸、拐賣兒童、有組織犯罪, 或許我們重新界定我們世界的優先次序後, 讓我們從根本裏改變這個世界, 這些都會一次性地從世上消除. 現在就先由你和我開始.

, ,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