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ay-74.html
原文: http://teachersjourneytolife.com/2014/0 ... ld-day-74/

在人類的發展歷史中, 最主要是我們的認知性(Cognitive), 和精神性(Mental)技術令我們 '進化'的 - 一種引領我們走往外太空, 和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的進化, 透過這些技術, 我們調合出超乎想象的技術和發明, 但同時令地球成為悲慘破碎的犠牲者. 所以, 什麼技術是我們迫切需要, 讓我們可以有效和令我們在這個行星上的生活是最完善的?

在共和一書中,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名言:

"我們所形容的社會永遠都不能成為現實, 或有希望重見光明的一天, 國與國, 洲與洲之間的問題將會永無休止, 事實上, 我親愛的 Glaucon, 人類自己, 除非有天哲學家能夠統治這個世界, 或除非我們今天稱為帝皇的人, 或統治者們真心和真正變成了哲學家, 令政治權力與哲學合而為一體."

柏拉圖宣稱我們全都在世界裏處於正確(Rightous)的位置, 而那些擁有最開發的認知性技術的人(例如哲學家), 很自然是統治者的人選, 而顯然的那些擁有更體能性(Physical)技術的人就必需在社會裏處於被統治的角色.

問題是: 他是對或錯?

我們作為人類那些是最重要的技術, 令我們可以有效地在這個世界運作的?

在 Reconceptualizing Human Capita (1997)的文章裏, 社會學家 Nancy Folbre 與 Paula England 討論到人類資產(Human Capital)下 '能力'這個概念, 討論到我們作為人類需要具備的基本技術, 令我們能夠在世界裏有效地運作. 他們問為什麼認知性能力, 比其他能力都要優先/重要, 在這文章中, 我會在怎樣建立一個生活收入保證系統的背景下, 討論他們的觀點. Folbre 與 England 着重在平等地重視能力價值觀的重要性, 特別在必需和應用建立一個生活收入系統, 能力領域上的平等重要性 - 在這裏特別是教育的範籌, 不只是為了我們的孩子, 還有教育我們自己, 因為為了能夠及時把現時世界走向(自毁)的航道轉向, 這教育絶對勢在必行的. 我們或許不是領航員或船長, 但我們肯定在駕駛着這隻 '地球號'的 '小船', 而我們必需問自己的是, 為了繼續我們自己設定現時的航道/方向, 而代價是要毁了這艘船, 這樣值得嗎? 抑或我們勇敢地全體合作, 把所有機械轉向, 不知道我們會走往那個方向, 但肯定不會是現時的(自毁性)航道.

讓我們簡單地看看 Folbre 和 England 對能力的定義:

Folbre 和 England界定能力, 為一組需要個人努力下開發的技巧, 只要適當地閧發和應用以後, 這個人就能夠在社會裏地發揮功效. Folbre 和 England 敍述了 4種不同的能力: 物質性能力, 認知能力, 自我約朿能力(Self-Regulating) 能力和關懷能力.


物質性能力:

物質性能力是基本實際的技術, 運用在物質性層面照顧一個人的, 這些能力包括: 煮食, 穿衣服, 清潔家居, 知道怎樣處理痛楚等等. 然而這些基本的功能性能力上, Folbre 和 England 聲稱這些能力很多時都得不到肯定, 不會在社會, 經濟或甚至政治課堂上討論或得到重視, 所以他們建議這些可以多重視物質性能力, 因為人類歷史中一直重視 "心智性多於物質性"(這是一個在學院裏爭議得疲累不堪的題目, René Descartes 的名言: "我思故我在") 因此我不會在這裏更深入的討論下去.


認知能力:

認知能力包括我們所謂 '正統的教育', 根據 Folbre 和 England 指出, 這與一個人的賺錢能力有極大的影響. 上面的(文章)提到其中一個原因, 是因為認知能力集中在精神上(Mental) 不是在物質性能力, 這些精神認知能力在教育系統裏, 得到絶對地大幅重視, 因此導致 '知識形經濟'的興起. 除了透過教育獲得的認知能力, 例如透過閱讀, 寫作和數學, Folbre 和 England還提到其他的能力, 像家庭經濟(House Hold Economy), 一種能夠看到一個人行為(像精神健康和情緒上)的原因和後果的能力, 這些都是認知能力的一種.


自我約朿能力:

自我管理能力是一種基於自我-約朿的能力, Folbre 和 England 建議這種能力是各種能力中最基本的能力, 因為如果沒有自我約朿能力, 一個人是不能夠開發其他其他, 例如, 寫作的能力. 當得到自我約朿能力後, 一個人就能夠完成一些, 個人不一定喜歡做或是困難的工作. Folbre 和 England 還指出自我約朿, 作為一種能力, 現時在經濟性系統裏, 並沒有獲得作為一種人類資產的重視, 因為經濟理論會界定自我約朿, 視為一種優先選擇, 但不是技能之一. 然而 Folbre 和 England 說自我約朿事實上, 同時是一種技能和優先選擇(Preference), 透過例如當技術變得純熟後, 怎樣更進一步和享受個中樂趣都是同樣基本/本質上的特性.


闗懷能力:

關懷能力跟據 Folbre 和 England 形容為一種 '服務'是與其他能力性質不一樣的, 當中關懷能力包含無私/利他人主義(Altruism). 她們說擁有這種能力, 可能(不只)令自己受惠, 還有其他人, 還有即使給予關懷的人, 或許不會看到即時的回報, 但跟據 Folbre 和 England 說, 這是一種反駁典型合理化利己主義的論點. 當關懷能力的確需要其他能力輔助下, 才能夠發揮有效的功能, 它還需要具備像無私的關愛他人和温柔/温暖的素質, 才能夠有效地發揮功效. Folbre 和 England 指出關懷能力的主要特點, 在於雖然關懷作為一種對其他人的 '服務', 是可以在勞工市場裏用來交換的, 即是當它與其他能力比較時, 它依然被大眾所忽視.


為什麼技術/能力對社會是很重要的?

Folbre 和 England 認為能力是取決於他們的社會殖入性(Embeddedness), 而這些特性以社會資產的形式存在着. 他們宣稱新和傳統的經濟想法 "低估了社會和政治的特性, 在影響着我們的小孩, 怎樣最有效地開發他們的能力", 因為這樣 "資源約朿是不容忽視"的. 這句話的意思是假設在新古典主經濟主義的想法(即是我們現時世界的運作模式), 就是每個人本質上擁有 '平等機會', 讓人們開發自己的技巧和能力. 每個人實際上是 '平等'的, 因為人類在本質上利己主張/主義是合理的. 然而 Folbre 和 England 特別指出事實上我們在那個家庭出生, 我們家庭的環境決定了 - 逹到最大的影響情度 - 取夬了我們能夠擁有的機會, 能夠開發和學習的技術/能力. 這些(環境)條件是透過一個政治和金融性系統所造成, 這些其實都是由我們作為人類造成的. 這些都不是大自然造成的系統. 我們作為人類, 會變成怎樣/過怎樣的生活是我們個人和集體層面下, 互相照顧對方下的(集體)決定.


重新評價我們的能力:

就如我在文章開頭提過, 勞力工作一直被無視/視為 '原始' 和 '容易/簡單'的工作. 這點明確地反映在人們主要用勞力賣命的人的薪酬, 遠遠比那些以 '智識經濟'形工入獲得的少得多. 當我們送小孩到學校, 其一個最主要的學習目的, 就是要斷開心智與身體的連結, 然後用身體作為一種工具給心智系統發展, 這些我們能從例如我們需要坐着聽老師說教, 同時間抑壓着身體想跑跳或唱歌的渴望. 結果是, 在所有教育政策裏, 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認知能力上, 這特點可以在任何形式的木工課, 美工, 音樂和體育都被減到最低. 但當我們看看小孩對世界學會了些什麼, 這個世界是他們原本應該學習/關心的, 讓他們能夠成為一個有效率的人類, 他們的學習全都集中在精神學術和能力上. 我們預期小孩能夠成長和指揮他們的物質現實世界, 從內心作為一個心智系統, 同時身體保持只是一個工具. 很少學校的學生會學習關於自己的身體, 或他們怎樣能夠與自己的身體, 建立一種有效率的關係. 不用說他們沒有學習怎樣煮食, 清潔或關懷小動物.

小孩亦不會學到怎樣與大自然, 動物或其他小孩和成人身體的互動. 取而代之, 他們學會了怎樣與身體斷開, 在成長時參與競爭運動時, 用自己的身體, 或移動身體, 我們卻期望他們已經學會了怎樣運用身體, 和身體的運作. 他們或許在健教時學會了 '牛奶對你的身體健康有益', 但他們沒有學會感受當食物在肚裏並不支援自己時, 能夠及時作出決定不再吃這些食物. 他們沒有學會怎樣觸摸, 或怎樣支援自己或互相支援對方, 來減低痛楚, 或純綷為了享受身體接觸.

因此我們能夠顯然的看到物質(身體), 在現時的教育系統中怎樣被忽視. 得到蓬脖發展的是心智系統-設計出來的物品, 和犠牲物質的物品 - 真正的現實世界 - 這個我們居住和不能缺少的地球. 物質性能力的功能和應用範圍, 遠遠不止應用在學習基本生活照顧層面上 - 它還包括關懷整個地球, 互相關懷其他人類和我們自己.

根據 Folbre 和 England的文章, 自我約朿能力同樣是一種優先選擇和技巧. 當我們發現完成一項事情或學會了新技能時的喜樂時, 它就是一種優先選擇. 但以現時教育系統所設計的情況, 唯一強調灌輸的, 只是自我約束的技巧層面, 當我們不斷增強自己試圖與其他人類, 在不穏定的職位市場中競爭. 這種競爭是基於對求生存/死亡/餓死的恐懼, 因此在很多國家中的小孩上學時保持紀律 - 不是因為小孩喜歡紀律和紀律帶來(學術)進步. 再者, 現時教育系統設計成, 小孩與教師/成人都經常趕考試和功課的截止期限, 讀課本需要以光速的速度來吸收/看見書, 沒有什麼空間/時間來消化書上的資料.


一個生活收入對教育和能力的觀點:

一個生活收入對擴展自己的教育觀點, 不管獨自一個或與其他人一起 - 老師是關於作為一個活的榜樣, 不是為了灌輸洗腦而反芻課本, 唯一的目的就是蠢化大眾, 令他們成為一個不會思想的消費奴隸. 再者: 物質和認知性能力都應該以不同方式同時開發, 方法包括應用物質性學習, 集中發展是為全體最大獲益的技能/能力, 還有讓一個人在一個不是因為害怕/恐懼/競爭或求生存的環境下學習. 取而代之, 是基於自我表現, 獻力(Dedication)和開展自己下學習. 如果自我約朿在得不到自我-顧己及人, 或方向指導時, 我們只是在製造盲目追隨者, 只會內心活在一個另類的秘密世界, 並且活他們的欲望, 活在羞恥中, 和製造完全只會為了完成生計, 除了拼命得到薪金回家之外, 一切也不會理會的工人, 一切後果留給別人來善後. 我們可以教育自己(和我們的小孩), 基於(互相)尊重對方/有尊嚴地發展自我-約朿, 自我-道德, 在為全體最大得益而盡力.

就如 Folbre 和 England 所指出, 關懷能力方面的工作的薪酬, 遠遠比其他助長認知能力的工作收入少. 這些包括教師, 護士和所有其他專業的工作, 不管是主要工作是關懷其他人類(和動物)都是一樣. 意思是關懷本身在社會裏的地位, 是處於極度被忽視的狀態, 很多照顧機構都因為被忽視, 或缺乏經費中看得到忽視情況的嚴重. 我們作為一個族群屬於低度開發, 我們對其他人的關懷(不管對我們人類自己和地球也一樣).

我們活在一個不會以對全體最大得益為最優先的世界 - 這事實上把那些為全體最大得益而活的人降級, 而這樣處於一個直接抗拒創造一個為全體最大得益的世界(和教育系統). 透過建立一個生活收入保證系統, 這系統是基建在永遠執行為全體最大得益的守則, 關懷將會是基本優先, 因為關懷將會直接融入, 什麼是為全體最大得益的概念裏, 並且也符合應運而生的實際政策. 透過把關懷引進一個政治, 和經濟(還有教育)系統的最前線, 我們不能夠再無視/否認其他人受的痛苦. 我們不再能夠合理化為了一少部份人的利潤而剝削一部份其他人. 我們不再能夠強迫自己只為了繁華/超越享受, 而不顧及我們對地球造成的強大衝擊. 最後終於我們不再需要為了求生存互相競爭, 互相瞞騙和互相搏鬥.

關於關懷的工作, Folbre 和 England 重點指出這種能力, 是一種讓所有人都獲益的舉動, 因此符合為全體最大得益的. 當中她們帶出了很有趣的一點, 就是或許我們還有其他方法可以令關懷工作, 在社會上更具價值, 亦因為這樣, 她們想挑戰新古典主義對人類資產的定義. 取而代之, 她們建議我們運用集體策略, 例如利用稅收或法例, 來製造輸入來改變/強調關懷是一種技能.

在建立生活收入保證系統時, 我們在不斷研究和撰寫法例, 基於考慮到每個人必需的實際和物質性能力, 以便每個人都能夠活着有尊嚴的人生, 並且在社會裏建立這些法例, 基於實際地為全體最大得益而撰寫. 這是公開每個人都能夠參與的, 任何願意為建立一個小孩子可以繁榮地開展自己, 學習怎樣支援自己和活出自我-表現, 有尊嚴, 關懷和快樂的一生 - 一個永遠都是為全體最大得益的人生, 願意建立這種新世界的人我們隨時歡迎參與.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生活收入保證(LIG)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