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圖: 貪婪是一件好事>


轉載自: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2015/06/1.html
原文:https://sandymacjones.wordpress.com/2014/10/09/ownership-the-lie-that-kills/

當我發現, 導至每年上百萬的非洲人活活餓死的主要原因, 是因為依靠尼羅河水源維生的 10個周邊國家之中, 只有 2個國家 "有權"使用這些河水來灌溉/耕種/運輸或其他用途時, 我完全被嚇呆了! 因為埃及和蘇丹, 無疑地 '擁有'尼羅河 '河水'的使用權.

然而有人真的 '擁有'任何屬於地球的一切東西嗎? 在人類出現以前, 這條河不是在遠古早已存在的嗎? 對, 它存在! 擁有權純綷只是一個概念, 一個某些人為了保障自己(財產)的安全, 禁止其他人經常闖入, 並且偷取自己的財產, 或在佔領/奪取其他人的財物後, 讓自己或國家繼續擁有這些財物, 而想出來的一個概念. 為什麼我們不可以保持(基本)安全設備, 卻放棄這個不公平/平等的擁有權/我擁有它的概念? 答案是, 對, 我們能夠做到的.

試想像 2個小孩為一件玩具而爭吵, 其中一個小孩哭着說 '這是我的', 只有當他比其他小孩強壯/年長, 他才有機會奪得玩具的擁有權. 或者某人(一個成年人)介入, 並且給他們解說 '遊戲的規則'. 然而如果人類就是這兩個小孩, 誰會是這個介入/仲裁的成年人(神?)和在那裏? 沒有任何人介入/仲裁我們的爭端, 我們必需為自己找出解決辨法, 沒有其他辨法的.

好像在 1925年, 英國, 意大利與埃及簽署了一條條約(其後在 1959年包括了蘇丹). 英國霸佔了非洲大部份的土地 = 透過運來大量的武器, 謀殺非洲人民, 並且偷取非洲國家的豐富資源/財富, 然後運回英國 '家鄉'. 那時候, 埃及和蘇丹是英國的棉花供應來源, 英國人知道, 再實現/追上他們的生產(貨品)速度, 唯一的方法就是在尼羅河引用大型的灌溉系統. 所以在這條條約中, 英國和埃及決定尼羅河是屬於埃及的, "而且"不准任何人擅自取用這些食水/河水, 因為如果不是這樣, 會損害埃及在下游截取河水的水量, 因此此條約是為了保証英國的棉花產業得到保障.

图片

是啊, 他們純綷單方面決定了, 就成了律法/條約, 因為他們是較強壯/年長的小孩, 直接在學校操塲上欺凌其他小孩! 當中並不需要複雜的經濟理論, 純綷因為他們有能力, 他們的棍棒比其他國家的大, 他們就欺凌其他(國家). 就像上面兩個小孩爭玩具的例子, 他們較強壯和年長, 所以其他人就要服從. 這完全基於權力, 控制和貪婪為起始點.

但我們假設他們這條條約, 是基於埃及在尼羅河流域居住, 已經有 7千年歷史, 老遠在法老時代已經開始, 因此按照歷史傳統這條河屬於他們. 這個嘛, 我們必需停止繼續拿過往歷史做後盾, 來支持今天所做的決定的籍口. 反而, 我們必需用常識和憐憫(Compassion), 來決定我們怎樣走往逹至為全体生命最大得益的方向/處理手法, 在這個個案中, 即是尼羅河流經的所有國家的國民, 都能夠(平等)地使用這種天源資源, 所有國民都得到支援, 和經濟增長! 這包括: 埃塞俄比亞, 烏干達, 扎伊爾, 肯尼亞, 厄立特里亞, 坦桑尼亞, Rawanda和布隆迪, 是的,還有埃及和蘇丹.

這條條約的其中一個論點, 就是從經濟視角來看, 埃及是唯一一個, 能夠最有效地運用尼羅河的國家, 那又怎樣? 我們所有人不都是生命的一份子嗎? 一個今天剛出生的嬰兒, 他/她犯了什麼罪, 應該承受活活被餓死的極度痛苦, 純綷因為他/她出生的國家在 85年前沒有像埃及般有效地運用過尼羅河?
我們在說國與國之間有一道牆(再次, 是人為的), 把人類和土地分隔開, 並且分成(不同等級的) '國家'. 這些都不是 '真實(Real)'的, 我們透過集体同意參與而造成的. 同樣, 讓我們不要忘記, 事實上 '有效地使用'尼羅河, 意思是埃及, 為英國人種植/生產棉花, 讓他們可以透過為其他人生產衣服來賺錢, 完全是出於利己主義的動機. 我們必需破除這條隠形的線, 從事實中醒覺, 察覺到這種處理手法, 對我們作為在地球上(平等)生命的一份子而言, 這並非對全体最大得益的處理手法. 而團積日用品, 比方說棉花, 犠牲上百萬其他人的生命, 以逹到讓你有能力控制供應和需求, 繼而能夠操控價格, 這些行為應該被嚴格地監察, 並且(集体協議)定為非法行為/受到制裁.

图片
<圖: 創新與平等分配孕育經濟增長> 

你能夠誠實地看着鏡子, 或看着你的孩子双眼, 對他們說, 你沒有資格(Deserve)擁有一個舒適, 快樂, 有尊嚴的人生, 但在隠形線=國界後面另一個國家的小孩, 他們卻有資格嗎? 分別就在生活的素質, 因為這兩個小孩的起始點/起跑線的位置, 並不相同/一樣, 這是不平等.
我並非建議要消除國界, 因為它們為我們提供(地圖上)參照的方便, 讓我們更方便地在地球上移動和溝通. 我建議我們要明白, 國界純綷是為了現實需要才劃出來的, 它們只是一條線. 我們沒必要為了一條想像出來的線而互相殺害對方! 我們的一体地球需要一個焦點; 建立一個基於對全体所有生命最大得益的守則, 的經濟系統, 這個系統, 就是生活收入保証.

很悲哀地, 埃塞俄比亞是唯一一個從來沒有被佔領/殖民的國家, 完全 '沒有合法代表', 因此當這條條約草議和簽署時完全無法抗議, 事實上現時 80%以上的埃及水源都來自埃塞俄比亞! 在草簽這條條約時, 大部份國家都正忙於怎樣求生存. 所以他們當時並沒有很注意這件事, 或想太多關於一些宏偉的灌溉系統, 因為他們完全不能夠負擔這種奢侈品.
脫離英國獨立以後, 有數個非洲國家宣佈此條約無效, 但它從來都沒有受過什麼重大的挑戰, 而且因為各國都害怕埃及的軍隊, 亦知道埃及仍然與英國 - 一個真的很強大的國家, 有着深厚的關係, 所以並沒有出現過什麼實際的抗議/反抗行動.

當然, 很多國家為了自身的發展, 需要這些天然資源來支援自己, 就像埃及依賴尼羅河一樣, 對耕種和運輸而言, 尼羅河為埃及提供很多有利的優勢.

所以每年埃塞俄比亞和其他國家, 獲得數百萬美元的 '食物救濟'. 同時, 要察覺, 當這些資金以食物方式援助, 食物吃完了以後錢就等於消失了. 問題卻仍然存在, 慈善事業對飢荒來說並不是有效的解決辨法. 當尼羅河就在他們跟前/土地流過, 卻不准飲用! 真是令人發狂的一件事. (英國, 埃及和蘇丹)對尼羅河 '擁有'所洐生一個令人噁心的問題: 浪費掉的食物與食物救濟.

更瘋狂的是, 不准任何人插手協助這些頻臨死亡邊緣的非洲國家, 投資興建水壩, 灌溉系統和水力發電機, 這些都能夠在某程度上幫助他們改善他們的生活, 和耕種自給自足的食物! 然後少數有能力在農地耕種食物的農夫 - 不能夠以賣出食物為生, 因為從食物救濟處取得食物, 比買本地農夫的還要便宜, 所以最終他們不能夠以耕種為生, 而結束農場並且加入領取食物救濟的行列. 多麼諷刺的一件事.

在埃塞俄比亞有 "堆滿"食物的倉庫, 就在埃塞俄比亞的農地上出產的. 旁邊就有另一個倉庫, "堆滿"一袋一袋貼滿美國旗的食物, 食物救濟的食物. 所以, 所有這些農夫用血汗辛苦出產的食物, 就這樣白白壞掉, 然後整個國家的國民, 都依賴外國食物救濟維持生命. 顯而易見, 這是極度瘋狂的, 偷去 8個國家能夠自給自足應有的尊嚴生活, 還有為他們的國民提供糧食和工作機會的能力.

生活收入保証計劃, 可以局部或全部被任何政黨所採納.

研究一下平等生命基金會, 和生活收入保証計劃, 當每個人都得到足夠的支援, 和基本人權得到尊重(Honored) - 讓他們有能力為自己生產食物, 水, 居所, 教育和醫療 - 以上所有都是每個人都希望得到的, 對他們來說, 缺少任何一樣, 生活就低於最適化的標準.

請研究一下生活收入保證計劃, 並且加入我們討論的行列.

文章標籤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 貪汚> 


轉載自: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2015/04/day-453-1.html
原文: https://eleonoragozzini.wordpress.com/2 ... criminals/


我住在意大利, 很不幸地 - 我需要表明.

我對這個國家的感覺, 已經有很多年了, 就像我在背着一個令人窒息的包袱, 一籠籠的法規令人完全透不過氣, 有時候我在懷疑我們怎麼還未被迫瘋的, 啊對, 我們最近沒有什麼新聞, 我們人民的自殺率空前的龐大, 即使節儉也迫使大部份人過着月光族的生活, 一個說它的職責不是關懷窮困的人, 而是傳福音和行聖禮的教會, 但! 我們有色情物品, 廉價的高級時裝和足球的自由. 為以上這些歡呼.

以上一切都令我們年青人的將來, 變得極度可怕, 特別當老年人堅持 '在他們年青時, 因為他們肯努力, 他們總能夠找到一份工作' 名言(Bullocks). 那是上世紀, 另一個世界, 過往逝去了的機會.

我們每天超過 1千間小企業關門, 事實上這些是 2013年的數字, 現在有些人說逹到一天 1千 6百間, 對 6千 9百萬人口來說, 這個關門數字是值得讚美的.

昨晚我看了一個政治節目, 在談論要在意大利開展一間公司, 昰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要成為一個企業家, 如果你覺得在一個龐大失業率, 而被迫得透不過氣的國家裏, 應該大力鼓勵創業/成為企業家, 這是很奇怪的想法, 反而, 我們不斷立法, 我們不斷追加附錄, 規管/制止我們基於純綷為了掙扎求存, 而湧現無比的智巧.
這可以解釋到, 為什麼意大利人在海外得到極卓越的成就, 我們在海外面對的 "困難", 相比在祖國要面對的簡單得多, 除去束縛就如魚得水.

在這個訪談節目中, 一個女人說她移往英國 Cambridge居住, 為了與她的女兒一起, 她發現失業介紹局是真的有用的, 他們幫助她寫了一封求職信, 並且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工作, 在現今世界我們的生死/生活, 全都跟有工作/失業繫上了生死存亡的關係時, 社區最希望見到的, 就是人們找到工作/換取收入, 不對嗎?

反而在意大利, 我們的政府, 每天開除數以萬計的人的職位/生計, 表揚這種系統-人造/蓄意節檢, 裁員速度比運動員用類固醇來增生肌肉還驚人. 現在所有罷工的人都即時被解雇, 為了發聲表逹我們不認同被剝削, 我們看見整個基層勞工階層一起被解雇, 新規定是你閉嘴接受被剝削, 或馬上被解雇/失業 - 在意大利失業代表, 你馬上需要到教會, 領救濟暖餐和懇求他們收留你, 給你暫住, 這些都有限額的 - 先到先得.

那個移居到 Cambridge的女人說, 她愛死那裏, 並且想在那裏死後安葬, 因為意大利從來都沒有給過她任何協助, 甚至當她丈夫過世時, 她還被她的追債迫到透不過氣, 她請求暫停還債直到她渡過這段艱難的時期. 她說她必定投錯了胎, 所以才在意大利出生的, 我也一樣, 我想過很多很多次, 我也這樣問自己.

這個訪談節目, 最令我看到目定口呆的, 是當他們談到, 眾所周知的法律與貪汚之間的關係時 - 並且發現在法規越多的國家裏, 貪汚的個案也隨着颷升, 缺乏透明度, 和制度不健全.

再次拿英國和意大利作比較, 我們在全球最廉潔國家排行榜排第 69位, 令人高興地緊隨 Rwanda, Namibia 和 Ghana, 英國排第 14位.
一個意大利裔在 Cambridge任教的教授, 他在英國住了 25年, 說事實証明當政府越不信任她的國民, 她的國民就越反過來不信任政府, 所以, 當政府把厚厚/無用, 無可能遵從的法律放在我們的肩膀上, 讓我們生活透不過氣時 - 我們就說謊/欺騙和逃稅, 我們只是被那些甚至也信不過自己的統領迫上梁山, 為求生存而已.

英國議會每年頒佈 500條 "合理的法規", 我們每年頒佈 2000條 "不合理的法規", 在英國你需要遵守 3000條法規, 在意大利, 如果你要開一間髮型屋, 你需要遵守 15萬條法規 - 84項官僚的書面準許/步驟, 我們所納的稅跟丹麥一樣重, 但卻得不到任何政府幫助, 所以我在這裏解釋了一個怎樣的環境? 一個造成罪犯和貪汚的環境/溫牀.

我們律師的數目, 遠比美國的多, 因為我們的法規含糊不清的, 他們必需對個別的案例來解釋/應用, 他們事實上是針對人(Ad Personam), 不是針對事的, 他們甚至難以明白, 法律對每個人都是平等的這個概念, 甚至要教導我們的小孩這個(法律平等)的概念, 也變得極度可笑, 我們的司法制度, 在商業訴訟中, 起碼比其他國家落後 10年, 而且一切疑點利益歸於原告, 即是除非你主動能夠提出証據, 証明自己無罪的証據, 否則你就會被定為有罪 - 有什麼人可以在這樣的國土上培養(出成果)?

導至說謊, 欺騙, 逃稅和最終極的罪犯(我們引以自豪的), 最主要是因為我們甚至不知道, 自己應該怎樣做, 很多年青人努力地獲得歐洲資助(Grant), 與他們的發展/計劃/生意(Project), 一起離開意大利發展, 因為他們對疲累不堪永無止境的政府要求, 像需要提供 200年前, 不再存在的文件正本, 以証明一間古老建築物的原本設計, 或其他稀奇古怪的要求, 感到氣餒.

在意大利, 法律的目的是為保障私人利益, 我們從私人不動產的定義, 伸展到私人利益如公証, 推銷, 法庭律師, 公務員, 政客身上, 種種不同的齒輪/機關, 需要潤滑油才能夠逹到機器整體運作的目的, 而這種潤滑油翻譯成為金錢, 因此(大量)貪汚和不公義出現, 如果你沒有足夠的金錢來疏通, 你就卡住了, 你的理念/想法, 你對建立一個更美好社會的宏願是一文不值的, 沒有/你不賄賂, 你就無法實現你的理想.
越多條文散開在法律的迷宮裏, 就越多收受賄賂的機會.

所以, 為了解決我們的貪汚, 我們需要簡潔, 純綷司法(Legal)的系統, 它的法規是清晰易明, 並且平等地適用在每個人身上(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我們需要一份社會協議, 我們需要創造一個 "平等"的社會, 能夠互相信任社會裏的成員, 會在定立了以後, 盡力遵守的國家(State), 因為我們全都同意, 為了一個功能健全的社會, 社會(國民的)活動/互動需要被管理, 看看烏戈·查維茲(前委內瑞拉總統)他把憲法印在麵粉和大米的袋上, 他教導/鼓勵大眾不只在自己對國家的義務, 還有參與自己的人權, 我們需要建立一種新的心智模式, 從而製造一種新的人仕/性格, 會盡力地為全體每個人, 並非只為那些被選出管理系統, 卻傷害着每個人的人/領導服務.

我們可以重寫司法系統, 到純綷只有一條法規: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 試想像, 它會是多麼的簡單, 任何不支援所有各種生命, 不遵守對待別人/其他生命就如自己怎樣對待自己一樣的人/領導者 - 將會被徹換, 在今天的意大利裏, 沒有一個議員能夠繼續做下去, 整個議會都會空空如也, 但這對我們現時每天的生活狀況來說, 這並非可怕的另類出路, 如果真的有這一天, 我們可以重建系統, 把每個人的(集體平等)幸福, 都平等地列入考慮之內 - 如果當需要減薪, 我們全都平等地減薪, 那就不會出現減薪, 如果醫療保險從擁有特權人仕身上拿走, 或給予每個人都有醫療保障, 我們就有了全國性醫療保障.

不幸地, 我們被蓄意地設計成, 不會有 "空閒時間" 來思考這個世界的, 這亦是我們需要一份生活收入保証的原因, 很多人蓄意地(Purposefully)被人從朝九晚五或更長時間地被奴隸着, 日復日如此, 以換取一份本應是 "每個人"與生俱來就有的生活權利/金錢, 很多人沒有時間, 缺乏氣力, 清晰的思維來分析我們現時身處的世界, 和很多真正需要我們迫切地一起解決/改正的事, 我們需要 "時間", 一份生活收入保証就是 = 送你 "免費的時間", 只需要你投身參與, 你就能夠擁有, 這份收入/時間可以給我們緩衝期, 喘氣, 在我們每天一直埋在(競爭求存)的泥沼堆中, 觀看一下身邊四周, 然後決定 - 我想每天都這樣活在這樣的世界嗎?

因為如果你不想活在這樣的世界, 我們可以團結一起站起來, 並且改變它的, 我們是大多數, 是系統的使用者, 但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 已經透過我們每天作出各種不同的選擇, 間接地成為了管理員(Administrators), 成為了市場動力(Market Force), 是誰給予我們的金錢系統肯定/價值的, 是 "我們自己", 如果我們明白這點, 我們就能夠改變現時的世界上事物的運作模式, 並且開始着手, 以不一樣的方式, 管理現時世界上的財富, 更美好/更優越地, 平等地包括/考慮所有階層的人/各部份, 和每個人的所需, 一份生活收入保証, 是給我們一個更美好/完善生活的機會, 變成我們年青時和理想主義人仕, 都夢想為世界帶出的改變, 現在還不是太遲, 這種改變只需要我們團結一起, 共同/集體同意/支持這些必需為改善現今世界, 成為一個有尊嚴(Honorable), 到處支援, 所有每一條生命的世界, 而建立的改變.

在改變過程中, 需要放棄卑鄙/小氣(Pettiness), 需要加入一些誠實, 讓我們清楚明白, 自己過往怎樣粗心大意地 - 但集體地 - 參與釀成今天我們身處的世界, 我們的 "自私, 我我我"心智模式需要釋出些少空間, 給容下這個細小的 "我們", 這可以由一個我們互相贈予對方生命/生存人權開始第一步 - 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平等地與生俱來, 都值得擁有免費的生命人權.

生活收入保証 - 並非一個夢, 並非一時衝動, 這是一個計劃 - 請多多研究一下.

文章標籤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图片

轉載自: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2015/04/day-452-1.html
原文: https://eleonoragozzini.wordpress.com/2014/10/06/day-452-the-ebola-trojan-horse-to-liberia/


在新聞裏看到, 美國派遣更多士兵到賴比瑞亞(和塞拉利昂), 希望可以 '扭轉'伊波拉病毒的散播.

很合理, 配備殺人武器的士兵, 可以向病毒開火, 摌除在賴比瑞亞的病毒, 我肯定他們已經把殺人武器, 智能微型化並且會自動執行, 武器有史以來一直都被設計, 為了一個目的, 拯救生命.

我們或許看見這些新聞, 感到欣慰, 但如果對那些高高在上的統治者來說, 今天拼命製造藉口, 試圖得到國民對同意開戰的民意, 變得越來越困難, 所以我們率直地說謊, 以便以宣稱拯救一個致命病毒肆虐的國家之名下, 侵略別國.

好消息是我們還會投下, '把自由和民主進程'這些華麗虛飾語句, 某些, 上面的人, 明白到這些華麗的謊言, 變得越來越難推銷, 因此選擇用 '人道援助介入'做籍口 - 有誰會對善心拯救生命(而出兵)說 "不"? 現在我們只能夠等待那些士兵回國後, 告訴我們那裏的實際情況, 看着那些雇用他們的人, 頒些為國戰鬥的奬章, 稱他們為紳士(Gentlemen), 然後把他們送回戰場, 打這場為爭奪資源而開的戰爭. 我們的未來, 真是很顯而易見.

只要我們開始了解, 我們現時活在充滿欺詐/瞞騙的世界後, 要知道世界上發生着什麼事, 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你可以查看現時伊波拉病毒的散播區域, 與現時準備搶奪的資源分佈圖, 拼在一起對比一下, 你會感到很驚訝, 今天我剛 Google搜尋了 'Liberia and Oil' (賴比瑞亞與石油), 並且找到些有趣的文章, 我會與你分享其中一篇來自現代迦納(Modern Ghana)的節錄:


賴比瑞亞的石油與掠奪非洲
掠奪非洲的石油已經變得極盡壯觀(Grand Style), 這次不是在奈及利亞, 也不是在迦納, 而是正正在賴比瑞亞, 位於西非地區. 對於一個數十年間一直是非洲最貧窮的國家, 當賴比瑞亞最近宣佈, 當地繼奈及利亞及迦納後, 成為在西非發現具商業價值/存量的石油的國家時, 很多人都鬆了大大的一口氣.

西非沿岸的原油存量一直存在有數十年以上.

我的看法是, 這些不是在西非 "發現"的石油, 而是開採沿岸整個區域的石油帶, 這些石油公司的老板, 已經知道這些石油的存在有數十年了, 但當時他們在忙於試圖取得動盪的中東的控制權, 而沒空在西非建立油井.

根據諾貝爾和平奬得主, Ellen Johnson總統最新的談話指出, 美國的石油公司埃索 無比(Esso Mobil)將歡欣喝采地(Whooping)擁有的 80%賴比瑞亞發現的石油股份, 而他們的加拿大鄰居, Canadian Oversea Petroleum Limited (COPL), 擁有 20%的股份. 因此很多人在好奇: "那賴比瑞亞的人民會變成怎樣? 賴比瑞亞政府對這些石油的股份又佔多少? 非洲人民很想知道."

雖然 Ellen Johnson總統並沒有說賴比瑞亞會得到多少的股份, 但賴比瑞亞國家煉油公司的總裁和 CEO, Randolph McClain博士, 解釋賴比瑞亞政府的代表團, 為賴比瑞亞人民爭取到 LB-13 的5%的國民參與股分, 和徵收另外 5%, 所有從海底 0-1500米以下的海上鑽油台的技術使用費.

當然賴比瑞亞國民感到極度憤怒, 其中一個在牛津大學攻讀博士的研究生 Okechuku說:

"當賴比瑞亞出現危機時, 美國和加拿大有派遣過任何人/幫助到賴比瑞亞嗎? 我對國家派發豐富的財富/資源, 只換來丁點的補助感到震驚.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總統, 在數個月前獲頒發諾貝爾和平奬的原因嗎? 反正 Ellen Johnson一直是世界銀行眼中聽話的小女孩. 你如果不簽署這樣的協議是不會獲得諾貝爾奬的."


所以我們在不斷試圖登陸賴比瑞亞的原因, 可以如上述文章所揭露, 是為了創奪石油土地.

社區抗議英國 Equatorial Palm Oil公司, 正準備掠奪賴比瑞亞的土地

2014年 6月 24日

英國公司, Equatorial Palm Oil(EPO), 正準備掠奪屬於賴比瑞亞政府的土地, 挑戰賴比瑞亞總統的承諾, 今天將會接見受影響的社區代表, 和 Jogbahn族的成員, 一起代表賴比瑞亞人民和國際性 NGO組織, 將呈交超過 9萬名國民的聯署, 提醒 EPO並沒有得到社區人民的同意下, 在他們的土地上擴展和開採, 此舉有可能導至暴力事件升級. EPO過往在賴比瑞亞的搾取棕櫚油, 曾引起國民對 EPO違反和踐踏人權的指控. EPO堅稱保持任何的擴展和開採都是合法的.

在 Grand Bassa縣的 Jogbahn族居民說 EPO已經開始對土地進行劃界, 為清理作準備, 並且指派它的保安人員, 恐嚇社區人仕. 這些舉動, 公然違反/侵害了賴比瑞亞總統 Ellen Johnson Sirleaf在 3月時承諾, EPO必需得到 Joghban族的同意, 才能夠在他們的土地上開採.

國際人權公約, 還有Roundtable of Sustainable Palm Oil(RSPO)委員會的守則和主旨(EPO 是其中一個成員), 給予像 Jogbahn族的賴比瑞亞社區, 給予或保留對他們的土地和資源, 有影響的各種計劃的否決權. Joghban族的國民, 拒絶同意此計劃.

EPO過往在 Grand Bassa縣的記錄, 一直都是很差的. 在去年 9月, EPO的保安人員與賴比瑞亞警察聯手, 襲擊和毆打對 EPO進行和平示威的 Joghban族成員. 被逮捕的成員, 在政府的 Grand Bassa律師 判定拘留並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後, 才被釋放. 政府對此次逮捕事件, 並沒有公開任何調查報告.

EPO否認參與此次事件, 說是 "不實的指控", 並且 "不會姑息或鼓勵上述的事件", 並且 "從來都沒有在 9月或其他時段, 指派任何職員/PSU 職員威嚇任何 Jogbahn族成員." 然而, EPO對 Global Witness承認它們為被指責恐嚇在大農塲居民的賴比瑞亞警察, 提供裝備/物資性(Logistical)支援.



不管真正的理由是什麼, 我可以肯定他們在說謊. 歷史一直以不同的奇怪形式, 重複又重複, 你可以看看記錄片 '帝國', 看看我們過往一直都有類似的事件在循環發生.

我們真的需要一個直接民主的系統, 不要指望政府預謀對直接民主的失敗嘗試, 就像在意大利的 Movement 5 Star(五星運動), 最終徹底失敗, 他們宣稱為逹成直接民主, 但現實顯示可笑地, 在 9百萬選民中, 只有 6萬名選民有一直參與.

直接民主並非遙不可及, 投身政治並非毫無作用, 曝露世界上每刻在不斷發生的事態, 並非毫不值得的, 因為我們都是透過這些, 教育自己/大眾, 成為(社會上的)一股醒覺和活的生命力量, 並且取回我們不是懇請, 而我們主動參與在系統裏, 慢慢建立我們自己,成為一股不能被否認勢力, (每個人自我參與管理/集体/直接民主合力)的主導權力 - 不計成敗(直到成功為止).

是我們自己容許自主權 - 製造(Manufactured)出來的 - 同意, 我們不能夠要求某些人還我們的主導權, 我們需要成為主導權, 統治者, 直接決定, 世界上什麼(正真的事項)值得我們支持, 和什麼不能容忍的事項必需制止, 這個世界是一面, 在反映我們個人改變的鏡子, 我們終止戰爭, 終止謊言, 終止勝者為皇敗者為寇, 然後(一起平等地)決定我們往後的路, 應該怎樣走.

這樣, 就不會出現像上述不為人知的木馬屠城記事件, 不管是透過受到大眾肯定/無名的參與, 你都不能夠矇騙那些直接在系統裏參與的人, "真正的民主就是投身參與", 當我們的人數夠多的時候, 我們就能夠根據我們到時候變成了(國與國間的)狀態/模樣, 重寫交戰的規則,所以解決辨法是讓我們自己, 變成清醒/不能被矇騙的人, 不管是自己欺騙自己, 還是被其他人矇騙我們, 解釋這個世界上正不斷發生着的一切, 和我們需要做些什麼來改變/校準現時的世界, 成為一個以尊重每條生命, 和全体每個人都有尊嚴, 或值得過的集体平等快樂人生守則的世界.

研究一下生活收入保證 - 這是對我們走往自主主導權方向, 和終止所有為什麼對別人凌虐是 OK, 但對發生在自己身上時, 就完全不能接受作為籍口的第一步.


LIG 翻译雜誌文章 - 2015, 1月.rar
百度直接/BT 種子下載:
http://pan.baidu.com/s/1jGHYhQA

文章標籤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