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轉載自: http://basicincomechinese.blogspot.com/ ... -post.html
原文: http://livingincomenow.wordpress.com/20 ... passivity/

Kenya Jones 在她底特律東區一座荒廢的屋旁拿水. Jones 已經一個月沒有飲用水, 因為她的屋主沒有支付水費. (資料來源: National Geographic)

私有化會蒸發一切, 不只是我們的飲用水, 和其他天然資源, 還有我們不斷為所剩無幾而爭取的民主. 我們會在太遲以前為此做點事嗎?

'私人(Private)'這個字是無處不在的: 私人出售, 私人出價, 私人社區, 和私人通訊. 我們一直渴望私隠 - 是否因為我們缺乏私隠? 我們是否願意私有化我們的資源: 我們的飲用水, 我們的土地和礦產, 等等. 因為我們被社會制約為崇拜一切私人的東西...這是否我們隠藏在心裏面的欲望? 我們想確保, 如果有需要, 我們亦可以享有私有化帶來的特權來幫助自己, 或我們根本漠不關心, 或完全被動?


底特律

在底特律, 大約 19,500人從 3月 1日開始就被截斷了飲用水供應. 飲用水和汚水處理部門, 開始截斷沒有付水費的人的飲用水. 底特律是全美國 '大城市中水費最昂貴'的城市, 40%的人活在貧窮中. 全底特律的飲用水客戶, 有一半人都拖欠水費的, 合共拖欠 $9千萬美元的水費, 然而 GM 和底特律市的兩個運動場, 同樣拖欠 $1百萬的水費, 但他們卻沒有被截水.

底特律公眾飲用水協會的發起人 Charity Hicks說, "這是一個被全美國其他城市 - 甚至全世界一直在注視着這實驗", Charity說. "我們不會讓飲用水成為改造城市, 變成更企業化的武器. 我們會重建生活在民主中的精神, 讓飲用水系統成為生活必需品之一, 申明人類的尊嚴, 和確保每個人都能夠享用." 其中一個女人說她收到一張 $600一個月的水費單, 正與當局周旋中, 然而底特律卻有着全美國最豐富的新鮮飲用水.

Guardian 寫着: "針對底特律家庭的事件, 是另有目的的. 這是一個殘忍的衝擊學說(Shock Doctrine)的例子 - 利用自然或人為的事件, 逹致推進本來完全沒有可能發生的, 維護大企業利益的政策...因此. 截斷飲用水是一種令試算表顯得更吸引, 繼而向私有化邁進下一步的手段."

當曾經是公用服務的設施, 現在變成了欺壓強權(Authorities)(在底特律, 小孩被強行帶離住所, 並且截斷他們的飲用水)我們還要被動到什麼程度? 支持一個確保每個人都享有基本食物, 住所和有尊嚴的生活環境的政策, 一個不偏幫任何政黨的政策, 一個龐大的非政府組織, 生活收入保証計劃, 可以運用我們現時已有的基建來實行. 我們不需要建設一個新的水管輸送系統, 我們現有的馬上就可以使用.

參考資料:

In Detroit, Water Crisis Symbolizes Decline, and Hope
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 ... eat-lakes/

Thousands March for Water Rights in Detroit
http://truth-out.org/news/item/25062-wa ... in-detroit

Detroit’s Water War: a tap shut-off that could impact 300,000 people
http://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 ... 000-people

http://livingincome.me/

(請分享轉載這個重要的訊息, 謝謝)
QQ群: 生活收入保障LIG 372550945

文章標籤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5 Thu 2014 22:05
  • 忍--5

轉載自:http://tanya-chou.blogspot.com/2014/09/5.html

前提—我們不參與政治權力。

這正就是人們活在定義中並且讓定義來區分群體的例子,在這樣的區分定義和信念中,人們放棄了自己作為人類生命的本具有的自由和權利,同時幾乎完全沒有覺察。

我們來看看什麼是權力的本來面貌,如果我們可以確實的去瞭解權力是什麼回事的話,權力可以不帶情緒和偏見的來定義,於是權力可以是一個人使用自己的能力去展現自己的意志於是能夠影響他人和環境的力量。在這樣的一個定義中,我們若活出的是為了自己的私利目的的權力,那麼必定有人會因此而被相對的剝奪,但是若活出的是為了全體最大的利益,也就是對自己如同對全體的真正有利益的作為,那麼這個權力的運用將會造福自己與大眾。

然而我們現在在人類已知的歷史中所看到和認識的權力便是一面倒的服務人類的正反兩極化心智也就是自私心態的權力表現,所以當人們有了權力之後,只能有限的去為自己和自己所認同的群體來謀福利,也就是說,必須去佔他人的便宜,不必顧到其他生命的權利,甚至殘害其他生命在所不惜…,那麼只要這個權力變到了其他人的手上,那麼自己不是就得為自己的生存而擔憂了?而因為權力總是那少數人所擁有,沒有發展能力者便可以盡情的抱怨和謾罵,而因此人們害怕和否定權力這樣的東西,於是這個世界便就這麼一直沈淪下去。

其實我們若能夠看得夠清楚,我們人類的生活到達最理想的階段時的確並不需要這些權力的,因為那時所有的人們能夠為所有的生命著想而做最好的事情,於是都在自己能力所及之處盡一己之力並與他人在生活運作的系統中合作順暢,而權力如同自我權威,便是每一個人能夠自我負責的在真實的物質現實中掌握自己作為生命的權力的時候。

但看到我們現實所在的世界卻仍是一個權力濫用的系統,那麼就實際的情況所需要做的改變仍然是需要透過一個能夠實行權力的組織來運作後導向更理想的人類生活。所以讓我們再重新看一看權力這東西,在我們反應性的去否定它之前,看一看我們可以如何重新的看它於是在我們作為生命的主導原則中來利用它成就一個我們原本就理當生活的圓滿世界。



LIG 翻译文章 - 2013 至 2014, 6月.rar.torr
http://pan.baidu.com/s/1hqtF6Yw#sthash.JaiaIZ4A.dpuf

文章標籤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7 Wed 2014 22:58
  • 忍--4

轉載自:http://tanya-chou.blogspot.com/2014/08/4.html

前題—但我們不同,我們用最乾淨平和的方式來揭露這些事實。

是的,使用文字來盡可能的將事實描述出來的確是一個在行動上最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的方式。但是在出發點上,也就是當你的意圖是在告訴他人,我們這個受到迫害的群體和那些迫害者是完全不一樣的人,而我們使用的方式是那麼的和那些使用暴力和抗爭的方式的人也都不同,所以我們這個群體的修行才是最棒的和最優秀的,縱使我們所接受的是這是上最殘酷的暴行…。也就是說,出發點若在於分別你與其他群體是不一樣的人性,你比較優越而他人是劣質和愚蠢的,那麼你也始終沒有走出人性兩極化和自私的特質。也就是說你和這些人並沒有不同,他們是你的另一部份的實體化顯現,而你根本改變不了這個世界。

因為就如同上一篇文章所說的,唯有站在全體的角度上面,並且看到這個世界的樣貌其實就是我們每一個人個別的心智兩極化的樣貌的實體顯現,我們才有可能去因為這個瞭解而去超越這個兩極不平等的思想信念特質,在自己當中讓自己的心智與我們的物質身體一體平等,並且讓我們自己與所有的他人一體平等,否則你因為在自己的信念中一再地活出差別和不平等,那麼這個世界當然不會因為你這個出發點的強調有任何的改變。

在這個迫害的例子當中,我們若能看到那些加害者的心態信念本身也是被迫害的性質,而被迫害者的心智也正在醞釀著報復的情緒,那麼這其實只是一個不斷循環的遊戲,在歷史上已經一再地循環的顯現卻從來沒有真正解決問題,於是這些人們難道不都是一樣的嗎?一樣的在兩極的心智信念裡面來回的愚弄自己和這個物質世界,無論智商有多高都一樣,而因為我們自身就是我們的信念的產物,於是這個世界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產物,這個世界一再地貧富兩極化越來越嚴重的情形也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說到這裡我們可以看到所謂的乾淨平和的方式僅是某個層面的表象和信念罷了,如果真的是公正和為人類著想的話,報導的該是揭露全世界在心智和行為中對自己和他人的暴行,不會僅侷限在與自己有關的人們和暴力事實,因為全世界都正在犯著嚴重的彼此分裂的罪行,因為這樣的分裂的出發點我們無法替所有的人著想而只能自私的為自己感受在工作,同時我們也會運用自己的優勢條件去研究調查如何能夠真正的解決這個世界的問題,而非停留在,你們看,我們有多優秀,我們因為使用最和平的方法所以我們和這些人不同,而已。


LIG 翻译文章 - 2013 至 2014, 6月.rar.torr
http://pan.baidu.com/s/1hqtF6Yw#sthash.JaiaIZ4A.dpuf

文章標籤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8 Mon 2014 19:46
  • 忍--3

轉載自:http://tanya-chou.blogspot.com/2014/07/3_29.html


再來看另一個前提/假設/信念/定義—我們是屬於被迫害的一群。

在這個我們製造出來的不平等世界中,每個人也幾乎都是因著某個自己完全沒有去質疑的原因去選擇一方來站,簡單的例子,我生長在某個顏色象徵的黨派的家庭中,我就理所當然的因為這個黨派受到了另一黨派的權勢的控制和濫用虐待的行為而成為了受害者的角色和情緒,在這個角色中人們會想著--這事情怎個可以容許發生,怎麼能夠發生在這樣的時代,怎麼能夠只發生在我們的國家,怎麼會發生在我的同伴的身上,怎麼是道德觀所能夠容許的,這些人們是如此的不知羞恥能夠光天化日下做出這樣的行為,那麼的無知,可恨,可惡,難以容忍,不行,一定要做些什麼事情來讓這些事情曝光,讓所有的人都知道這些人的愚蠢和可惡,也要讓他們自己知道自己的無知和不可原諒,最好這些人都要跟我們低頭道歉,承認他們的罪行,但我們也不一定能原諒他們,這些人不值得活得好,甚至去死最好,他們一定會得到報應,如果世界上沒有這些不知羞恥的人,那麼就天下太平了,那麼我才會感到自在輕鬆了(省略了極端的詛咒) …。

在這些一直不斷重複的在腦中打轉的思想也同時醞釀著各種情緒:憤怒、不平、不甘心、怨恨、詛咒、受害感、羞辱、嫉妒、罪惡、自憐、悲傷、恐懼、慾望、壓抑、等等。

在看作為實際上的或想像出來的加害者的一群,非常有意思的,他們的想法會是這樣—這個世界容不得這些自以為了不起的背叛者或者愚蠢的自以為是的不配作為我們的一份子的人,他們的存在威脅到我們已經有的平衡秩序,我們這些比較優秀的同時又受到他們的存在危害的一群有這個權力來教訓這些人讓你們知道這個世界不是可以這麼天真的讓你愛怎樣就怎樣的,過去已經讓你們很霸道的用你們的方式佔用了我們的空間和時間才會造成現在的危害,我們已經不需要再容許你們進行下去了,我們已經忍無可忍了,因為你們的不服從不聽話不瞭解事情應該怎樣進行和你們的愚蠢和可惡,所以我們這樣做是應該的,你們其實完全是故意的要來破壞我們的秩序要來激怒和消滅我們,所以我們這樣對你們做一點都不必同情和手軟,你們根本就跟我們是不一樣的人,最好盡可能的最快的制止你們的行為並消滅你們,以維護這個世界和國家原本的良好秩序,這就是你們的報應,活該的!(省略了極端的詛咒)…

我們會發現兩方的思想型態有非常類似的地方,都將對方視為和自己不同的敵人,認為自己是最優越的,同時也都感到對方的存在是威脅自己的,於是在內在同樣的都是恐懼和受害的,不同的是一方在此刻的角色處於自憐壓抑,另一方在此刻的是行為報復,這兩種角色隨時都會更替循環。

從這個角度上我們可以看到,這個世界幾乎是一群受害者組織成的,可能僅有非常少數的冷靜無情的操弄者在背後將這些人們當棋子一般的在控制和洗腦,而所有的參與者都是自私的。如果這絕大多數人不預先將自己預設成為這樣的受害者的話,這少數掌權的人能夠行得通嗎?想想看人數的比例的懸殊,顯示做為受控制和被操弄的人們都是在自己的想像中的自我定義最終變成了真實的迫害與加害的循環。

於是這個過程說明了,只要我們活在兩極的價值定義中—迫害者與受害者,我們始終都同樣是迫害者與受害者,無論是對他人還是對自己,都在自以為是之中在兩種角色中循環,在自私之中,只替自己和自己認同的人著想,那麼這個世界仍然是永不得安寧的,只有脫離兩極化的思想,回到與全體一體平等的生命中,瞭解我們都是一樣的活在心智虛幻中,在恐懼和慾望中,我們必須超越這個兩極化,為所有的人著想,才有可能創造出和過去不一樣的結果而產生改變。


LIG 翻译文章 - 2013 至 2014, 6月.rar.torr
http://pan.baidu.com/s/1hqtF6Yw#sthash.JaiaIZ4A.dpuf

文章標籤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1 Mon 2014 23:38
  • 忍--2

轉載自:http://tanya-chou.blogspot.com/2014/07/2_23.html

在談這個忍的教義之前我們可以先探討幾個屬於這個團體的信念和前提。

關於這個國家對這個團體的迫害是最極端的。

如何能夠證實這樣的前提?是某些人對另一些人為了消滅其信念和態度於是用極端的不人道的方式來對待嗎? 其實我們若對歷史和這個世界有清楚的認識,這樣的虐待人類行為不是也都有發生在所有的關係層次?在每個國家中,不同的社會,以及家庭之中?被活生生的餓死或渴死算不算是殘暴的虐待?在這個世界的層面中因為少數人的作為和一大群人的不作為,讓每天有上萬人正在餓死卻不願意去看的情形不算嗎?你為什麼只能為某些人發聲?會不會是只有發生在和自己認同的團體當中的濫虐才是真實和算數和嚴重的?

你只因為認同了一個團體,才認為發生在這個團體上面的人的不公義需要聲張,但是我們可以觀察到,人們可以隨意的去認同不同範圍的團體,我們是同種族的,同膚色的,同信仰的,同血緣的,同國家的,同黨派的…等等,但當你認同的團體的人受到迫害的時候,那往往不是你自己,是另一些人,有著跟你一樣的認同,但你卻願意為這些人做盡一切來抗議一個迫害者群體,那麼我們何不去看見屬於我們人類的共同群體的遭遇呢?這個對於人類的認同是每個人都一樣的,我們全部都屬於人類,這個事實是絕對的而非相對的每個人的不同選擇,所以我們為何不為所有這些因為人類行徑而受迫害的人們發聲呢?

喔,這裡碰到另一個問題了,當我們要為全體受到物質濫用和虐待的人類發聲的時候,我們沒有一個固定的可以指責的對象,我們很難去找到迫害者是哪些人,很難去清楚定位誰是迫害者誰是受害者,而我們很想辯解這行不通的同時,在我們的內心深處暗自在恐懼著自己其實是不是可能屬於那當中的一份子有著自己不想承擔也做不到的責任,於是我們更不想去看和承認,我們有無數的辯解來保護自己然後告訴他人這其實是行不通的。

但我們沒有看見的是,就在自己這麼堅信和認同自己是屬於被迫害者的同一個團體的時候,自己已經因為這個定位在持續的濫用和對待自己的生命了,因為生命自身就只是單純的在身體當中的活著,當我們使用兩極端的定義在看待自己和外界的時候,我們只活在意識型態如同信念之中,在這樣的自我定義裡面,我沒有看到我在兩極思想的認同中同時活出了被迫害者和虐待者,而在這心智當中我們是自私的,只為了自己認同的被迫害者角色,卻沒有想到這樣的自私信念的後果就是自己僅僅活出了極端的生命的同時做的總是對人類而言徒勞無功的事情。 沒有看見當我們能夠超越兩極化定義回到物質生命的現實層面為全體人類利益而行的時候,我們才可能真正有效的去改變一切。


LIG 翻译文章 - 2013 至 2014, 6月.rar.torr

http://pan.baidu.com/s/1hqtF6Yw

文章標籤

生活收入保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