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2014/05/blog-post.html
原文: http://functionaleconomy.wordpress.com/2014/04/13/the-era-of-enlightened-activism/

很多人都看到世界上現正發生的所有一切的, 他們看見我們現時的世界狀態, 是完全虐待性, 而且不能夠像以往一樣持久維持 - 我們需要改變 - 在每個人心中這是絶對清楚明白的.

這一連串在世界各地漫延的運動, 像佔領華爾街, 亞拉伯之春的問題 - 就是他們沒有明確知道 '怎樣'解決現時的苦況 - 我們看得見問題的 - 但我們沒有看到問題的根源 - 並且特定地說, 是我們沒有看到必需的行動, 怎樣能夠帶出一個長久和有系統化的解決辨法.

我們在社會裏各個階層都面對着這個問題, 從我們與自己的關係也出現這個問題; 例如 - 讓我們看看我的國家瑞典, 現時正進行滅罪的運動.

因為在瑞典社會在慢慢崩潰, 到處都是罪行, 也不夠資源來防止罪案 - 警察和律師都變得很氣憤, 因為情況看似沒有什麼方法能夠根治 - 雖然政府不斷花錢在預防罪案的開支上, 並未得到可見的成效.

然而, 瑞典政府錯在那裏了? 答案是罪犯並不是獨立單一的事件 - 罪行並不是沒有原因地 '出現'的 - 它不是一種洐生物 - 它是我們一項根本問題所產生的症狀, 這個根本問題令我們整個世界, 都變成了一個競爭求存, 只有最強壯的能夠剩下生存的星球. 因此, 問題完全跟佔領華爾街運動一樣, 當所有焦點都集中在打倒銀行家的犯罪行為 - 沒有人把焦點, 關注在怎樣解決根本的問題上.

因此, 讓我們看看根本問題在那裏 - 如果我們自我誠實地研究一下, 在這個世界上出現的各種問題的本性, 我們能夠看到它們大部份都跟一個特點, 一個社會的其中一個層面/現象 - 這就是 - 金錢 - 或 '不夠/沒有'錢. 在我們現時的世界系統中 - 金錢是視為一種我們必需要 '拼命'才能夠獲得的必需品, 普遍的看法是我們沒有(天生)獲得金錢的權利 - 我們只有獲得金錢的機會 - 而這機會表面看似是每個人都是平等的. 然而, 事實上只有一少撮人能夠手握金錢, 基於競爭求存的本性, 我們把金錢設計成只有一少撮人能夠奪取所有的金錢(富者越富, 貧者越貧), 其餘的人任由他們在垃圾堆裏自生自滅.

這點導致一系列的問題出現, 例如犯罪, 奸商牟取暴利, 和顯然的 - 其中一個重點 - '競爭求存'/害怕死亡 - 此舉能夠強迫人類, 幹出最粗暴/血腥和無情/殘忍的行為 - 因為他們只活在競爭求存/害怕死亡中, 不能夠考慮和擴展自己的視野, 考慮過關懷別人, 考慮別人, 關愛和平等(的生活方式).

因此, 我們現在必需推動自己, 進入啟蒙實踐主義的年代 - 而這個新實踐主義的出發點, 必需是針對解決我們根本的問題. 我們必需明白, 不管任何形式的公民抗爭都不會有理想的效果的 - 因為一個真正的 '解決辨法'必需透過政治來建立/實行/推動 - 透過大多數民主主導 - 它必需是一個真正和詳細/深思熟慮的計劃, 並非只是一些對在位統治者的一些埋怨指責.

我們必需明白, 事實上是我們(大多數)在統治(自己) - 我們決定 - 是我們導致解決辨法出現的 - 我們亦會決定改變與否 - 因此為了有效率的實踐主義, 我們必需同時負上責任 - 因為只有當我們完全負起責任時, 我們才會察覺除非我們親手建立這個解決計劃 - 否則我們永遠也不會有(真正的)解決方案的; 我們能夠有效地帶出改變, 和成立一個新的(各方面都)平等的和諧世界.

研究一下生活收入保證 - 並且察覺這是一個, 我們能夠集體建立的有效率解決方案 - 此方案能夠解決我們現時系統裏根本/結構上的問題 - 讓我們不再需要把我們寶貴的時間, (花費在)在試圖抑壓症狀和後果上.

, , , , , , , , ,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